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秀霞在电话里劝服不了于芳芳,便一大清早赶了早班车回到了市里。于芳芳正睡的香,突然传来了非常大的敲敲门声,敲敲门的人较为明显心里藏着一股怒火,仿若需通过敲敲门来消弭。于芳芳登时保持清醒,穿好衣服,也没穿鞋子,轻轻地的垫着脚走到门前,再打开猫眼就看见了母亲那张怒气于芳芳正睡的香,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敲门声,敲门的人明显心里藏着一股怒火,好似需要通过敲门来消解。。...

蒋秀霞在电话里说服不了于芳芳,便一大早赶了早班车来到了市里。

于芳芳正睡的香,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敲门声,敲门的人明显心里藏着一股怒火,好似需要通过敲门来消解。

于芳芳立时清醒,穿好衣服,没有穿鞋,轻轻的垫着脚走到门前,打开猫眼就看到了母亲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她有些心惊,难道是为了自己辞职的事情?于芳芳忙开了门。

蒋秀霞看着于芳芳睡眼惺松的样子,心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剜了女儿一眼,厉声命令:“去给你妈倒杯水来!”

这么多年了,就算是已经三十岁了,但是每次一看到母亲这张发怒的脸,听到母亲这样吓骂她的口气,于芳芳的心还是条件反射般的紧缩成了一团,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忙兑了一杯温水端给母亲,然后利利索索的赶紧收拾屋子。

蒋秀霞咕嘟嘟喝了一杯水,把杯子放在茶几上,两手在胸前左腿搭在右腿上,倚靠在沙发上,她紧绷着脸,眼里怒火更甚。

“你永远做事都只考虑你自己,当时我让你上师范,免学费,以后出来当个老师多好,你从小到现在,贼胆就大,从不为家人为父母考虑。你不知道你弟弟妹妹还要上学吗?耳光甩到你脸上,你都还敢偷着改志愿,那时候你真是把我和你爸放在砧板上,不让你去上,你录取通知书到了,让你去上,家里就要多掏钱。那时候家里多紧张你知道吗,你总是自私的。”

蒋秀霞骂着又让于芳芳给她倒了杯水过来。

“芃芃那个臭丫头,我看她以后日子是不好过的。别人女儿,把彩礼全给家里,自己一分钱不带到婆家去,还把工资都留给父母,人家女儿都体谅父母的辛苦,知道父母养大她们不容易,把钱留给父母让父母少受些辛苦。我们家的女儿,不一样,拿着这么多年的积蓄和彩礼,去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她这样,早晚在她婆家吃苦受累,等着吧。她以为她把钱带过去人家婆婆会高看她一眼,呸呸呸…人家只会觉得她下贱,人家没花一分钱就娶了个媳妇,而且这媳妇自己还带着钱,多便宜,便宜货谁会珍惜,就跟那买的便宜衣服一样,任由别人搓扁拧圆。人家还会在背地里嘲笑她,真是白眼狼,没脑子的,都不知道自己父母的苦。她婆婆,以后肯定会薄待她。我看啊,芃芃是被徐航灌了迷魂汤,每次不是抱着给芃芃洗脚,就是给抱着洗内裤,缝袜子,不让芃芃干家务,一天天给惯的,看着我就心烦,一个大男人,成天围着女人转,围着个围裙站在厨房里,哪来的出息。哎,你和芃芃,终归就像你那两个姑妈,过不了好日子。”

于芳芳此时也不敢回嘴,母亲是越说越气,骂完了她骂于芃芃,这会子又调转枪头瞄准了她。

“你说你要是上个师范多好,用得着我和你爸为你烦心吗?你看村头宋小宝的那媳妇,人家就是个中专毕业,在村里当个小学老师,走起路来都是个牛气的,小宝这几年生意做的不好,人媳妇好脸色都不给,天天指着鼻子骂,小宝一声都不敢吭。还有我们家对门你王姨家的晶晶,人家和你一样本科,人家就听父母的话,上师范,毕业回来就进了县一中,高中老师累是累,但工资高,福利好,除了每月的工资,时不时的卡上就会多个一两万,不是这个奖金,就是那个过节费,多稳定。你王叔哪一点比得上你爸,要不是晶晶这些年帮衬着,他弟弟能娶上个媳妇吗?因为人家晶晶工作好,当时找对象都是挑着找的,人家不但要找有才学的,还要找家世好的。看看人晶晶找的婆家,你王姨都没说彩礼,人家直接给拿了十八万的彩礼,给买了个二十多万的车”,晶晶上班开着。你王姨说晶晶的工资都没花,你王姨还悄悄给我说着,晶晶偷偷给她弟弟买了一辆车,让弟弟开着。你说你学历比晶晶差,还是人长的比晶晶差,还是我们家比晶晶差。但是你找对象,只能是别人挑着你。去年,我托你表叔在电厂给你说个对象,你表叔给你找了个离过婚的,你爸都气坏了,可你表叔怎么说的,你没有个好工作,年龄又大了,好的根本看不上你,只能找这样的。”说到这里,蒋秀霞更加激动了。

“你说你,你让我和你爸咋活,能活好吗?能活好吗?”说着说着就开始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于芳芳连忙拿了纸给母亲擦掉。

“哎,好歹朝熙有个好工作,虽然现在工资低些,但是以后会越来越好的,他丈母娘家条件也好,以后不需要你姐妹俩帮衬了,我和你爸,趁着还能干的动,能赚点就赚点,攒点钱,到时候把县城里那套房子也卖了,给他们小两口在市里买套学区房,以后我和你爸住到农村,我们俩的那养老金也够用了,也不拖累你们三个,死了有埋葬费。我也不指望你和芃芃帮衬着给朝熙买学区房了,你们俩把自己过好,不要累害我和你爸,不要拖累朝熙就行,我就这么点要求。你去找个工作,你今年三十,我问过晶晶了,你还可以考公务员的,你找份工作,边上班,边复习,也别闲着在家里。”蒋秀霞发泄了一通,这会儿口气算是好多了。

看着蒋秀霞怒火消了,于芳芳也没有刚才紧张了,她去厨房里准备早餐。

“行吧,我找找看。”于芳芳无奈的答应着,但是她一时不知道要找什么样的工作。

她要干什么呢,继续找个跑市场的工作,还是去做行政人事,她已经三十岁了,继续跑市场肯定是不行了,做了半年的行政人事,于芳芳已经干够了,也不想在干了。

她心里一团乱麻,对于找工作没有一点头绪,也摸不着方向。

母亲容不得她仔细的去想她到底要做什么,就像那年她刚从遥远的南方回来,还没有好好休息一番,也没有到家乡的人才市场去转转,更没有想好自己回来干什么,母亲就急忙托了表姐给她在县城的一个厂子里找了份工作。

那厂子是国内一个大企业投资的,新开不久,但效益不错,工资也挺高。表姐说,你先去基层锻炼锻炼,于是她成了一名操作工,12小时一轮班,工作枯燥乏味,车间,宿舍,食堂,三点一线。最终,她受不了辞职了。

母亲好似与她心灵相通一般,此刻也提起了这件事。她喝着粥,嘴里也还是说个不停。

“当初,你要是呆在那个厂子里好好干着,现在也能拿年薪了。你总是不听父母的。”

于芳芳想着,我这一生难道要被母亲推着走了吗?我做什么都要母亲说了算吗?心里不觉憋了口说不出的委屈气息,却又不能发作。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失踪的于芳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