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眸圆瞪,云初暖不可以不敢置信。她究竟是倒了什么八辈子的血霉?!才刚考中京师大学,还没来及谈一场甜甜的校园恋爱,狗血的剧情地再次穿越成了和亲公主再说,还差点儿被人强暴!一急之下,她拔下发簪怼到那人的脖子里,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快活容易逃出生于天,这因为未来的丈夫…她到底是倒了什么八辈子的血霉?!。...

凤眸圆瞪,云初暖不可置信。

她到底是倒了什么八辈子的血霉?!

才刚考中上京大学,还没来得及谈一场甜甜的校园恋爱,狗血地穿越成了和亲公主不说,还差点被人强暴!

情急之下,她拔掉发簪怼到那人的脖子里,也不知是生是死……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这未来的丈夫……

竟然是一只大黑熊!!!

呜呜呜!说好了穿越人士都能遇到俊美无俦的大帅哥呢?

这男人好黑、好壮,一只手臂都比这副身子的腰粗!

这样的丈夫……

达咩!

她拒绝!

小姑娘轻咬下唇,欲言又止。

月色下,那张俏生生的小脸,白的透亮,蕴着淡淡的粉,眼尾泛红,眼下一颗朱砂痣,散发着极致诱惑的味道,好似熟透的水蜜桃,等着人去采撷。

她很香,很软,与边辽国那些人高马大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只是,性子不好。

听说是刁蛮任性、骄奢淫逸,不但养了一公主府的面首,还动辄就用鞭子抽死人。

耶律烈的目光,落在她光裸在外面的手臂,以及那红得灼人眼球的肚兜上。

越发肯定了这个‘听说’。

粗壮的手臂,环着她娇软的身子,一手,便能掐住纤细的腰肢,他用上几分力气,掐着那软滑的雪肤,“不说话,嗯?穿成这样,勾引谁?”

这样娇滴滴的小女子,原是应该被捧在掌心里的。

但,想到他这小娇妻,早就被其他男人染指过,耶律烈心里没来由的冒火。

三日前,他动身回边辽,遇到一伙中原人,为首的那个男人认出他的身份,哭着喊着让他饶命,说是她那小媳妇跑了,和她在中原的老相好跑的……

这简直就是在打耶律烈的脸!他都没有嫌弃一个淫荡的毒妇,她倒是伙同情人跑了!

耶律烈是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听了这话,气急败坏地开始全城搜捕逃跑的小媳妇。

夜深了,本想到这寺庙歇歇脚,不成想,倒是刚好被他逮到。

虽然边辽国民风开放,也没有一个有夫之妇,只穿肚兜在外面放荡的!

可是,这破庙除了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又再也没有其他人。

九岁便上战场,耶律烈的五感比一般人都要更加敏锐,所以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小姑娘。

勾引?

云初暖红着眼眶,突然就感觉很委屈!

什么叫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她现在算是知道了!

吸了吸鼻子,她努力让自己不掉眼泪,“耶律将军既然这样想我,那便送本宫回大夏国吧!”

果然!

她在中原果然有相好的!

耶律烈咬着牙,在云初暖的惊呼声中,直接将她抗在肩头。

小小的身子,犹如一只猫儿似的,不住地挣扎。

云初暖脑袋朝下,被控的十分不舒服,用力捶打着男人厚实如墙壁的脊背,“放开我!你放开我!既然觉得我在勾引人,不守妇道!你让我走!”

‘啪——’

清脆的响声传来,男人的大手,一把拍在云初暖浑圆的小屁股上。

“老实点,回了家,老子让你可劲勾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