可而如今,听着这个称呼,苏越璃也没半分的深深的感动,只会觉得令人憎恶。她咬了一咬牙,道:“白怜钰,我与阁下早在五百年前就了情意断了,阁下而如今落个这般下场,我不关怀,也不想关怀。是阁下背信弃义再先,而如今接着来求我帮着,我只会觉得令人作呕,但是请便吧,倘若连她咬了咬牙,道:“白怜钰,我与阁下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情意断绝,阁下如今落得这般下场,我不关心,也不想关心。是阁下背信弃义在先,如今再来求我帮忙,我只觉得令人作呕,还是请回吧,若是连阁下的夫君都不能帮助阁下的困局,我苏越璃也并无办法。”。...

可如今,听着这个称呼,苏越璃没有半分的感动,只觉得令人厌恶。

她咬了咬牙,道:“白怜钰,我与阁下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情意断绝,阁下如今落得这般下场,我不关心,也不想关心。是阁下背信弃义在先,如今再来求我帮忙,我只觉得令人作呕,还是请回吧,若是连阁下的夫君都不能帮助阁下的困局,我苏越璃也并无办法。”

石窟之外的女子吸了吸鼻子,低声道:“越璃,叶昀上神被魔族重伤,如今下落不明,我真的别无他法,才会来找你。我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求……你看在玥儿是叶昀上神的遗孤,收留他,若能让你放下成见,我甘愿一死,来换得玥儿的生机。”

说罢,白怜钰重重的在石窟外磕了一个响头。

她双手抱住洛怀玥,在他额间亲了亲,低声道:“玥儿以后要好好听越璃姨娘的话,娘亲死后,不要哭,也不要难过,还记得爹爹从前教你的修行之法吗?一日也不要怠慢,好好的活下去,记住了吗?”

孩童哭得更加可怜,“不要,娘亲,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娘亲……”

白怜钰厉声道:“洛怀玥,你不听娘的话了吗?”

男孩被吓得瘪着嘴,不敢继续哭下去,只是艰难的点头,打着哭嗝回答:“记住了,玥儿……记住了。”

她紧紧的抱住男孩,半是欣慰半是怜爱,“玥儿真乖,娘亲也能放心的去了。”

话音刚落,她便从发间取下一根银制的簪子,缓缓地抵在脖颈上。

眼看着那银簪就要刺破皮肉,突然,她的手停住了。

白怜钰惊讶的偏过头来,几根白嫩纤细,宛如青葱一般修长的手指死死捏着她的手背。

那手指的主人正是苏越璃。

苏越璃手下稍一用力,发簪便从白怜钰手中脱落。

“越璃……”

苏越璃锁眉,“我并非不想你死,我只是怕你死在我的地界儿,叫旁人议论我心胸狭窄。”

她一贯的口是心非,面冷心热。

白怜钰很清楚,她终究还是存了情意的。

“咳咳……”白怜钰咳嗽了几声,大口吐出两口血水来。

其实她很清楚,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

倘若能用自己的死,来换得孩子的安康,她死也甘愿。

苏越璃也看明白了她的意图,心中更是恨意袭来。

她在利用她!

“白怜钰,你最好马上带着你儿子下山,不然的话,我大可以将你儿子扔到山里喂狼。”

说着,苏越璃一把提起洛怀玥的衣领,那孩子被她整个儿的提了起来。

苏越璃的性子一贯是如此,若是自己真的不愿,绝不会被任何人逼迫。

更何况是她夺走所爱的仇人!

若非别无他法,白怜钰也不会出此下策。

孩童大哭了起来,双手双脚胡乱的扑腾着,呼喊:“娘亲,救我,娘亲……”

白怜钰立刻慌了神,双膝跪地,哭喊道:“求求你,不要,我带他走,我现在就带他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她养的小哭包歪成了魔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