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芳芳拿起电话,是于芃芃电话中的。电话那头的于芃芃气喘吁吁:“姐,你快来汽车站接我,我提了一堆东西,我昨天还感冒低烧了,好难受啊。这会子有些低烧,把你的电动车骑上,快来。”说着便挂了电话。于芳芳听出芃芃的声音有些沙哑,感冒低烧了还来干什么,这也不是找罪受电话那头的于芃芃气喘吁吁:“姐,你快来汽车站接我,我提了一堆东西,我今天还感冒了,好难受。这会子有些发烧,把你的电动车骑上,快来。”说完便挂了电话。。...

于芳芳拿起电话,是于芃芃打来的。

电话那头的于芃芃气喘吁吁:“姐,你快来汽车站接我,我提了一堆东西,我今天还感冒了,好难受。这会子有些发烧,把你的电动车骑上,快来。”说完便挂了电话。

于芳芳听出芃芃的声音有些嘶哑,感冒了还来干什么,这不是找罪受吗。她看了看卧室的门,母亲已经睡着了。

看来又是母亲命令于芃芃过来的,于芳芳在心里叹着气。

现在没有工作的她和芃芃都一样,忤逆不了母亲盛怒下的命令。

母亲许是早晨起的早,也可能是发泄完了心里的怒气,抑或是刚才骂的累了,整个人松懈了下来,便有了睡意,吃了一碗粥,便去卧室躺着了。

于芳芳进去拿外套时她已打起了鼾。母亲这几年,不知是太劳累还是上了年纪,睡起觉就打鼾。

芳芳开衣服柜的声音扰到了她,她翻了个身,看到于芳芳拿衣服,迷迷糊糊问道:“是芃芃来了吗?”

“嗯,我去接她。”果然是母亲叫来的,怕是又有什么事。

母亲又翻过身继续睡了,她竟然累的这样。

她不知道蒋秀霞自从听到她辞了工作,便已是好几晚没有睡着了。

于芳芳小心翼翼的拿了外套,穿了鞋,背起包,就下了楼。

她租住的房子是集体供暖,屋里烧的暖烘烘的,出了门才觉得这外面原来已经这么冷了。

今天也真是个好天气,虽然冷些,太阳出奇的好,亮闪闪的挂在天上,炫耀着它今天的好心情;天空也特别的蓝,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空气也格外的清新,于芳芳用力的吸了一口,好像要用这新鲜空气把她身体里这段时间积压的浊气全给赶出来似的。

她又舒展了一下身体,去车棚骑了电动车去接于芃芃。

这电动车,是于芳芳春天买的,那时候她还在公司上班,应着每天挤公交,挤得费力,便买了一辆电动车,上下班方便。自从不上班后,这电动车就一直在车棚里放着了。

骑着电动车,听着耳畔呼呼的风声,于芳芳沉闷压抑的心情好了许多。其实自从离职后,于芳芳的心就一直紧绷着,没有放松过,她一直寻不到这原因,今天看到母亲,她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她很快到了汽车站,其实她租住的地方离汽车站不远,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她推着电动车,在匆匆忙忙的人群里搜寻着于芃芃的身影。

很快,她就看到了于芃芃,她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服。于芃芃又瘦了,这是芳芳看到妹妹第一眼的感觉。

她骑着电动车到了妹妹跟前,于芃芃脚边放着一堆东西,走近一看,妈呀,两袋十公斤的大米,两袋十公斤的面粉,还有两桶食用油。

于芳芳惊讶的问道:“你咋拿来的,怎么这么多。”

“这是我们厂里发的元旦福利。我和徐航的。”于芃芃声音闷闷的,看来感冒严重了。

竟然已经元旦了,于芳芳突然有些恍惚,自从离职后,她就过得糊里糊涂的,也不知哪天是哪天了。时间竟过得这样快,她在心里叹息着。

“那你也该打个车呀,这还感冒着呢!”

于芳芳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从小到大,一向是喜欢节省的。但在节省也该有个度吧。

“打车不花钱啊,我们的新房子马上要拿钥匙了,拿到钥匙就要装修买家具,还要还房贷呢,你说我不得省着。”

“就十几块钱,你也省,再说了,拿钥匙,装修买家具,还房贷和你有什么关系,房产证上徐航写你名字了吗?那房子可是徐航父母在你们领结婚证之前买的,你可长点心。徐航家为什么没有全款给你们付清,让他儿子轻松些,他们家没钱吗?他们家还是想着让你也出的,要么妈怎么不喜欢山窝子的人,精明的很。你看咱爸妈,给朝熙全款买房子,装修,家具哪一样让贝贝掏钱了。给贝贝拿了二十万的彩礼,贝贝退回来了,但爸妈硬是没要,让贝贝自己用,房本上也加了贝贝的名字。你在看你婆家,房本上没你名字,你还得掏钱装修还房贷,你清醒点。”

“姐,徐航待我那么好,他不会的。再说,也不是他们家不全款买房,徐航的两个姐夫借了我公公的钱拿去做生意,结果赔了个底掉,还有徐航他妹,看到两个姐姐拿了家里的钱,家里又给哥哥买了房子,不愿意了,非要吵着闹着让我公公给她买套房子,所以我公公又给徐航的妹妹全款买了一个小公寓,算是对四个儿女公平公正了。”

“你看到了吧,看看人家多精明。”

“精明什么呀,他们家三个女儿都跟白眼狼似的,把钱都往婆家带,不像咱两,贴补娘家。”

“在咱妈眼里,你和我也是白眼狼。”

“妈已经来了?她是不是在你跟前骂我了?你看你,都是你连累的,你辞职,害得妈又翻我的旧账了。”

“好了,快走吧,你看你烧的。”于芳芳摸了摸妹妹的额头竟有些烫手了。

幸好电动车脚踏板能放,要不然这么多东西,还真不好拿。

“你都拿我这干什么,不留给徐航他们家啊?”

“你想的美,这哪是给你拿的,这是咱家老太婆让我给任贝贝和任贝贝爸妈送去的!这老太婆,快气死我了。本来我和徐航都计划好了的,趁着今天休息,把这些东西全都给爸妈拿回去的,可是妈一听立即让我送到这里,要给任贝贝和她娘家送去,徐航今天听到妈的口气不好,也不过来了,他和我从厂里坐了车一起来的,他去建材市场逛去了,说看看装修材料和家具,我这边忙完了我俩在一起回厂里去。你知道老太婆的,总是对徐航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一会你别说徐航过来了。”

“妈也真是的,不就米面粮油嘛,也给人送,人家哪里买不到啊。”

“哎姐,这还真是买不到,这些都是我们企业自己生产的,专供企业员工的,绿色有机,这大米,吃起来可是和泰国香米有的一拼的。还有这面,这油,很不错的,这菜籽油香的啊,刚在汽车上,好多人都问我哪买的。”

于芃芃一说起她们企业,心里就喜笑颜开,得意洋洋的。她在这里遇到了她的老公徐航,也有不错的收入,她觉得她很幸福。

她刚一毕业就直接来了这个省最大的煤炭企业。

工资从每月两千多到现在的八千多,如果这一年平平安安,没有事故发生,年底还有丰厚的奖金。公司吃住的又很好,所以她平时花销少,也存了不少钱。

她比于芳芳心眼多些,给家里贴补的少。

其实,当时是刚从外地回来的于芳芳告诉她,不要把工资全贴补了家里,母亲把钱都给了于朝熙,要是他老两口用了,我们什么都不说,他儿子也是有手有脚的人,也有工作的人,凭什么让儿子享福,女儿受累。

她刚上班时几乎把工资全给了母亲,总觉得父母起早贪黑赚钱给,实在辛苦,后来听了姐姐的话,幡然醒悟,觉得姐姐说的太对了。自己都舍不得买件好衣服,每次发了工资交给母亲,可是母亲转手就给了哥哥,而哥哥发了工资给母亲,母亲总是没有拿过一分。父母自己用了没什么,为什么要给有工作的哥哥用。

早之前,她的朋友还问过她,你是你家亲生的吗?她疑惑?你哥穿的全身名牌,你再看看你,穿的什么。

那时候她也没想那么多,母亲总说,女孩子存着钱以后都带到婆家了,婆家又没生养你。给你哥,也算是报答了我,只要你哥好,我们家就好,我和你爸就好!

直到从外地回来的姐姐说的那些话才让她一下醒悟了,凭什么,凭什么她辛辛苦苦赚的钱都要被哥哥拿走。

说来也怪,后来反倒是姐姐贴补家里最厉害。

“姐,你还说我,之前你把钱都贴家里了,那你不上班了,怎么生活?”

“不上班花销反倒少了,妈这么一闹,我得赶紧找工作了。哪还能闲着。”

“徐航让我问你,想不想来我们公司,他们企宣部正好招个人,好像是写文案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的语文水平,干不了这个。”

“姐,以后你可得攒着点钱,不要老太婆一诉苦,你就往出拿。以前还是你让我少贴补的,怎么后来你倒比我贴的还厉害。”

“不贴行吗,总不能看着爸妈受累。以前只要两人合意,扯了证就结婚,那样过得也挺好的。自从2008年以后,就兴起了要结婚,必须男方有车有房,你说靠着爸在镇上开的那个电焊铺子,什么时候能给朝熙在县城买套房子,房价一年年的水涨船高,你不贴补咋办。妈总想着你哥毕业了到县医院工作就挺好的,没成想县城的房子买好装修好了,你哥到市里的医院了,爸妈只能在想着给你哥去市里买房子,随着社会的发展,电焊铺的生意越来越好了,爸还承包点电焊活,但是更累更辛苦了,你说不贴补,咋办,连几十年没赚过钱的妈都去工地上做饭赚钱去了,你能眼看着不管吗?”

于芃芃听着姐姐说着,坐在电动车后面闷闷的。

“咱家要是市里没这一套房,也娶不到贝贝这么好的媳妇啊。”

“好什么,姐你没发现吗,自从哥结婚后,妈骂我俩更厉害了,话里话外怕我们怠慢了人家宝贝媳妇。”

“妈受了一辈子姑妈和奶奶的气,所以就格外疼爱贝贝些。你也别怪你嫂子,这都是咱妈的思想在作怪。你别在你嫂子跟前怪里怪气的,她又不知道妈骂我俩是为了她,再说这也是妈一厢情愿的,人家也被蒙在鼓里。她人挺好的。”

“反正我不管。”

“你呀!”

俩姐妹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于芳芳租住的地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失踪的于芳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