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眼窝很深,眼瞳是那种琥珀色的浅瞳,眼神非常锋利,宛如黑夜中的鹰,冷若冰霜孤清却又盛气凌人逼人,孑然完全的独立间散发出的是傲视群雄天地的强势。在这样的眸光下,云初暖被盯的额角都流入冷汗。但她倔犟的,与他对望,决不退却。就算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从来没有完全停止过……良在这样的眸光下,云初暖被盯的额角都流出冷汗。。...

男人眼窝很深,瞳仁是那种琥珀色的浅瞳,眼神十分锐利,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在这样的眸光下,云初暖被盯的额角都流出冷汗。

但她倔强的,与他对视,绝不退缩。

哪怕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从未停止过……

良久,耶律烈才起身,他挑眉看向那个抓起被子便缩在墙角的娇娇小公主,冷笑着,“别让我发现你是个小骗子,不然……”

不然怎么样,耶律烈没有说。

只是那双鹰眸在小姑娘身上扫了一圈,像是要把她吃掉似的。

说到底,耶律烈听她说的那么可怜,于心不忍了。

不是真的还好,万一呢?

她一个受万千宠爱的小公主,舟车劳顿十几日,已经很辛苦了,若是不给吃的,还被人欺负,那得多难受?

耶律烈不知怎么,心里便不舒服了。

其实已经有点相信小公主的话,毕竟她的小腰那么细,那么窄,若非饿了几日,怎会如此?

耶律烈离开了,房屋外的灯盏,也随之亮了起来,将染着微弱烛火的房间,照得通亮。

云初暖探出头,想寻一个逃跑的方向。

却被床边悬挂着的动物头骨吓到。

她环视一圈,才发现这间房里,到处都骇人的骨头,什么动物都有!还有各式各样的皮毛,简直就是个死亡动物园!

云初暖努力在脑海中,搜寻有关于那位将军的信息,却发现没有什么有用的。

除了知道他是边辽的第一战神,英明神武、骁勇善战,甚至连他多大年纪,家中还有何人,都不知道……

云初暖轻手轻脚地下了榻,在可怖的房间里摸索一圈,除了男人刚刚出去的那扇门,没有任何可以逃生的出口。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不会那么虎地从正门跑出去。

那就……先休息好了再说吧。

云初暖又连忙爬回硬邦邦的大床上,但她不敢真的躺在这里睡,抓起刚刚被甩出去的发簪,抱着双腿,缩在床角。

这副身体,在路上着实被折腾的实在不轻。

只因这位大夏国的七公主,真的是刁蛮任性,经常拿着鞭子到处打人。

偏巧,送亲的那位贺大人,便是被她狠狠欺负过的主,一出大夏国的地界,立马变了一副模样,不但没有了之前的殷勤,反正动辄羞辱谩骂。

云初暖也没有撒谎,出了大夏国后,这位七公主就只吃过一张饼子,还是非常难以下咽的那种,如果不是怕她死了,那位贺大人恐怕连水都不会给她……

想着想着,云初暖的眼皮子越来越沉,小脑袋轻轻点着,去找周公下棋了。

睡梦中,她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沉重地像那个壮熊一样的男人!

布满红血丝的凤眸忽然打开,出现在云初暖面前的,是一个皮肤黑红,身材魁梧的……小姑娘?

她手里端着一碗白粥,捧着两个鸡蛋,正歪着头,好奇地打量她。

那眼神……像极了在动物园里看猴的游客……

云初暖皱起眉,刚要呵斥。

高壮的姑娘却忽然咧嘴笑道:“原来,这就是中原人啊!长得,可真好看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