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副业是什么意思?三个营长在错愕之后,实际上多少也懂。八路军这些年在敌后根据地与小鬼子巧妙周旋,大部分的战役都是小规模的游击作战,称这种游击作战为搞副业,貌似也名副实际上。补贴补贴团用,明显改善明显改善战士们的生活。如此二字来极其恰切。正如孔捷所问:“我问你八路军这些年在敌后根据地与小鬼子周旋,大部分的战役都是小规模的游击作战,称这种游击作战为搞副业,倒是也名副其实。。...

搞副业是什么意思?

三个营长在愕然过后,其实多少也懂。

八路军这些年在敌后根据地与小鬼子周旋,大部分的战役都是小规模的游击作战,称这种游击作战为搞副业,倒是也名副其实。

补贴补贴团用,改善改善战士们的生活。

如此形容极为贴切。

正如孔捷所问:“我问你们,这一年来,战士们什么时候最高兴?”

三个营长一齐摇了摇头,孔捷继续道:“那还用说吗?肯定是碰到小鬼子的时候,为什么呢,因为一碰着小鬼子,咱们就可以搞点儿副业,改善改善生活,补贴补贴家用了。

缴获过来的不管是枪支、弹药,还是罐头等生活物资,鬼子手上的可都是好东西。

要不李云龙那小子总说,每次鬼子一来,他新一团就和过年似的呢!”

沈泉当年在红军时期就是李云龙的老部下了,他太了解李云龙的性格了,“团长,您这话我可太信了,当年过草地那会儿,老团长弄不到粮食,愣是纵兵强行征粮,结果直接从团长给撸到了伙夫,老团长那是见到点儿好处就像老猫闻到了腥,绝不可能松口的!”

哈哈哈——

众人一齐笑了起来。

孔捷道:“不愧是李云龙的老部下,你小子还真了解他。”

说笑了一阵,沈全领会到孔捷的意图,试探着问道:“团长,看样子您是觉得咱们团里装备太差,准备搞搞副业了?”

“可旅长那边……”

“放心吧,有李云龙那小子在前面顶着呢!那小子什么事儿不敢干?旅长一天到晚盯着他都够头疼的了,哪有时间管咱们这边儿?

还有啊,你以为就咱们旅这样?知道二十八团团长丁伟吧?那小子以前跟我和老李是一个班的,同样是个不安分的主,平时除了打仗,搞副业,没事儿还会拿地瓜干酿酒,酿得太多,团里喝不完,甚至拿到敌占区去卖,改善团里的伙食。”

一营长王雷虎愕然道:“团长,这喝酒可是违反纪律的!”

“是啊,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人家丁伟照样喝了,不止是喝酒,还卖酒,上面不照样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丁伟这小子虽然搞点小动作,可人家不误事呀!该打得仗打仗,一点不耽搁,还愣是靠着卖酒把全团的战士都养得白白胖胖的,你说上面的首长们听说了能不喜欢吗?直说这小子机灵,一一五师还愣是拿这小子当宝贝呢!”

“李云龙也差不多是这样,别看这小子是个刺头,不听话,旅长打心眼儿里喜欢着呢!”

“而我在旅长他们眼里一向是三八六旅的乖宝宝,你们说说,我要是偷偷搞点儿副业,有李大头在前面顶着,旅长他们能说什么吗?”

“这倒是。”沈泉笑了,“只是,团长,最近都没有什么战事,我们到哪儿搞副业去?”

孔捷指了指地图,拿食指压住一个点,点了两下,“就在这儿!”

“小林沟?”

孔捷点头道:“不错,我得到情报,后天上午九点,会有一支日军运输中队经过小林沟山路。

这可是一块儿大肥肉啊!

另外,情报上说,这支日军运输中队并没有携带辎重武器,我们要是伏击出手,小鬼子断然想不到,全歼这支鬼子的希望是很大的。”

沈泉三人傻眼,原以为搞副业只是团长在说笑,没想到真有情报。

王雷虎心直口快,“团长,这哪儿来的情报?我们怎么没听说过?”

孔捷面不改色道:“我的个人情报线传过来的情报,你们就不要多问了。”

“是!”王雷虎三人应道。

接着制定这次针对日军运输中队的伏击计划。

孔捷说道:“鬼子运输中队的火力配置,按照鬼子步兵中队的火力配置对应推测,会相对弱一些,但不会差上太多。

重机枪和迫击炮这些辎重武器应该没有。

我们该考虑的是鬼子的轻机枪和掷弹筒,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

按理来说,鬼子运输中队下辖三个运输小队,每支运输小队有一个机枪组,配两挺歪把子,一个掷弹筒组,配两具掷弹筒。

这样算下来,这支运输中队共有歪把子轻机枪六挺左右,掷弹筒六具左右。”

随着孔捷的分析,王雷虎三人的眼睛亮了起来。

三人颇有些意外,团长居然对鬼子的编制和火力配置如此的了解。

“这样,二营长三营长。”

“到!”沈泉和王怀宝齐声应道。

孔捷下令道:“把你们两个营的轻机枪,步枪,还有手榴弹和子弹,全部给我匀到一营去。

另外,把一营的新兵蛋子也暂时给老子换下来。

这次伏击日军运输中队老子带一营主力去,人数不求多,但是求精。

要求是全体战斗人员必须人手一把步枪,能用的那种,别在关键时候给老子出了岔子,另外每人配发子弹至少十颗。”

一营长王雷虎顿时大喜,连忙应道:“是,团长放心,我一营保证完成任务!”

沈泉道:“团长,把武器装备均给一营,这是您的命令,我无话说,可是这次战斗只让一营去,我们二营就得在驻地干看着,我心里头委屈!”

王怀宝道:“团长,我们三营也委屈!”

“那就给老子憋着!”孔捷喝道,他望了望另外两个营长的脸色,又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两个以为老子就不想带着全团冲上去,一顿把鬼子突突了吗?可咱们团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弹药少得可怜,两个人都扛不上一条枪,把你们两个营的火力装备均到一营去,才勉强能够支撑一营主力打一次伏击战。

要是咱们全团都上了,那没有枪的弟兄要赤手空拳地和小鬼子硬干,白白地送了性命吗?”

这是实情,沈泉和王怀宝无言以对,就连王雷虎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孔捷道:“我知道你们委屈,但日子总会好起来的,总有一天三个营都是老子的主力。

这样,二营长三营长,我给你们两个营各自一个排的指标,参与这次伏击,至于具体怎么安排,你们自己看着办。”

“是!多谢团长!”

沈泉和王怀宝连忙应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