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夏文圣 第一章大夏第一权贵

“大约是真的再次穿越了——”大秦京都,镇国公府,万象园内,花团锦簇。顾锦年怔怔地地望着离处的湖面,眼神当中饱含着感慨与无可奈何。他是一名再次穿越者,前生是一名影视剧编剧,拥用极高的专业知识,收入不斐,并且长相也不差,算得上是青春年少多金。可没想起,再次穿越这种...

大夏文圣

推荐指数:10分

《大夏文圣》在线阅读

“大概是真的穿越了——”大夏京都,镇国公府,万象园内,花团锦簇。顾锦年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湖面,眼神当中充满着感慨与无奈。他是一名穿越者,前世是一名影视剧编剧,拥有极高的专业知识,收入不菲,而且长相也不差,算得上是年少多金。可没想到,穿越这种事情,竟然有一天被自己碰到了。不过万幸的是。自己运气不错,不至于像那些网文小说那般,开局惨兮兮。不是废柴就是什么养马少年,而是权贵。是大夏真正的超级权贵。顾锦年都已经想好了以后怎么介绍了。站在你面前的人,是大夏临阳侯长子,镇国公长孙,母亲宁月公主,舅舅大夏皇帝,二叔神机营总兵在关外,三叔玄武军参将也在关外,四叔左翼将军还在关外,五叔刑部左侍郎,未来的刑部尚书,六叔悬灯司副指挥使。说完上一代的,说一下同辈的。自己有三个堂姐,一个堂妹。大堂姐冠军侯正室,二堂姐青州剑仙关门徒弟,三堂姐玲珑仙宫大师姐,小堂妹就有点拉胯了,清微仙宗圣女。至于表亲就算了,不是公主就是皇子,也不值一提。而,这就是自己的身份。王朝,仙道,黑的白的,统统都有关系。号称一句,大夏第一权贵,也不足为过。最最最最绝了的是。自己是顾家三代目前唯一的独苗男丁。是的,唯一的男丁独苗。也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大夏王朝,除了太子之外,没有人敢跟自己嚣张。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在太子面前叫嚣一下,只不过太子跟自己是同辈。所以也没必要在太子面前嚣张,在太孙面前嚣张一下就可以了。如此显赫辉煌的身份,让顾锦年实在是有些发懵。说实话,看多了网络小说,顾锦年下意识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成了反派。主要是这身份太夸张和离谱了。要知道,大夏王朝乃是东荒境内三大王朝之一,国力强盛,武德充沛,传闻当中大夏太祖更是得到一件神物,可使大夏王朝万世不朽。虽然这很有可能是吹嘘的,毕竟纵观历史,那个皇帝不给自己吹一波?只不过,顾锦年之所以露出无奈之色,主要还是一下子无法接受。他是半个月前穿越而来的。身为一个正常人,肯定无法接受穿越这种事情,即便身份这么崇高,可谁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还是太陌生了。不仅仅陌生,更主要的是不习惯,毕竟没有电脑手机,在这种科技落后时代,真的没有一点意思。非要说的话,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身为国公之孙,又是顾家三代独苗,别看自己才十五岁半,家里已经开始张罗帮自己选妻了。据说每个都貌美如花,亭亭玉立。这是唯一的好消息,至少以后不需要祖传手艺了,而且娶他娘个七八个媳妇,这日子想想都美滋滋。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当然,非要说美中不足的地方也有。那就是原身名声不太好,纯纯的那种纨绔,而且没啥脑子,说话冲,做事乱来,风评很差,甚至可能更差一点。前段时间还做了件事情,惹来满城大量的负面议论,被打上了一个登徒浪子的标签。然而,就在顾锦年思索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显得咋咋呼呼。“他娘的,谁敢欺负我侄儿?”“活腻歪了?”“我才刚出去一趟,就有人敢欺负我侄儿?”“真是嫌自己有九个脑袋?”声音响起,显得无比粗鄙,但循声而去,是一个清秀男子,穿着一袭黑衣,杀气腾腾,眉宇当中凝聚着一股势,这是常居高位者才能凝聚出来的势,可以称之为官威。这是顾锦年的六叔,顾宁涯,二十七岁,是顾家曾经的族宠。现在不是了,因为有了顾锦年。但顾宁涯并不难受,反而喜欢这种长大成人的感觉,毕竟顾锦年没出生之前,全家人都把他当做小孩子来看。后来顾锦年出生了,顾宁涯解脱了,而且还百般宠溺自己,无论自己犯什么错,都会选择性包庇。根据脑海当中的记忆,这位六叔还真是一把屎一把尿把自己带大,感情很深厚。哪怕是穿越过来,顾锦年也感觉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袭来。“锦年,你没受伤吧?”很快,顾宁涯出现在顾锦年面前,清秀的面容上满是关心,甚至直接上手开始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势。“六叔,没事,没事,已经养了半个月了,天天吃丹药,再大的病都治好了。”面对这六叔这般关心,顾锦年十分感动,但还是连忙制止。特喵的,毕竟是自己六叔,又不是自己堂姐,摸来摸去成何体统?看到顾锦年生龙活虎,顾宁涯也就稍稍松了口气。但很快,他面容上不由露出煞气。“推你下水的是礼部尚书女儿对吧?”顾宁涯开口,询问顾锦年。“恩。”顾锦年点了点头。他是半个月前穿越而来的,穿越来的时候,处于极度虚弱状态。因为在此之前,被人推下水,掉进湖中,差点没命。实际上已经没命了,不然自己也穿越不了。“呵,礼部尚书当真是嫌命长啊。”“锦年,你在这里等六叔,六叔去去就回。”顾宁涯开口,说完这话,便要冲出家门,去找礼部尚书算账。“别了。”“六叔,礼部尚书当天就过来请罪了,他女儿也被教训了一顿,而且我不是没事了吗。”“没必要继续针对下去,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了,事情好像也不完全是别人的错。”顾锦年出声道。对方好歹也是礼部尚书,顾家虽然权势滔天,但说到底终究是下一代的玩闹,人家请罪了也就差不多。如果自己死了,礼部尚书就麻烦了,可自己活下来了,也没什么大碍,就没必要闹下去。真闹下去了,岂不是有一种一手遮天的味道?堂堂礼部尚书,六部之一,比不过国公是自然,可礼部尚书是谁?是皇帝的臣子,大夏的顶梁柱之一,就因为这种事情把人家搞没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地位越高,权力越大,有时候还是得小心一点。当然了,如果是同辈之间争斗,顾锦年可以去找回场子,但动用上一辈的关系,会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顾锦年看得清楚,不然的话,还需要等顾宁涯来骂街?而且最关键的是,顾锦年自己也忘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被推下水的,记得不是很清楚。唯一的记忆就是,好像发生了什么口角之争,说是自己看人家礼部尚书女儿亭亭玉立,所以就出言不逊,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被人家推下水中。当然,具体是不是,顾锦年不知道,至少这段记忆没了。只不过,让顾锦年好奇的是,仅仅只是落水,怎么一下子重病?这明显就不符合情理。但具体是怎么回事,顾锦年真不清楚,这段时间记忆还没有彻底融合完全,以前的事情倒是记得一清二楚。落水之前的记忆,一片空白。反正就因为这件事情,自己现在基本上成为了过街老鼠,至少前几天是这样的,整个京都都在骂自己不学无术,登徒浪子,仗势欺人。这点顾锦年也没办法。“管他谁对谁错,欺负你就是不行。”“不过也对,发生了这事,老爷子和你爹都没有说什么,估计也不想闹大。”“但这口气,你咽的下,你叔咽不下。”“最近叔也一直在调查建德余孽,朝中有人一直在跟建德余孽联系,估计还没死心。”“这要是牵扯到了礼部尚书,这口气叔帮你出了。”顾宁涯缓缓开口,为这事盘算着。但这话要是传到朝中,估计会引来轩然大波。建德,是大夏第二位皇帝,也就是如今圣上的侄子,被推翻皇位后,生死未卜,民间都传闻,建德皇帝已经逃出皇宫,准备推翻回去。如今永盛十二年,这位建德皇帝到现在还没露过面,但的的确确有不少余孽出没。要么就是搞刺杀,要么就是打着旗号招兵买马,总而言之,这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安分因素。朝中百官,也的确不敢牵扯,这可是圣上最忌讳的事情,谁碰谁死。六叔是悬灯司的人,本身的职责就是缉拿调查,真要被他发现点什么,这个礼部尚书想死都是难事。不过,顾锦年没什么劝说的。牵扯到朝堂的事情,与他无关。“六叔,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顾锦年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而是换了个话题。“调查御前密事,这个你就别问了,怕你乱说出去。”“对了,还有个事,六叔问你,你好好想想,三月十二,就是你落水那天,有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事情。”顾宁涯询问道。“奇特的事?”“什么事?”顾锦年压根就不记得。“京都内出现异象,白虹贯日,这不是什么好事,监天司的挂算结果,朝堂可能要出一位奸臣。”“这段时间,京都内忙里忙外,所有人都夹着尾巴,估计是因为这个,老爷子没有闹,不然按他的脾气,礼部尚书真没什么好日子过。”顾宁涯回答道。白虹贯日?顾锦年有些好奇,但很快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记得了,六叔,你这事问我有啥用啊?”他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有任何印象。“倒也不是随便问你,这白虹贯日最后消失的地方,就在文心书斋,你读书的地方不就在哪里,所以六叔过来问问,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印象。”顾宁涯回答道。“文心书斋?”“白虹贯日?”顾锦年皱着眉头,开始认真回忆。刹那间,一束白光在自己脑中闪过,破碎的记忆,正在一点一点重组。只是回忆着回忆着,顾锦年脑袋有些疼了。刹那间,剧烈的疼痛,让顾锦年皱紧眉头。很快,这种头疼感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嘶。”“六叔,我头疼。”顾锦年下意识抓紧顾宁涯的衣袖,后者当下慌了。“锦年,你别吓我啊。”“锦年,你怎么会好端端头疼?”“锦年,来人,传御医。”顾宁涯的声音逐渐慌张,而顾锦年却昏了过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夏文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