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双纤细的腿跨着不紧不慢的步伐。那张坏笑的脸下,两道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桃花眼,泛出柔柔的涟漪,像是始终带着笑意,弯弯的。笑的之意里又掺着一抹匪气。白皙的皮肤衬托出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英俊更突出的五官,完美的的脸型。尤其是他右耳带着的钻石耳钉,那张坏笑的脸下,两道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桃花眼,泛起柔柔的涟漪,像是一直带着笑意,弯弯的。笑的意味里又掺着一抹匪气。。...

男人一双修长的腿跨着不紧不慢的步伐。

那张坏笑的脸下,两道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桃花眼,泛起柔柔的涟漪,像是一直带着笑意,弯弯的。笑的意味里又掺着一抹匪气。

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

特别是他左耳带着的钻石耳钉,只打了一边,显得格外耀眼。

顾意啧了声,男人还打耳钉,这么娘?

“白色西装那男的谁啊,怎么没见过。”

“那是小三少爷的朋友。”说这话的是盛家的管家,李叔。

李叔正准备过去迎接盛屿晨,他们却在顾意那边停了下来。

盛屿晨拿下墨镜,和她打招呼:

“你好,盛屿晨。”

他脸上带着平静且从容的微笑,在顾意转头间愣住。

她满目神情冷漠,只平静地回给了他一个哦。

盛屿晨呆在原地,心上被什么东西猛地撞了一下,一双桃花眼底闪过一抹震惊,直勾勾地看着顾意。

眼前这个女人……

记忆里的一张脸和眼前这个女人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她眉目间的高冷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他眼底闪过一抹惊艳,尾音上扬:

“小、意?”

顾意略感不适,往后退了一小步,没要搭理他的意思。

叶子媚感到莫名,小意这个名字是只有顾意的外婆才会喊的。

“意意,这人就是你的老公,盛屿晨啊?”

顾意上下看了看盛屿晨,淡漠地嗯了声。

盛屿晨手背蹭了蹭鼻尖,舌头去舔门牙。

比起盛屿晨的那副风流潇洒外表,何翩然倒是更加温文尔雅许多。

叶子媚忍不住把这俩人做了对比。

“小晨你可算来了!”

人群中,一个坐着轮椅的白发老人发了声,见到盛屿晨他们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是盛屿晨的爷爷,盛柏。

就是他的提议,让盛屿晨跟沈家联姻。

盛柏跟顾意的外公沈延,二人是出生入死的战友。

传闻身体不好,寿命剩余不到两年,临走前想看见盛屿晨完婚生子。

盛屿晨吊儿郎当的单手抄兜,心里嘟囔,他老人家一句话,他哪敢不来啊。

盛柏见到顾意眉目温和了不少,“你就是意意吧?”

顾意看着面前这个慈蔼的老人愣了下,内心有些复杂。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爷爷好,我叫顾意。”她礼貌笑着介绍自己。

盛屿晨嬉皮笑脸地走到何翩然旁边,寻了空位坐下。

一坐下来,何翩然便忍不住好奇问他:

“怎么样,对你这位妻子可还满意?”

盛屿晨笑:“不错。”

“听说你工作调回晋城了,怎么,要把心收回来了?”

盛屿晨的眼眸深邃,只笑而答非所问:

“你说说你,三十岁老男人至今单身,怎么想的?”

三十岁的老男人何某敛了敛唇角的笑,正色道:“你少打趣我,我可没这心思。

不像你,有你爷爷的一条龙服务,估计下回我再来就是满月酒了。”

盛屿晨也不谦虚:“那我尽快。”

……

休息室。

叶子媚一顿给顾意补妆,念叨:

“意意,这盛屿晨……我怎么感觉这人有点靠不住啊。”

顾意看着镜子中的叶子媚,笑:

“怎么,先前你不还说人家长得帅么?”

她撇撇嘴:“那长得帅也不能当饭吃啊。”

“行了别贫了,补完我们该入场了,今天你可是我的伴娘。”

*

婚礼现场响起熟悉的结婚进行曲,大门缓缓打开,顾意挽着沈志鹏的胳膊,灯光聚拢到她的身上,称得她冷白的肌肤发光。

盛屿晨站在台上,看着踩着红毯一步步朝他而来的二人。

他眯了眯眸子,寻了六年的人,一晃眼居然就要跟他结婚了。

说起来有点像在做梦。

沈志鹏把顾意交到盛屿晨手里,也没多说什么,转身下了台。

这个女儿,留在他们沈家就是晦气,嫁出去了也好。

顾意面上在笑,视线却不离沈志鹏。

他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她记得她外婆同她说过,她刚出生的时候父母让道士给她算过命。

道士说她命短,不可能活过十岁,必然夭折。而且还会挡了沈家的财运。

她的存在对于沈家的人来说,是一种累赘。

沈家人视她为灾星降世。

她一出生便克死了自己的外公。

让她亲生父母更加确信了这个道士的话。

如果不是她的外婆保下她,她这会儿估计也不会在这了。

在外婆的保护下,她不仅活过了十岁,如今二十三岁了,身体健康,吃饭倍儿香。

根本就没有那位道士说的那样命短。

可是,她的外婆也在半年前离开了人世。

本来依靠药物,她外婆还能活个一年半载的。

这都要归功于台下坐着的那个人,沈志鹏。

她的直觉告诉她,外婆的死和沈志鹏脱不了干系,还有那枚扣子……

她慢慢敛起眼底的恨意,嘴角依旧笑得灿烂。

“砰”地一声,大厅的门被人鲁莽地推开。

现场一众人齐刷刷回头,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灰色西服的年轻男人。

他梳着大背头还有些油,戴着一个黑色墨镜,手捧艳红的玫瑰花,五官精致帅气,身形高挑颀长。

他绷着脸,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缓步走来。

男人的声音如雷贯耳,在大厅里慢慢响起:

“谁允许你们结婚的?”

他把玫瑰花捧到顾意面前,单膝跪下来:

“意意你嫁给我吧,这混子有什么好的,你想要的他能给你我也能!”

顾意站在原地,气得满脸黑线,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

面前这个大背头男人,是她的死党程方。

程方何许人也?

计算机界的专家,没有他解不开的电脑病毒,也没有他破译不了的代码。

顾意扶额,沉声道:“滚。”

这家伙虽然计算机方面特别有天赋,但情商不算高。

从他今天的穿着打扮就看得出来。

好好的一张帅哥脸,非得给他折腾的不堪入目。

顾意无语。

现场的人对此议论纷纷,一片哗然。

程方不解:“意意,你明明就不喜欢他,你跟他都没有深入了解过,你不能嫁给一个陌生人!”

顾意心里忍着恼火,扯着他的衣角往外走,朝着观众席下的盛柏他们笑了笑。

盛屿晨就这么被晾在了台上,他舌尖舔了舔后槽牙,不紧不慢地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隔壁就是用餐的地方,李叔麻烦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他以温柔为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