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玥安会觉得有地方住也比流落异乡街头好,“没事儿。”裴明睿没再多说,直接带她去目的地。“裴先生你这是咋了?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伤成这样了?”提到到伤口,裴明睿身形微僵,简单的又含含糊糊的说了个大概。没等他们再问问题就直接步入正题:“宁阿姨,她想租你家老阁间裴明睿没再多说,直接带她去目的地。。...

苏玥安觉得有地方住也比流落街头好,“没事。”

裴明睿没再多说,直接带她去目的地。

“裴先生你这是咋了?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伤成这样了?”

提及到伤口,裴明睿身形微僵,简单又含糊的说了个大概。

没等他们再问问题就直接进入正题:“宁阿姨,她想租你家小阁间。”

苏玥安在裴明睿口中得知妇人的身份,紧接着裴明睿的话问:“宁阿姨,我想租你家小阁间一晚,可以吗?”

宁秀丽听到这话有些犯难,难为情地开口:“可以是可以…但我家那小阁间住不了人。”

空间小又闷,这个天气住进去没法睡,况且那里还成了杂物间。

“跟别人挤一晚不就行了。”

正在看火的中年男人不在乎的说道,因为近火,不仅满头大汗,连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

宁秀丽也觉得这个方法挺好的,跟着附和:“闺女要是不介意的话,跟别人挤一晚也是可以的。”

苏玥安纠结了片刻,答应了。

今晚的宁家很热闹,弄了个全羊宴,来的都是剧组里排得上号的人。

“会跳舞吗?”

苏玥安点头,原主学的就是舞蹈,她本人也会。

导演眼前一亮,直接发出邀请:“那你有没有兴趣拍戏,我这儿刚好缺一个跳舞的角色。”

还没等苏玥安说话,坐近导演的一名女子接了话:“导演,那个角色不是已经定好了吗?”

苏玥安微瞥了一眼对方,能察觉到对方对自己带有恶意。

“她不是没档期吗?”

导演毫不留情的怼回去,让女人面露尬色。

“苏小姐最近因为私事频繁上热搜,并不适合进组。”

女人这话一出,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

因私事频繁上热搜,多数跟品行有关。

裴明睿轻嗤一声,淡声道:“娱乐圈里的是是非非,孙女士不清楚吗?”

裴明睿的话直打对方的脸,比导演还要不留情面。

女人面色苍白又尴尬,完全没想过裴明睿会帮苏玥安说话。

“我只是为了剧组好,苏小姐的丑闻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进组并不合适。”

苏玥安若有所思的瞥了女人一眼,偏头看向导演:“问心无愧,慎选。”

导演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一圈,一锤定音:“明天来试镜。”

事情定下之后,接下来的气氛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刚才的事,多谢。”

人走得差不多后苏玥安才开口跟裴明睿道谢,而肩上的小纸人在女人离开时跟了上去。

“举手之劳。”

她的话他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闺女,加油啊。”

女人的话并没有影响宁秀丽对她的态度,反而更热情了。

苏玥安点头,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去了片场。

说是片场,不如说是一个简陋的棚子。

“小苏啊,鼓上舞跳过吗?”

导演说出要求,这些昨天就应该问好的,但被小插曲给岔开了。

“我试试。”

对上她澄澈的眼眸,导演不再多说,拿着喇叭喊了个人来带她去准备。

拍的年代电影,苏玥安所饰演的角色是一名知书达礼的富家千金。

富家千金热爱跳舞,从小都想成为舞蹈家,却因为身份限制无法实现心愿,最终在荷塘边舞上一曲后结束了生命。

这个角色戏份不多,情感却极为复杂。

跳的鼓上舞,舞动时裙摆在鼓上飞扬着,挥动的水袖似赋予了生命力一样,摇曳生姿。

举腕、回眸、折腰,每一处都演绎生动,妖媚之中却又夹杂着哀愁。

最后纤腰折在鼓上,而后翩然起腰,果决的跳进荷塘里。

众人惊呼,震惊过后连忙去救人。

然而有人更快一步,“扑咚”一声,大家往荷塘里看,是裴明睿。

“怎么样?有没有事?”

人救上来之后,导演大声询问,感觉心脏似要跳到嗓子眼里。

裴明睿给苏玥安做了心肺复苏,见她咳出了水才停止动作。

苏玥安猛咳了几声才好受,她刚刚脚抽筋了。

“没事……”

她忘了,她现在是苏玥安,不是酥酥。

“那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到时候再通知你来拍戏。”

导演神色有些复杂,苏玥安刚才那一舞宛如真正的富家千金,但她似乎有些出不来戏。

老天爷赏饭吃的人,不火天理难容。

苏玥安点头,而后披上工作人员递来的毛巾走去换衣间。

经过女一时,对方眼里的不悦一闪而过,被她捕捉到了。

她没理会,但肩头上的小纸人却跳到对方头上‘张牙舞爪’,可惜毫无伤害力。

“苏小姐,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苏玥安正在擦头发,一名工作人员敲门而入给她捎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

“裴神给的。”

苏玥安握住杯子的手一顿,而后说了一声谢谢,不知道是跟工作人员说的还是裴明睿。

“卡!再来。”

没过几秒,又听到导演举着喇叭大声喊“卡”,语气比刚刚还要重几分。

苏玥安没直接回去,反而走到场外看他们拍戏,打算学一下。

“卡!孙文茹你今天怎么回事?一点状态都没有!”

脾气上来的导演不管对方是谁,表现不好直接一顿骂。

在众人面前被说,孙文茹觉得脸面全无,却只能尴尬的说对不起。

苏玥安跟她对上目光,发现对方对自己的恶意又深了。

第一次见面时,对方就出言针对她,言语里满是鄙夷。

现在是嫉妒。

苏玥安意味不明的轻啧一声,转身离开片场。

眼高于顶且心胸狭窄,生活不会过得顺遂。

孙文茹在远处看不太清苏玥安的神情,见她没站一会就走,只觉得她是在暗讽自己没实力。

前辈被‘劣迹’新人讽刺没实力,任谁都会不满。

孙文茹自以为把眼底的愤恨情绪藏得很好,却被裴明睿轻易看穿。

他轻嗤出声,嘴角勾出一丝嘲讽弧度。

这道嗤笑声穿透孙文茹的耳膜,让她面色白了又白,要不是助理及时赶到,她的表情管理可能会当场失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锦鲤加身后成了娱乐圈顶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