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怡涵是被哥哥背回去的,两个嫂子一看见了乔怡涵回去了,非常的非常不满:“了是嫁人的人了,怎么有脸回去呢?但是个丑八怪,看见了就有反胃,有你在,以后叫我们怎么吃饭时呀?”乔孙氏赶快说:“怎么说他是我的丫头。我总不能够睁睁的把她扔在哪里无论不问吧?这两个哥哥看着两个女人也不高兴:“你们少说一句行不行呢?妹妹刚刚才醒过来,你们就这样胡说八道?作为嫂子”。...

乔怡涵是被哥哥背回家的,

两个嫂子一见到乔怡涵回来了,十分的不满:“已经是出嫁的人了,怎么有脸回家呢?还是个丑八怪,看见就有恶心,有你在,以后叫我们怎么吃饭呀?”

乔孙氏赶紧说:“怎么说他也是我的丫头。我总不能眼睁睁的把她扔在哪里不管不问吧?这事不用你们管。大不了不和你们一起吃饭就是了。”

两个哥哥看着两个女人也不高兴:“你们少说一句行不行呢?妹妹刚刚才醒过来,你们就这样胡说八道?作为嫂子”

“我们哪有胡说呀,实话实说而已。反正我们这院子里不准有出过门的人回来住的,特别晦气。”

乔怡涵抬起头。看了看两个嫂子。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容不下我。我就是在这里暂住几天,我会想办法出去住的,用不着你们唠叨。后边,还不是有知青住的院子吗?过两天找队长说说。”

“我们的小姑子如今知道好歹啦?看样子不傻啦。”

“你们就少说一句行不行啊?信不信,我抽你。”乔政佑就其了巴掌,要打他的媳妇。

哪知道媳妇一下子就扑了上来。就往他怀里撞:“你打呀,你打呀,有本事你把我打死。”

乔盛林一声吆喝:“也就你们都别再闹了行不行?最起码让怡涵好好休息休息不行啊。差一点被淹死了,你们不关心我不追究,还想把他赶走?成何体统?”

大家这才没有话说。乔孙氏开始煮饭给自己的女儿吃:“我知道你一定没吃午饭吧?我们的饭也都凉了。我重新做点饭给你吃。”

这时,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走了进来:“乔怡涵在哪?”

“杨银才,你来干什么?”乔盛林堵住了来人。此人就是杨同才的哥哥,以前也做过大队干部,此人很凶,就是一个土匪的模样。

“老不死的,叫乔怡涵出来。”杨银才恶狠狠的说:“这事你做不了主。”

乔怡涵走了出来:“哪里来的狗叫啊?”

“你,你敢骂我?”杨银才气坏了,在岭东大队,谁敢骂他?三弟是大队会计,四弟杨惜才是这个生产队队长,自己也是大队干部,是因为脾气不好退下来的,他们杨家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该骂,进了别人的家,还这么嚣张就是找骂。”

两个嫂子孙如花和赵茜翠一见乔怡涵敢骂杨银才,心里恨透了乔怡涵,你以后走了,把仇恨留给我们。我们怎么在这儿生活?

“算你有种,今天不跟你小丫头一般见识,我警告你:明天去公安局写下谅解书,让朱一鹏离开拘留室。否则——”

“否则怎样?”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走了进来,用拐棍戳了几下地面:“岭东大队,什么时候成了杨家的天下?”

“杜二婶,你怎么来了?”杨银才赶紧弯腰施礼。

“我要是不来,你还不翻天?”

“不敢,有你二婶在,银才不敢,”杨银才退后一步。

“怡涵,尽管挺起腰杆,不要怕杨家,二奶支持你。”杜二奶瞪了杨银才一眼:“还不快滚——”

杨银才灰溜溜的走了,一家人才热情的招呼杜二奶坐下,

“怡涵呀,二奶看出来,怡涵不是无能的人,你是能成大事的,只是大智若愚啊。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找我。”

杜二奶是滨海有钱人的女儿,杜二爹当年在滨海读书,把杜二奶拐来了,她为人和谐,做事有主意,处理事情雷厉风行,所以杜二奶威望很高。

吃过了饭,乔孙氏才安排女儿乔怡涵躺下来睡觉休息。刚刚苏醒一定很疲劳的。老妈心疼不是?

乔怡涵躺在床上休息,就开始修炼,别的不说,进入五层,治好自己的脸呀。

休息一个小时,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乔怡涵知道,屋里的灵气肯定不行,要是进了大峡谷,说不定会事半功倍。

于是,想去大峡谷修炼,就问:“妈,我原来用的背篓还在吧?”

“找它干什么呀?”

“我想到山上去一趟,在那边挖点儿药材,明天拿到市里去卖。换点钱用。”

“那个地方哪里能去的呀,身子还没有恢复,万一也受伤了,你怎么办呢?再说了,两三个小时天就黑了。”

“妈,没事,骂你就放心吧。我现在身体也完全恢复了,我本来就没有那么娇贵呀。”

“那你就去吧。天黑之前一定要回来呀。”

“妈,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我提心吊胆的。”

按照母亲的嘱咐,乔怡涵真的用纱巾把自己的头,鼻子,嘴巴全部包了起来。背上了背篓。就向那大峡谷赶去。

两个还在山上转悠的两个年轻人,就是谭浩和齐桓,他们发现了疾走的乔怡涵,齐桓连忙说:“峰少,快看,那不是刚刚被救起来的小女孩吗?好一个魔鬼身材。”

“看上了?哎,不对,被人拦住了。小齐你看。”谭浩有些惊讶。居然有人惦记这个弃妇?

小齐仔细一看:“一个二流子,怎么办,峰少,要不要出手?”

“等等,不急,小女孩好像并不惊慌。”

是的,乔怡涵真的不惊慌,这个人叫李二狗,就是一个小混混,乔怡涵还微笑着:“二狗子,你要干什么?”

二狗子嬉笑着:“我们玩个游戏呗。”

“什么游戏?”

“就是男在上女在下那种。”

“那你过来呀?”乔怡涵依旧不气不恼,还向李二狗勾勾手,

李二狗一阵心花怒放:“那我过去了?”说着,就小跑过来,还没有近身,乔怡涵抬起一脚:“给我滚——”

李二狗哎呦一声滚下山去,

远处,峰少揉了揉眼睛:“小齐,你看,她的脚碰到混混的身体了吗?”

小齐道:“没看清啊,怎么啦?”

“我发现,脚没有碰到身体,人却飞出去,这是什么概念?”

“峰少的意思,她是古武者?”

乔怡涵来到了主峰,也发现了,身后的两个年轻人,直接隐蔽起来。按照傻子的记忆转到了主峰的北面,仔仔细细的寻找了好几趟。终于在草丛中间找到了那个山洞。从这个山洞里直接可以进入那个大峡谷。

自己要是练到上帝之手的五层,就能飞上飞下了,现在只能钻山洞的。

开始的时候弯着腰,低着头,还能行走。走着走着,那山洞就更小了,而且黑漆八窟的,什么看不见。背着背篓就被卡住的样子。乔怡涵只好把背篓从脊背上拿下来,放在面前一步一步的往前推着。慢慢爬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