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云初暖被摔在宽大的硬板榻上,白嫩娇软的雪背顿时被磕出一大片红印,疼得她喉间忍住发出一声低吟。但她已经顾不上疼了,连忙爬起来,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起身就要逃跑。耶...

‘砰——’

云初暖被摔在宽大的硬板榻上,白嫩娇软的雪背顿时被磕出一大片红印,疼得她喉间忍住发出一声低吟。

但她已经顾不上疼了,连忙爬起来,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起身就要逃跑。

耶律烈哪里会给她逃跑的机会?

抓住小姑娘纤细的手臂,再一次甩到榻上,高壮如一座小山般的身躯,也随之压了上去。

云初暖疯了一般捶打他,但在男人看来,就像是猫儿在撒野一般,一只手便扣住她两只手腕,高举过头顶。

那双锋利的眸子,噙着两簇火焰,他也彻底看清了小姑娘的模样。

她仰着那张娇美的小脸蛋,眼底弥漫着水雾,晶莹的泪珠,顺着泛红的眼尾,一滴滴滑落乌黑的鬓发,美得让人心惊。

她的身子很软,软的似是一汪水,隔着薄薄的衣物,燃烧着他最后一丝理智。

“我是大夏国的七公主!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你不能这样对待我!”

云初暖忍着恐惧,与男人对峙。

她想,自己这副身子的原主,毕竟是公主,再不济这男人也会顾忌她的身份。

毕竟,从她脑海中读取的记忆,边辽只是大夏的边陲小国。

可她不知道,自己这娇娇软软的声音,有多甜腻,在男人听来,便是比那催情药更加让人上头。

耶律烈目光幽深,呼吸粗重了几分,“你也知道,是我的女人?”

云初暖:“……”

呜呜呜!他真的好吓人!

虽然她终于看清了他那张脸,除了那大胡子,似乎比想象中的俊美太多,可是他的眼神……

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

她,云初暖!二十一世纪的青春美少女!埋头苦读十八载,连男生的手都没有拉过!哪里见识过这种阵仗?!

她扭了扭身子,试图挣扎。

可男人却紧紧搂着她的腰,力道之大,让她一动也不能动。

耶律烈唇角微勾,笑容邪肆,“继续浪,老子倒想看看你是怎么用这副身子勾引男人的。”

如果手中有枪,云初暖会毫不犹豫地崩爆这男人的狗头!

“你老婆差点被强暴!你在说什么混账话!”

“老婆?强暴?”耶律烈挑眉,“你是说,送亲的使臣,强暴你?”

“不然呢!我他妈饿了整整七天!只喝一点水!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找那些人算账!拿我一个女孩子出气,算什么英雄好汉!”

云初暖吸了吸鼻子,虽然害怕得紧,也努力不让自己露怯。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如果穿越来注定要做这个野蛮男人的妻子,她也决计不会让自己吃亏!

果然,耶律烈扣着纤细手腕的大手,松了几分,云初暖连忙抽回,双手攥拳,覆在胸口,试图隔开两人的距离。

耶律烈凝眉,这与他听说的完全不一样。

所以,到底谁说了谎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