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5新来的跟顾法医有一腿

邢凯见她并也没要多谈这个话题的意思,知趣的换了个换题:“女尸目前仍然还难以准确判断身份,我让小岩他们从神秘失踪人口就动手了。除了,刚在现场你有也没可以看出什么?”顾意微拧眉:“死者的左肩处有一朵蓝玫瑰纹身,和前三起尸体会出现了像的标记。根据尸表可以看出,这还有,刚刚在现场你有没有看出什么?”。...

邢凯见她并没有要多谈这个话题的意思,识趣的换了个换题:

“女尸目前还无法判断身份,我让小岩他们从失踪人口开始下手了。

还有,刚刚在现场你有没有看出什么?”

顾意微蹙眉:“死者的左肩处有一朵蓝玫瑰纹身,和前三起尸体出现了一样的标记。

根据尸表来看,这应该是这起连环杀人案的第一起。”

邢凯:“具体的,我们等小果尸检的结果吧。”

虽然她的资历不算深,但她的能力顾意还是相信的,不然也不会要她做她助理。

顾意默声点了点头,站在他的对面靠着墙,手指勾着抵住下巴,陷入沉思。

脑海里回放这前三具尸体的特征,以及今天发现的这具,腐烂程度极大破坏了完整,甚至发出了恶臭。

而且,今日这具女尸,她没有脸皮,她的五官血肉模糊,上面爬满了虫子和蛆。

正沉思的入迷,空旷走廊上响起两个脚步声,不紧不慢往这边靠近。

“邢凯,顾意你们过来一下。”

宁铮朝着他们俩招手,二人抬眸看去,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顾意星眸眯起,这人有点眼熟。

“宁局。”

“局长。”

宁局笑着给他们介绍:

“这是上面特派过来的犯罪心理侧写专家,破案这一方面呢,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哦?

她结婚证上另一半还有这职业呢?

这种落拓不羁的阔少爷,大学居然学了这个?

有趣,有趣。

盛屿晨迎着笑意,做了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叫盛屿晨。”

直到盛屿晨报上大名之前,邢凯觉得他还能站稳。

但他报上大名后,邢凯扶着墙差点,语气颇有些激动:

“你就是盛屿晨?本人这么年轻的吗?!”

宁局和盛屿晨各是愣了一下。

宁局:“你们,认识吗?”

邢凯站稳捋好衣服褶皱,伸手去握盛屿晨的手。

“我认识他啊!局长,你一定记得一年前那个大型缉毒杀人案吧?!

当时就是盛屿晨对这位罪犯进行了侧写,警方一再缩小范围这才锁定了罪犯!

嘿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大名鼎鼎侧写专家居然来咱们局里了!”

盛屿晨想起来了,一年前他就是因为这起案件,在江城一炮而红,日报上一度刷了好几天。

不过他拒绝了拍照,也拒绝了任何采访。甚至威胁,若是他们乱写文章,他定然追究。

日报上并没有一点关于他的个人信息,里面只讲述了他如何锁定目标一系列。

这个顾意倒是没怎么关注,所以具体她并不了解。

不过照邢凯的话来看,这个盛屿晨貌似有点能力。

她只挑挑眉,并未对此做任何评价。

盛屿晨全程关注点都在她的身上,却没在女人身上找到一点儿情绪波动。

他有点失落。

他不厉害吗?

听完这些她难道没什么想说的么?

……

解剖室的门开了,顾意第一个围了上去。

“结果如何?”她问。

崔小果没想到顾意也在,顿时有些紧张。

“死者女性,年龄在23—29岁之间,下体无挫伤。死者胸口有压迫性的伤口,多半是扼喉和捂鼻造成。

根据趾骨联合判断,死者身高在一米六二左右,体重在100—120斤内。

尸表多处呈尸斑,且死者无脸皮,尸体许多部位已经开始腐烂。死因是窒息而死。”

顾意认真地听完,追问:

“死亡时间呢?我教过你说的顺序你又忘了?”

她的语气带着微怒,目光锐利的似是一把刀。

崔小果焉了下去,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随后她报出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是十五天前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左右。”

邢凯震惊:“十五天?!”

顾意面色从容的给出解释:

“人通常死后的三十分到两小时内开始僵硬,九到十二小时后全身僵直,三十小时后会持续僵硬。

接下来软化,经过七十个小时恢复原状。所以死者死亡超过三百六十小时,身体开始逐步腐烂。”

她抬眸看崔小果,不咸不淡地问她:

“还有没有别的?”

她摇了摇头:“没了师父,目前只有这么多。”

站在一旁目睹她训斥崔小果过程的盛屿晨,眼底略过一抹若有所思。

邢凯:“那行,我们先去开个会吧,把这些资料整理一下。”

邢凯把人都叫到一起,商讨一下他们现在手头上仅有的资料。

他点了外卖咖啡,让他们各自去领。

“今天晚上辛苦各位了,我请大家喝咖啡。”

顾意随便喝了两口,起身打算去上个厕所。

......

才走进卫生间没多久,外面又来了三名男警,他们若无旁人的洗着手,说话声音极大。

“喂,听说了吗,咱局里来了一个侧写师,看上去很专业的样子!”

“我跟你们说,我今天跟着邢队出警,那尸体就在顾法医后院挖出来的,而且当时那新来的也在场,两个人都穿着浴袍!”

“都穿着浴袍?哎,莫不是那新来的跟顾法医有一腿?”

“真的假的,我听说顾法医今天请假去结婚了,这俩不会就是夫妻吧?!”

“哇塞,两个人都是警察,那也太狗了,咱局里有个宁局那样的时不时撒狗粮。

这下好了,咱们天天吃他们的狗粮!”

“那谁让你单身呢,是吧?”

顾意不紧不慢的穿好裤子,踩着黑色马丁靴走出来,把洗手池的三名男警吓一大跳。

他们纷纷改口,打着招呼:

“顾,顾法医。”

顾意冷淡地嗯了声,细致又耐心的洗着手。

局里谁人不知顾意脾气不好,崔小果刚来那会儿可没少挨骂,直接骂哭了好几回,她作为当事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三名男警咕咚咽口水,相互看看眼,趁着她在洗手落荒而逃。

顾意挤了点旁边的洗手液,又仔仔细细地把手洗了一遍。

另一边的男厕里,走出一抹欣长的身影,在她的旁边洗手,学着她挤了点洗手液。

顾意抬眸,从镜子里瞥了盛屿晨一眼,继续洗手冲掉上面的泡沫。

忽的,他来了句:“顾法医洗手好认真。”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他以温柔为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