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动了半个小时左右,乔怡涵终于等到到了出口。刚步入大峡谷,乔怡涵立刻觉得到,山谷里有一股浓厚的灵气汹涌,啊修练的一片大好时光,乔怡涵立刻坐下去,默诵:气定心神敛,心平静如水,阴阳交汇,天地合而为一,决胜千里,唯我独尊。一股浓厚的灵气源源不断地不断地涌入丹田,然一股浓郁的灵气源源不断涌进丹田,然后又冲向天会,大约一个小时后,突然“砰”的一声响,突破三层了,。...

爬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乔怡涵终于到了出口。刚刚进入大峡谷,乔怡涵立即感觉到,山谷里有一股浓郁的灵气涌动,真是修炼的大好时光,乔怡涵立即坐下来,默念:气定神敛,心静如水,阴阳交汇,天地合一,决胜千里,唯我独尊。

一股浓郁的灵气源源不断涌进丹田,然后又冲向天会,大约一个小时后,突然“砰”的一声响,突破三层了,

山谷里飞禽嘎嘎的飞上天了,走兽们到处乱窜。

刚刚到了大峡谷边沿的谭峰,齐桓见到这个景象,不由得大吃一惊:谷底有人,不然不会鸡飞狗跳。

谁?

还能有谁?

“这个小娘们深不可测呀?”峰少摇摇头:“居然到了谷底了,怎么进去的?”

齐桓还是有些怀疑:“你确定是她?”

“深不可测呀,”谭峰也是一语双关,既是说大峡谷深不可测,也是说乔怡涵深不可测,

一个男人一旦对一个女子好奇,就离沦陷不远了,齐桓心里冷笑:刚才还说我,我看你才看上了这个小娘们·······哼!

“朋友,我不会伤害你们,你们可以继续居住在大峡谷。我来挖点儿药材就走了。”乔怡涵自言自语地说着,也不管它们能不能听懂。不过,飞禽走兽们真的停了下来。

一路上他就想好了。自己不光要卖药材,还要配一点儿佐料。卖给那些饭店,超市?做董事长那会她做出了十几道配料。销路极佳,还常常断货。

当然,现在不可能把它全部做出来,做一两样还是可以的,八零年的人还不一定接受这些配料呢?

猛地,乔怡涵发现了一株灵芝。目测这株灵芝有一米来高,直径怕是超过一米。少说也有500年了,要是在2022年这株灵芝。少说也要卖到150万。现在要划出去。估计1000块钱都没人给,不能就这样糟蹋了。反正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偷走的。我先挖几株小的,出去卖卖看。

就在乔怡涵涵往前走的时候,突然传来丝丝的吼声,再一看灵芝旁边居然有一条大蛇,翘起了有三尺来高的头。不停地吐着口中的性子。似乎在说。你敢上前一步,我就吃了你。

乔怡涵也是吓了一跳,这条大蛇居然有水桶那么粗,至少有几百岁了。嘴一张就能把她吃掉了。但是乔怡涵还没有后退,只要退一步,那条大蛇就会扑上来了。

想一想,自己不是有上帝之手吗?何不试试其威力?乔怡涵就慢慢的把右手抬了起来:“大虫,你想找死吗?我一巴掌就能拍死你。”

一股白色的气体,从乔怡涵的手心发出,一下子就扎进了这条大蛇的脑袋里。这条大蛇一下子伏到了地面,不敢看乔怡涵,身子还瑟瑟发抖。似乎在向乔怡涵求饶。

乔怡涵笑了,既然你怕我这上帝之手,我就放过你。不过你要替我守好这个灵芝。

那条大蛇居然点点头,就像听懂了乔怡涵的话一样。

乔怡涵突然出手,伸手就抓了一个野兔,就扔给了大蛇:“你能帮我做事,我也不会亏待你的。”那条大蛇嘴一张就把那野兔吞下了肚子。

出手的速度之快,乔怡涵自己都吓了一跳,突破三层,速度这么快?

乔怡涵拍了拍蛇儿的脑门:“好好给我守着大峡谷。”

既然三层,何不治疗一下自己的脸,乔怡涵坐下来,双手敷脸,接着,脸皮开始发热,发干,但是不难受,一层黑皮慢慢的脱落了,但是,疙瘩还在,乔怡涵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自己的脸终于有治愈的希望了。

到了五层·,自己的脸就可以治愈了。乔怡涵的心里充满了希望。

乔怡涵挖了十多株小一点的灵芝。又挖了当归,白芷,白术,甘草等十多种草药,还有一些佐料的食材,装满了一篓子。又从山洞里爬了出来。

出了山洞,乔怡涵再次把洞口的杂草又扶了起来。让杂草盖住这个山洞口。当然啦,别人也不一定会发现的。

乔怡涵知道,练到上帝之手七层,就能自由进出这个大峡谷哦·。现在,只能钻山洞。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中居然有了好几个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最熟悉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他叫刘光明,一直爱着乔怡涵。但是,斗不过大队会计两口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怡涵嫁到岭西大队。

现在,机会来了,乔怡涵又离婚了,就请媒婆上门提亲。

刘光明一见乔怡涵回来了,连忙站起来接过背篓,关切地说:“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在家休息休息呀?”

乔怡涵连忙说:“我没事,你怎么来到我家啦?”

刘光明就说:“乔怡涵,我不嫌弃你丑,也不嫌弃你离过婚。我今天是带着媒婆上门提亲的。而且我也带了一个老医生,他说能治好你脸上的疙疙瘩瘩。”

“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能开上门来安慰我。”

“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我真的想娶你。你看那媒婆正跟婶子讲话呢哪,医生也正在配药。”

“我现在不需要什么医生开药。不过我倒谢谢你,这么多年还没有忘记我。”乔怡涵从来没有看上刘光明,而是看上一个知青。但是,乔怡涵只能把这份爱埋藏在心里,因为自己不够格。

那媒婆一见乔怡涵赶紧站了起来:“哎呀,大侄女啊,你终于回来啦,我们都等了一两个小时了。”

“其实,不用这么等我吧?”

“今天你是主角,怎么能不等你呢?”

“这些年,我这大侄子的心里一直有着你,一听说你离婚了,就赶紧到我家求我来上门给你提亲。这年头,难得男子汉对你这么专心啊。”

“把医生请来了,一定能让你恢复漂亮的。”

老医生大概也有六十来岁,瘦巴巴,精神还不错。乔怡涵想一想,不认识这个老人。不过从他的说话之间就看出来了。你应该是个江湖郎中吧?

老头连忙说:“确实是个江湖郎中,但是我也确实有手艺,确实能把你脸上的疙瘩去掉,让你恢复美丽。”

“你那是什么药啊?”前世是个管理药业集团的董事长,什么药材不认识?看这个样子,这应该是化学药品。

“你不管什么药,我包你药到病除。”

乔怡涵伸手就把他配的药膏端了起来,闻了闻,然后又放下了:“老先生。你是想把我又变成大麻子吧?”

“你这完全是看不起老朽啊。我要是治不好你,我一分钱不要。”

“一分钱不要,我也不要你把硝酸银图到我的脸上啊。”

“你你你,你,你知道这药的名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