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夏文圣 第四章阴谋

国公府大堂内。三道身影缓缓地入座。顾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是首座,神色看起来有些严肃认真。顾千舟,是顾锦年的父亲,坐在左边第一位,脸上也没一丝柔和。第三位是顾冷,大夏刑部左侍郎,是持家第五子,坐在左边第二位。三人缄默沉默不语,使大堂看起来极为被压抑。...

大夏文圣

推荐指数:10分

《大夏文圣》在线阅读

国公府大堂内。三道身影缓缓落座。顾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是首座,神色显得有些严肃。顾千舟,也就是顾锦年的父亲,坐在左边第一位,脸上没有一丝温和。第三位是顾冷,大夏刑部左侍郎,也是顾家第五子,坐在左边第二位。三人沉默不语,使得大堂显得极其压抑。毫不夸张的说,这三位随便一个,都是大夏顶天的存在。国公,侯爷,刑部左侍郎,权力大到可怕。“爹,礼部尚书已经答应将大夏书院名额给了年儿,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是顾千舟的声音。声音落下,不等顾老爷子回答,顾冷的声音率先响起。“到此为止?”“可笑,年儿遭此重难,就这样算了?”“大夏书院的名额固然珍贵,但退一步来说,我们顾家也没有读书的种,在外人看来,直录名额珍贵,可在我顾家眼中,算得了什么?”“大哥,不是五弟说你,年儿吃了这么大的亏,你却无动于衷,若你因身份问题,大不了我来。”顾冷的声音响起,显得有些不满。顾家第三代独苗,差点溺水身亡,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一个大夏书院直录名额,算得了什么?只是这话一说,顾千舟不由微微皱眉。他知道顾家上下都宠溺自己这个儿子,也知道自己这五弟是在帮顾锦年,可有很多事情说不清楚。自己儿子差点死了,他难道不生气?“老五,事情本身就是锦年胡作非为导致的,道理上咱们站不住脚,而且面对的是这帮儒官,本身就不好对付。”“再者,锦年也无大碍,该退就退,倘若锦年真的有什么大碍,也不需要你来说这种话,我是他亲父,怎可能善罢甘休?”“还有,锦年虽然顽皮,但也聪慧,徐夫子也说过,若是锦年能够把玩的心思放在学习上,也能成个举人。”“大夏书院有数十位大儒育学,若是锦年好好学习,指不定我顾家就出了个麒麟子呢?”顾千舟出声,有些不悦,毕竟顾冷所言,好像是自己不心疼自己儿子一般。当然,最生气的原因还是顾冷方才那句话。凭什么就觉得自己儿子读书不行?“行了。”也就在两人即将发生口角之时,顾老爷子缓缓开口。制止二人继续争吵。大堂内。顾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显得老态龙钟,眉宇之间的气势,如山岳一般,令两人不敢多言。“这件事情,的的确确是年儿不对,是顾家太宠他了。”“不过,拿个大夏书院的直录名额,就想要了结这段恩怨,也不可能。”“只是,眼下朝堂也乱的很,现在顾家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占不到理,也只能先忍一忍。”顾老爷子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始终觉得,年儿这次溺水,没有表面看起来这般简单。”“老大,老五,你们暗地里查一查,尤其是老大,锦年是你的儿子,如今外面风言风语,说年儿品德不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暗中调查清楚来。”“倘若当真是年儿不懂事,顾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等陛下定了国策,再腾手对付这帮人。”“如若里面藏着一些不应该有的事情,这京都百官也就别想安宁。”顾老爷子出声。说到后面,他语气显得冰冷。对于顾锦年溺水之事,在外人看来,是孩童嬉闹,可在他们眼中看来,这事绝对没有如此简单。需要调查清楚。“明白。”“知道了,爹。”两人点了点头。“锦年的事情,你们心里有数就好。”“锦年去大夏书院的事情,老大你也要上些心,那帮儒官虽然不是什么东西,可想要在大夏王朝真正扎根,咱们顾家真的需要一位读书人了。”“年儿确实聪慧,但也怪我们太宠溺了,让他胡作非为。”“接下来让他去书院好好读书,我就不奢求年儿能成什么麒麟子,往后能靠自己的本事,中个举,也算是光宗耀祖。”说到这里,顾老爷子停顿了一番,而后继续补充道。“当个秀才也行,不比你们差,我就满意了。”顾老爷子有些无奈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顾家的血脉就是武夫,一家子人对读书完全没有半点兴趣,让他们去打仗,一个比一个激动。让他们去读书,比割肉还痛苦。如若不是他顾元地位实在是太高了,顾家也不可能身居这么多高位。但只要入了官场的人都知道,只要国家安稳下来,读书人的力量就胜过武将。打江山,武将吃香。太平盛世,文官吃香。想要真正在一个国家形成世家阀门,读书至高无上,这也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道理。顾家已经到了第三代,必须要朝着读书这个方向发展了。不然的话,满门武将,以后要吃大亏。“行了,多余的事情,就不要说了。”“这段时间也要安分一些,老六回来的事情,估计已经被人知道了,只怕那帮御史已经开始在书写奏章,弹劾老六。”“现在的节骨眼,无论是顾家还是其他阀门,都要低调一些,陛下有大动作,万不能发生任何差池。”“否则,这些年来的布局,就要功亏一篑了。”顾老爷子极其认真道。此话一说,两人显得更加严肃,他们知道老爷子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如今整个大夏王朝,非要说有什么大事的话。那只有一个。收复失地。这件事情很大,也涉及到了文武之间最大的斗争,自然所有的事情都不算什么。“明白。”二人齐齐点了点头。而后也没有再说什么了。至于府内。顾锦年已经将六叔放走了。他没有太明目张胆去问一些事情,再加上自己这六叔也刚回来,不知道什么很正常。不过,顾锦年也知道,白虹贯日这种事情,京都肯定有人关注。只是没人想到东西已经被自己拿到了。或者是说,有人知道了,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敢乱来。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关于自己溺水之事。等六叔走后,顾锦年一个人在树下坐了许久,他想了很多事情。一方面是脑中古树的事情,另外一方面就是自己溺水的事情。他总觉得有些蹊跷,可想了半天想不出什么之所以然。顾锦年怀疑有人想对自己下黑手。可仔细想想,整个京都也没什么人想要害死自己吧?再加上古树的存在,让顾锦年有些难以判断。“算了,先不想这些,既来之,则安之。”顾锦年心中自语道。眼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看书,学习,这是当务之急。自穿越来,顾锦年一直在看书,主要看的还是历史类型,还有一些奇闻杂书。当然儒道诗词等等,顾锦年也特意看过。他是一名文科生,对前世的诗词都很有研究,硬知识很足,否则的话也不可能成为知名编剧。可这个世界又不是前世古代,每一首诗词都有他的故事。不是说你念一首诗,就能得到满堂喝彩。应景或应事,才算是名诗。不然吃饱没事干,来一首诗词,尬不尬?熟读历史,根据情况改编诗词才是王道啊。就如此,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转眼之间,到了翌日。------求推荐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夏文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