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饭了,云初暖更困了。眼皮子上下打群架,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了。这一觉与适才的浅眠不像,她睡得很沉,丝毫不明白,半夜里里床边站了一个人影,轻手轻脚地将她抱回榻上。耶律烈给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盖上被子,原本是想走的,可他的视线,完全难以从那张柔媚的小脸上眼皮子上下打架,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吃饱了,云初暖更困了。

眼皮子上下打架,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一觉与方才的浅眠不一样,她睡得很沉,丝毫不知道,半夜里床边站了一个人影,轻手轻脚地将她抱回榻上。

耶律烈给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盖上被子,本来是想走的,可他的视线,完全无法从那张娇媚的小脸上移开。

最后,他侧身躺在小公主旁边,一手撑在耳畔,火热的眸子似乎要将她烙印属于自己的一切。

不安分的大手,也忍不住在那嫩滑的脸蛋上轻轻磨蹭。

怎么可以这么软?!

耶律烈不敢相信,这是人类应该有的肌肤!

虽然他常年在外打仗,还没来得及碰府中那些大王赏赐的女人,但在他的想象里,也不该是这般软糯的。

该怎么形容呢?

耶律烈想到小公主刚刚吃鸡蛋的样子,她这张小脸蛋,比那白白软软的蛋清还要光溜。

女人,都是如此吗?

耶律烈爱不释手,好像小男孩遇到了心爱的玩具,捏了捏脸蛋,粗粝的指腹又滑过粉嫩的唇瓣。

嘶!

更软!

耶律烈喉结上下滚动,心中的火热,想让他不顾一切,将她吞入腹中!

但他刚刚低下头,发丝扫过小姑娘的额角,她皱着眉头,不满地嘟了嘟嘴,侧过身,背对着耶律烈。

偷香没成功的耶律烈:“……”

剃光头吧,明天就剃!

算了,她长得这么好看,万一嫌弃他是个秃驴,怎么办?

耶律烈美滋滋地。

哪怕娇娇小公主背对着他,他也能从这个背影中看到动人心魄的美。

以及那纤细修长的脖颈……

耶律烈再次蠢蠢欲动,凑上前,闻了闻。

此时,云初暖已经醒了。

早在男人手摸上她唇瓣的时候,便惊醒了。

她心中惶恐,面上却努力装睡。感受到属于男人特有的荷尔蒙味道,那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脸上,云初暖终于没忍住,侧过身去。

谁知,这男人又凑上来!

像狗见到了肉骨头一样,在她脖子上闻来闻去!

如果此时是白天,就能看到那一身雪白的肌肤上,起了一层密实的鸡皮疙瘩。

就在云初暖忍无可忍之时,她身后的火热,消失了。

男人不是很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顺手将房门带上。

被子下,云初暖早就被冷汗浸湿了身子。

她轻颤着,久久之后,才敢转过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太过惊恐,她的泪水又忍不住溢出眼眶。

爸爸,妈妈,好想你们啊,呜呜呜……那边的我,死了吗?应该死了吧?他们会有多难过呢?

云初暖不敢想,用手轻抹着眼泪,却发现右手的食指指尖,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红色的伤疤。

这伤疤的形状有点奇怪,两个圆圆的圈,大圈套小圈。

她用拇指搓了搓,发现只是个红色的印子,没有血,便以为是不小心在哪里按到的,继续想家想爸妈,还想念家里养得那条大金毛。

什么时候睡着的,云初暖不知道。

只是夜里再也没有人打扰她,这一觉睡得倒是十分踏实。

等她醒来后,天色早已大亮,不知是什么时辰了。

床边,又是昨晚来送白粥和鸡蛋的小姑娘,正托着腮,嘴角含笑地望着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