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倩倩忆起高中填志愿的时候,于母让她填报志愿她们市的一个师范院校,于倩倩也没填,于母在大庭广众之下连扇了于倩倩两个耳光。大学快本科毕业的时候,于倩倩班里的很多女同学都考了教师资格证,于倩倩也鬼使神差的考了一个。于倩倩感慨,当年为了抗衡父母,志愿填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于芳芳班里的很多女同学都考了教师资格证,于芳芳也鬼使神差的考了一个。。...

于芳芳想起高中填志愿的时候,于母让她填报她们市的一个师范院校,于芳芳没有填,于母在大庭广众之下连扇了于芳芳两个耳光。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于芳芳班里的很多女同学都考了教师资格证,于芳芳也鬼使神差的考了一个。

于芳芳感叹,当初为了对抗父母,志愿填了外省的学校,而且是非师范,当初于芳芳发誓永远不会当老师。

可是现在,在辅导学校里当起了老师。更嘲讽的是于芳芳还当的挺开心的,特别是看到这些孩子天真的笑脸,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于芳芳觉得在辅导班当老师也不错,除了没保障之外其他还挺好的。于芳芳喜欢当老师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喜欢这个职业,并不是为了这份职业的其他好处。

过完春节一个星期后,张建国突然说要带他父亲去市里医院看病,让于芳芳也去。

没想到到了市里,张建国先带着于芳芳去了一个回医诊所。

于芳芳进去一看,满墙挂着有关怀孕生子的感谢锦旗。

于芳芳疑惑的问张建国,张建国没回答,在看诊台要了个号码牌,三十号,护士说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个号码。

于芳芳朝里望去,一个戴白色小帽,满脸慈祥的老太太跟前围着几个人,老太太在说着什么。

张建国问了护士,大夫这会才看到十五号。

等了一会,张建国就带着公公和她去跟前的一个小店吃饭,点完菜等着的时候,一个穿白色厨师衣服的女人端了一盆卤好的鸡爪放在了收银台旁边的玻璃柜里。

于芳芳看着那盆鸡爪,馋的使劲咽口水。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馋。

她想买几个吃,但是刚端出来的时候,公公问过价钱,一个两块,公公直觉的贵:“这个还卖两块,有什么好吃的,贵死了。”

于芳芳只能悄悄的咽了咽口水,心里暗想,今天怎么这样馋,直觉的猫爪子在抓似的,让人难受。

早晨明明吃了一个鸡蛋和一碗拉面的,才两个小时,肚子也饿的慌,幸好很快饭菜上来了。

虽然吃饱了肚子,但于芳芳心里还是念着那一盆卤的油亮,冒着热气儿的卤鸡爪。她想回去了后她要去超市里买了回来自己卤,想吃多少就买多少。

这样想着的时候于芳芳心里一惊,她突然想到,于芃芃怀孕的时候就是这么馋,想吃什么就要立马吃到嘴里,要不然心就就像猫爪子挠似的。

昨天晚上已经吃完了饭,过了一会,于芳芳就又突然想用豆瓣酱拌一碗米饭吃,忍了好一会,终于没有忍住,吃到了嘴里,心里才算是舒服了。

当时,于芳芳以为是自己快要来例假了,才会这样,现在想想,这与来例假前的想吃东西是不一样的。

于芳芳记起好像有那么一次夫妻恩爱时,张建国没有带避孕套。

应该不会吧,她算好了没在排卵期,所以也就没有吃紧急避孕药。她想,一会问一下医生。

吃完饭在附近转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又去了诊所,正好到二十九号,护士让他们在门外等着医生叫号。

于芳芳正对面的墙上正好贴着这个老太太的介绍,原来她一直治疗的是不孕不育的。

于芳芳用胳膊碰碰张建国:“这是治不孕不育的,我们又不是不孕不育,在说我们不是计划今年年底才要孩子的吗?”

“先让这大夫开点药调理调理身体,药停了大概几个月才能要孩子,差不多也到年底了,你年龄大了,不能在拖了。”

“你来这里你也不和我提前商量,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大医院做个正规检查,没什么问题了在找好的中医大夫开点中药调一调。人家这里看的是好几年了怀不上的,我们又不是。”

张建国不耐烦的说:“就是开点中药调一调,又没什么,去医院有什么好查的。我姐就是在这里看的。”

于芳芳知道张建国的姐姐张玉婷结婚七年怀了好几个孩子都没有保住,有一个孩子都八个月了又死在了肚子里。于芳芳也听婆婆提起过,说是最后找到了一个有名的回医大夫,吃了这个大夫开的药才有了悦悦,而且那时候为了保险,婆婆还带着姑子姐去神婆那里求子。

于芳芳无奈的说:“我们和你姐不一样,姐夫常年喝酒,肯定是对孩子不好。再说我们一直是避孕的啊。应该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张建国坚定的说:“就在这里看,我信我姐,我姐说这里好。”于芳芳知道张建国一向最听张玉婷的话。

于芳芳只好说:“张建国,这几天胃口不对,我怀疑可能有了,我们去大医院让大夫检查一下吧。”

张建国不相信的说:“有没有的,一会大夫一号脉不就知道了。”

于芳芳想想也是。

正在这时。诊所里有人出来喊谁是30号。

于芳芳赶紧和张建国进去了。

张建国告诉大夫说他俩结婚一年多了没有孩子,让开点药调理身体。

于芳芳一听张建国这句话有问题,忙补充说是我们结婚一年多没有要孩子。

这个大夫看起来70多岁的样子,于芳芳不知道她刚才的话大夫听清了没有,只见大夫让旁边的一个女大夫在电脑里输着她和张建国的信息。

过了好一会大夫说:“结婚一年年多了没有孩子?那我给你开点药,先回去吃着调理。女方先把手拿来我号个脉。”于芳芳一听这话知道王大夫没听她刚才的话。

于芳芳只好说:“大夫,我感觉自己好像有了。”王大夫号了号脉说:“你多想了,你现在都不排卵了,你还以为你是二十五六岁的小年轻,说有就有啊。”

听王大夫这么一说于芳芳不在说什么了。心想难道真是自己想错了。

王大夫又给张建国号了号脉,然后对着旁边的大夫说了一大堆自己从没听过的药名。过了几分钟王大夫说你们去药房拿药吧。然后嘱咐于芳芳回去后做排卵监测,药吃完三个月后在要孩子。

张建国从药房出来拿了足足两大袋煎好的中药水。于芳芳看的心惊。

随后他们又带着公公去大医院做了检查,看了病,晚上回去已经很晚了。

那天回来后于芳芳和张建国每天坚持喝着王大夫开的中药水,每次张建国都喝的龇牙咧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失踪的于芳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