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秀霞刚晚上下班,躺在沙发上短暂休息,于芳芳就电话中了电话,她辞职后了,而且退了那套两居室的房子,月初房租即将到期就搬去于朝熙那里住一段时间。蒋秀霞听见于芳芳辞了职,心里了够恼怒了,一听见于芳芳要去住到朝熙那里去,心里更是火大恨严禁把这女儿揍上一顿,才能蒋秀霞听到于芳芳辞了职,心里已经够恼火了,一听到于芳芳要去住到朝熙那里去,心里更是火大恨不得把这女儿揍上一顿,才能出了心里这口气。。...

蒋秀霞刚下班,躺在沙发上休息,于芳芳就打来了电话,她辞职了,并且退了那套两居室的房子,月底房租到期就搬到于朝熙那里住一段时间。

蒋秀霞听到于芳芳辞了职,心里已经够恼火了,一听到于芳芳要去住到朝熙那里去,心里更是火大恨不得把这女儿揍上一顿,才能出了心里这口气。

“你一个大姑子跑到贝贝那里去住像什么,惹得朝熙和贝贝在吵架去。”

“那房子我少说也贴了十来万了,去住几天怎么了。”

“你贴钱不是应该的吗?我把你养大,辛苦供你上大学,你不该回报家里吗?你觉得你贴钱你有理了?我和你爸出的比你还多,都没去住过一天,每次还不是住你那里。你把房子退了,我和你爸以后去了市里住哪?你快给我消停些,这么好的工作你辞了,你真是不想让我好好活一天哪!”

“不出钱的人倒住的舒坦,出了钱的人想住几天要被骂成这样,什么道理?”于芳芳也来了气,但她又不知道该气谁。

他们这边便是这样,结婚,房子,装修,家具彩礼都是男方出钱。所以普通家里都是举一家之力买房装修凑彩礼,给家里的男丁娶媳妇。

他们家也是这样,因为这个事情,于芃芃与母亲吵了很多次。但是看着父母在外做事实在辛苦,便也填了些。于芳芳就更不用说了,只要自己有,就往家里拿。

倒是于朝熙,父母从不要他的一毛钱,只让他存了钱好好学习,以后当个有名的儿科大夫!

于芳芳和于芃芃极为不满,蒋秀霞就说,能让你两读大学已经不错了,你们读那么好干什么,以后嫁了人还不是把钱全贴给了婆家,一番话说的姐妹俩无言以对,她们觉着这话对,又好像不对。

于朝熙每次也嘲笑她俩,下辈子投胎记得投成男孩。在他的意识里,做为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市医院重点培养的对象,他从来也没有觉得,姐姐妹妹和父母为他的付出是有问题的,因为他的周围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是这样的,那就是合理,合理的又有什么问题。

于朝熙是市里一家三甲医院的儿科大夫,是医院重点培养的人才,他媳妇任贝贝是市公安局刑侦科的。他媳妇的父亲是省公安厅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母亲就是他们市医院的业务院长。

说起他俩的姻缘,也算是命中注定。

任贝贝的母亲是医院的业务院长,有一次去儿科主任的办公室说事情,正好碰到了于朝熙,她一打眼就看上了这个秀气的小伙子,足足观察了大半年,觉得这小伙子是真不错,才让儿科主任给搭了线,让任贝贝和于朝熙见了面。

两人一见面,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算是一见如故。

任贝贝的父亲也挺中意这小伙子,但是当听到于朝熙父母都是农村人时,心里不免有些顾虑,他倒不是看不上农村人,他是担心农村有些沉疴旧习,还有农村人的老旧观念让贝贝不适应。

而这边蒋秀霞和老两口也有些犯难,他们是希望儿子找个好媳妇,但没想到家世这样的好。若是只说两个孩子,是配得起的,但是一说到家世,她们家朝熙就高攀了。她担心以后小两口闹了矛盾,贝贝会拿这一项拿捏儿子。

两家都有疑虑,两个小的只得先分了手。后来两人也谈了几个,但还是觉得彼此更好,便找了个空闲,给父母表明了心意。既然两个孩子愿意,两方父母便不在阻拦,随了孩子的心。

两家父母约着一起吃了几次饭,相谈甚欢,跟一家人似的,彼此之间都消除了心里的那些顾虑和想法,都觉得对方是个好亲家。

两家对彼此了解的透了,也便把孩子的婚事搬上了日程。

又是结婚,又是装修房子买家具,蒋秀霞老两口一算账,钱怕是不够了。蒋秀霞把心思动到了小女儿身上。

于芃芃有个谈了两年的男朋友徐航,父母在他们那里开着一个小家具城,生意还可以。

只是,蒋秀霞觉得男方家里是山窝子里的人,山窝子里的人思想很老化,她担心徐航的母亲思想老旧。

小徐提过一次结婚的事,蒋秀霞婉拒了,她给女儿看上了一个吃公家饭的小伙子,但是女儿不愿意;还有一个原因是老大于芳芳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让老三结婚不合适,所以于芃芃的事就一直搁着。

这次儿子找好了,就只能先让儿子结了。

儿子这边结婚还差点钱,她想那就先让于芃芃订婚,先用于芃芃的彩礼救救急,他们老两口赚了钱在给她补上。

所以她周末去市里就单独约了小徐出来:“十万的彩礼,你和芃芃年底订婚,结婚的事先放一放。两家父母订婚的时候商议。”

徐航当然立即同意,他和于芃芃已经谈了两年了多了,家里也一直催着结婚。

他和于芃芃在一个工厂上班,回去便于芃芃说了,芃芃听了一头蒙。

于芃芃糊里糊涂的就和徐航订了婚,好在两人从朋友到恋人,有感情基础在,倒也欢喜。

两人的婚事定在了来年的十月,蒋秀霞说老大老二都还没有结婚,总不能老三先抢着结婚,让外人看了笑话。老大没找对象就不考虑了,老二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先让老二结,老三芃芃跟在他哥后面结。

蒋秀霞本来想把于芃芃的婚事订到来年年底,但是徐航父母不同意,说等的时间太长了,两家人最终给订到了十月份。

安排好了女儿,蒋秀霞老两口便一门心思的操办儿子的婚事。

蒋秀霞把于芃芃的彩礼钱分了两份,一份五万,留着给儿媳置办首饰,一份五万给了于芃芃。

虽然缓解了些,但是蒋秀霞总想给儿子办的体体面面的,于芃芃从小就自私些,让芃芃在添补那是不可能了,那五万芃芃已经很不情愿了,芳芳爸于万祥答应嫁妆给丰厚些,芃芃才舒展了一直垮塌塌的脸。

只能让于芳芳填补了,蒋秀霞认为她是家里的老大,理应这样。在说,以后嫁了人,还不是便宜了别人。我辛辛苦苦供出来的女儿,为什么赚了钱要养着别人去。这样想着,她越觉着于芳芳应该添补这钱才对。芃芃算是她白养了一场。

“芳芳,你把你们积蓄给我,每个月留一点生活费,其余的工资也都给我,等到你弟的新房装修好了,婚结了,妈就不用你的工资了。”蒋秀霞没有给于芳芳一丝考虑的余地,以母亲的口气命令着女儿,让女儿于芳芳不容反驳,立马答应了。

后来老两口又各找一份事情,蒋秀霞在工地上做饭,一个月有五千多收入,芳芳爸于万祥是个电焊工,一天总有六百多。等到了儿子结婚的日子,他们手里的钱又富余了。更是把儿子的婚事办的体面,让贝贝的亲戚直夸赞,真是找个好婆家。

于朝熙和任贝贝结婚后,担心新装修的房子有味道,他俩又不愿意回娘家去住,蒋秀霞连声招呼都没给于芳芳打,就直接做了主,让他两口子住到于芳芳租的两居室那里去了。

于芳芳虽然气恼母亲的擅自决定,但又不能说什么,只好默认了。

弟媳贝贝是好相与的,和芳芳也投脾气。

但是蒋秀霞总怕芳芳亏待了自己的宝贝儿媳妇,总是叮嘱芳芳,收拾屋子,烧菜做饭这些事就不要让贝贝做了,让她一力承担;更夸张的是每月一到发工资的时间,蒋秀霞总打了电话嘱咐于芳芳给贝贝置办新衣服:“你就别买了,你衣服已经够多了,多给贝贝买几件新衣服,你是老大,你要当好这个大姑子,别让贝贝挑了你的理。以前你姑妈就待我不好,你可别学了你那两个姑妈,看看他们现在过的什么日子,你要是待贝贝不好,你就跟你姑妈一样也过不好日子。贝贝毕竟是嫁进我们家的人,不能让人觉得在我们家呆的不好。”

于芳芳从小到大听了无数遍蒋秀霞唠叨姑子和婆婆待她的那些刻薄往事,这几年两个姑妈走了下破路,母亲总是要嘲笑一番:“你看,坏人遭报应了。”

自从弟弟于朝熙结了婚,蒋秀霞在她和妹妹于芃芃跟前更是不停地唠叨,就跟祥林嫂似的,让于芳芳姐妹俩烦不胜烦。

于芃芃是家里的老三,从小是被爸爸和姐姐哥哥护着长大的,哪里会听她妈说的这个,时间久了,便对贝贝心里存了嫌隙,有什么事都只会联系哥哥,从不提嫂子一句。

贝贝也是冤得很,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得罪了这个小姑子,让这个小姑子每次见了她总是面上怪怪的。

于芳芳听着母亲的话,心里也恼火:“难道你女儿我天生就是受苦的命,就该什么都做,就不该穿好些,过好些吗?你儿子已经结婚了,还要让我填补吗,他娶的媳妇,不该他去买!”

“他当然该买了,你买的,那心意是不一样的,懂吗?”

于芳芳在恼火,但她毕竟是家里的大姐,从小事事让着护着弟弟和妹妹,什么都以他们两为先,早已成了习惯。

所以,虽然气母亲的话,但是对于这个弟媳,她还是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的去看待。自从搬来和她住到一起,于芳芳也真心的什么都不让她做。每次发了工资也要给买几件新衣服抑或是其他什么东西。

任贝贝也是通理的人,知道大姑姐是真心待她好,她虽不会做饭,但只要一闲着,就会收拾屋子,洗洗涮涮。

其实,她俩相处挺好的,就是蒋秀霞总是担心于芳芳怠慢了她的宝贝儿媳。

于芳芳最终决定房租到期后就直接回老家呆一段时间。

弟弟和弟媳邀约她几次,让她去那边放心住着,她也拒绝了。

回老家也是一样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失踪的于芳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