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三旅完全的独立团也是才建不久,相对于李云龙的新一团还得稍稍晚了一些。全团再加孔捷在一块仅有五百零五十六人,再刨除文员和炊事班成员,全团作战人员仅有五百人左右,此外原政委李文英在与坂田联队作战中牺性后,上级还也没派新政委来,仅有三个营长积极协助孔捷全团加上孔捷一块儿只有一千零五十六人,再除去文员和炊事班成员,全团作战人员只有一千人左右,另外原政委李文英在与坂田联队作战中牺牲之后,上级还没有派新政委来,只有三个营长协助孔捷率领全团,分别是一营长王雷虎,二营长沈泉,三营长王怀宝。。...

三八六旅独立团也是才建不久,比起李云龙的新一团还要稍微晚了一些。

全团加上孔捷一块儿只有一千零五十六人,再除去文员和炊事班成员,全团作战人员只有一千人左右,另外原政委李文英在与坂田联队作战中牺牲之后,上级还没有派新政委来,只有三个营长协助孔捷率领全团,分别是一营长王雷虎,二营长沈泉,三营长王怀宝。

团里政委和团长的活全让孔捷一个人干了。

没有政委,孔捷倒是并不在意,哪个军事主官喜欢有个政委整日里念着紧箍咒呢?

别以为就李云龙因为这事儿头大,孔捷照样喜欢一个人自在。

当然,要是像赵政委那样能文能武,还好相处的政委,那就是来一沓子也不嫌多。

团部。

孔捷让一营长王雷虎拿来了根据地周围的地图。

另外两个营长沈泉和王怀宝也在。

沈泉和王怀宝孔捷是知道的,后来李云龙接手独立团之后,这两个营长可是李云龙的得力干将,只是在后来鬼子的大扫荡中不幸牺牲。

特别是这个沈泉,可是不弱于张大彪的人才。

最是可惜。

孔捷特别看过沈泉的战术属性点,60,就是比起他这个团长也只少了5个点。

值得好好培养,更不能便宜了李云龙。

在三个营长的疑惑之中,孔捷已经拿着地图研究了好一会儿了,他的目标点始终锁定在小林沟。

“团长,这小林沟难不成有什么问题?”一旁的沈泉脑袋转得最快,率先察觉到孔捷的侧重点。

孔捷问道:“沈泉,我问你,你对这小林沟一带熟悉吗?”

“嘿嘿,团长,那你算问对人了,那地方我去过。”

“通过那地方的山路多不多?我的意思是,要足够骡马车,甚至是卡车通过。”

沈泉想了想,回答道:“有,小林沟的南面有一条山路,背靠山区,虽然是泥巴路,可足有一丈多宽,卡车什么的肯定能通过。团长,你问这个做什么?”

孔捷笑了笑,并没有急着回答沈泉的疑惑,而是继续问道:“你们对鬼子的编制了解多少?”

沈泉回道:“了解的不多,我大概知道小鬼子的编制和咱们不一样,咱们是用的班、排、连、营、团,鬼子用的是小分队、小队、中队、大队、联队这些。”

“那你们对鬼子不同编制的火力配置又了解多少?比如一个小队的鬼子火力配置如何?一个中队的鬼子火力配置又如何?”

沈泉苦笑道:“团长,咱们组建以来,和鬼子作战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这些也只是知道个大概。”

“一营长,三营长,你们俩呢?”孔捷问道。

王雷虎和王怀宝一起摇了摇头,他俩的情况和沈泉的差不多。

孔捷道:“行军打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咱们和小鬼子作战,连鬼子不同编制下对应的大概火力配置都不清楚,这仗还怎么打?”

“作为营级干部,你们要以身作则,军事上不仅要了解熟悉自己的战术,还得了解敌人的战术和各项情报情况,总结并制定出对应的军事训练计划。”

“比如对日军的具体火力配置情况,咱们不仅可以通过作战取获取,还可以通过各种情报渠道去获取。”

“战前多侦查,战时才能胸有成竹。”

一番建议,说的三位营长无不信服。

孔捷自顾自里研究自己的问题,嘴巴里念叨着:

“小林沟,南面,山路,按照地图和记忆,小林沟离了我团部驻扎地有十来公里,好像已经到了李云龙那小子的地盘儿了。”

“一支运输中队,人数应该在两百人左右,若是加上一些伪军,会再多一些。”

“没有携带重武器!”

“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没那么容易吃掉,运输中队和标准步兵中队相比,战斗力虽然会差一些,但也不至于差太多。”

“团里的新兵蛋子占了几乎一半,装备更是差得可怜,只有55个点,可想而知。”

“……”

“团长,你说啥呢?”一旁的王雷虎忍不住问道。

孔捷抬头道:“你们三个把各营的人数,装备情况都说一遍,机枪、步枪,包括弹药。”

“一营长,你先说!”

“是!”王雷虎虽然诧异,但还是立马回应道:“团长,我们一营351人,有轻机枪4挺,步枪250支,手榴弹3箱(一箱30颗),拿枪的人均子弹7颗,汇报完毕。”

沈泉接着道:“二营335人,轻机枪3挺,步枪200支,手榴弹2箱,拿枪的人均子弹5颗。”

王怀宝苦涩道:“三营333人,团长,我们营新兵最多,轻机枪只有2挺,步枪161支,手榴弹两箱,拿枪的人均子弹3颗。”

三位营长如数家珍地汇报完毕,孔捷有些发愣。

果然与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差不多,他刚才就是不信邪。

现在是彻底地认清现实了,全团一挺重机枪没有,像什么迫击炮之类的就更别想了,差不多两个人才能扛上一条枪,就这,步枪里边有些估计膛线都磨平了,战斗中发生卡壳,或者是精准度大幅度下滑的问题,肯定无法避免。

真要是这么算起来,两个人背一条枪都够呛。

子弹更是少得可怜,全团的子弹加在一块儿,也根本无法支撑一场持久战。

“难呢!”

孔捷有感而发,“咱们的装备情况怎么会这么差劲?”

沈泉狐疑地望了孔捷一眼,无奈道:“团长,有啥办法呢!咱们从红军改编过来,原本就在编制之外,人家国军根本就不承认有咱们这号,弹药武器支援就更别想了,旅里本来就不多,还紧着七七一团和七七二团这两个上了编制的主力团来,分到咱们手上,连仨瓜俩枣儿都剩不下。

另外咱们独立团组建到现在也不过刚满一年,就眼前这些装备,还是咱们经过这一年的努力,翻了好几倍的呢!”

孔捷笑了:“行了,都别叫苦了,穷日子过不了几天了!”

“团长,啥意思?”沈泉疑惑。

孔捷道:“知道李云龙那小子带领的新一团吧?”

沈泉点了点头,道:“知道,李团长的新一团比咱们要早成立了几个月。”

“那新一团的装备比起咱们独立团怎么样?”孔捷问。

沈泉道:“这我倒是也听说过,他们的装备情况好得多,轻机枪重机枪都有,迫击炮好像都有一门。”

孔捷问道:“那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三个营长摇了摇头。

孔捷自问自答道:“除了他李云龙的新一团比咱们早成立几个月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那小子没事儿就喜欢搞搞副业!”

“搞副业???”

三个营长一齐愣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