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儿去死!”“不知道廉耻的狐媚子!”“据说她读书学习时就被被包养了,还被原配抓过好几次。”“苏小姐,经节目组最终决定,因你的私事严重很大影响到节目现场录制,《pick 谁》即日起起被解除你的参赛资格,并需赔付金额五万的名誉损失费和违约费。”“我也不是小三儿也不是小三儿不“苏小姐,经节目组决定,因你的私事严重影响到节目录制,《pick谁》即日起解除你的参赛资格,并需赔付二十万的名誉损失费以及违约费。”。...

“小三去死!”

“不知廉耻的狐媚子!”

“听说她读书时就被包养了,还被原配抓过好几次。”

“苏小姐,经节目组决定,因你的私事严重影响到节目录制,《pick 谁》即日起解除你的参赛资格,并需赔付二十万的名誉损失费以及违约费。”

“我不是小三不是小三不是小三……”

一连串的记忆混杂在一起,脑门上的钝痛无法忽视掉,原本紧闭眼眸的年轻女子猛然睁眼。

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有片刻的愣神,不到几秒顿时从床上坐起来。

陌生的环境和记忆让她由心底生出丝丝恐慌之意,搁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手机旁边的小白瓶很引人注目,尤其是瓶身上的‘氟硝西泮’字样。

女人犹豫了几秒,最终伸手拿起手机按下了绿键。

话筒里立即传来着急又带着哭腔的女声:“安安,你别做傻事……”

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声音沙哑:“我不做傻事。”

她不是苏玥安,是酥酥,所以不会做傻事。

虽然不知自己为何成了苏玥安,但感受到原主身体最后遗留的满腔委屈和气愤不甘,再加之脑海不断闪过的记忆片段,让她决定在回去前先做好苏玥安,并为她报仇。

对方听到她的保证之后才破涕为笑,又安慰道:“网上的事…别放在心上。那些人就是这样的不辨是非。”

苏玥安不是很在意,对方还在那边忿忿骂道:“梁小萌那个卑鄙女人得了第一名,要不是她使了下三滥手段,第一名明明就是你的……”

越说这件事周文英就越生气,作为苏玥安的好友很是不值,骂了好一会后才支吾开口:“安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梁小萌的,实在是她太嚣张了。”

苏玥安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嚣张?行吧。”

她眼眸幽深的拿起床头那白色药丸,意味不明的轻笑出声,短促又有些悦耳。

即使没有当面听到苏玥安的声音,可周文英却感到寒意袭向后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安安怎么变得怪怪的?

“安安,你…”

“不用担心。今天辛苦了,好好休息。”

根据原主记忆,她是在选秀节目第三次公演前被爆丑闻。而后节目组迅速以她品德低劣为由让她退赛,甚至还向她索取违约费!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同组选手梁小萌嫉妒陷害,原主前两次公演都得了第一名,挡了她的路。对方一手谋划,踩着她上位。

周文英为苏玥安感到很不值,明明清白之身,却被诬陷被网暴,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肯定会崩溃。

与此同时,苏玥安察觉到体内有一股异样感觉涌过,转瞬即逝,快到让人捕捉不到。

苏玥安顿时眼前一亮,沙哑的声音里压抑着几分兴奋:“我真的没事,时候不早了,好好休息。”没等对方多说,她就挂了电话。

她立马摊开手让掌心朝上,定定地紧盯着娇嫩的掌心,却什么也没收获到。

“明明刚刚有能量波动……为什么又没有了?”

苏玥安有些失望,房间里再次陷入寂静。

她垂头的那一刻,白嫩的掌心闪过一抹绿光,感觉比方才还要强烈一点。

苏玥安猛地下床找纸张,拿到后迫不及待的在上面画了个小人,纤细的指尖轻点着小人,眼神期待的看着它。

动…快动……

时间不停流逝,桌面上的小纸人突然动了!

苏玥安激动的惊呼出声,然而小纸人站起来走动几步之后就倒下了,前后不到十秒的时间,她的情绪宛如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眼里虽然还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高兴。

只要她还有能量,以后肯定还会有。

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维持能量,要是能回青烟池就好了……苏玥安失神的看着纸片人,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回青烟池。

要不明天出去碰碰运气?

……

#小三苏玥安滚出娱乐圈#

#小三苏玥安为了洗白假装自杀#

仅一夜时间苏玥安的丑闻铺天盖地在网络上传开,微博崩了。

这些事情苏玥安都不知道,天还未亮她就跟随着小纸人踏上了寻找青烟池之路。

“姑娘,确定是这个地方吗?这路凹凸不平的,车开不进去,可能得坐其他小巧一点的代步工具才行。”

的士司机神色古怪的看着前面的路,转头委婉提醒苏玥安。

苏玥安望向窗外,泥路两旁杂草丛生,不远处有矮旧的屋子。

这种地方跟青烟池大相径庭,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可她就是要亲自去一趟才肯死心。

“姑娘,你自己小心点啊,我可走了!”

收了钱的司机见苏玥安孤零零的站在路边,多嘴的提醒了一句。

苏玥安沉默地点点头,肩上的小纸人也跟着点头,并且小纸人身上的力量比先前强大了一点。

这一丝异样苏玥安感受到了,正打算研究一下原因,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苏母……

心里的情愫驱使她立马按下绿键,甫一接通便能听到对方满是担忧且温柔的声音:“酥酥,不要做傻事!我跟你爸都知道了,咱们回家。”

对方关怀备至的声音穿透苏玥安的耳膜,她暂时没适应过来。

不过听到酥酥二字,她感到很亲切。

她原本就叫酥酥,而苏玥安的小名也叫酥酥,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我现在在外地,网上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玥安没上网,她倒是不太在意。

但这话让苏母愣了一下,对方立马似转移话题般的问:“在外地?你去外地做什么?我跟你爸现在去找你,咱们回家。”

才聊不到几句话,对方已经说了两次‘咱们回家’,心里没有悸动是假的,苏玥安把手机微微移开,吸了吸泛酸的鼻尖。

“我没事,您们不用担心……”

“还说没事,你现在都跟妈客气了。”

苏玥安抿了抿唇,她只是不懂怎么跟苏母相处才这样。

她想了想,接着开口:“我没做过那些事,你们不用担心。”

她尝试用亲昵的语气跟苏母聊天,说完之后心里莫名感到紧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锦鲤加身后成了娱乐圈顶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