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你是我妈?我叫什么名字啊?”朱一鹏大喜,你傻了,肯定不记得我之后的事了。即使活回来,记严禁之后的事。我就没事儿啦。“傻丫头,你叫乔怡涵呀,”我是叫乔怡涵呀,但,你也不是我的妈呀?我不认识了你呀?乔怡涵看见周围人的穿着,一个个都是很寒碜的样子“傻丫头,你叫乔怡涵呀,”。...

第三章

“你是我妈?我叫什么名字啊?”

朱一鹏大喜,你傻了,一定不记得之前的事了。就算活过来,记不得之前的事。我就没事啦。

“傻丫头,你叫乔怡涵呀,”

我是叫乔怡涵呀,但,你不是我的妈呀?我不认识你呀?乔怡涵看到周围人的穿着,一个个都是很寒酸的样子,不由得问道:“今夕何年?”

“今年是1980年8月呀,是不是比以前更傻了?”一个青年也愣住了。

我的呀,前一秒还在2022年,下一秒就来到190年?

乔怡涵恍然大悟,自己是重生了,前世叫乔怡涵,现世也叫乔怡涵,只是前世是个董事长,堂堂的大人物竟然穿越到最底层的小人物身上,还是个被人嫌弃的丑媳妇。老天呀,不带这么玩的。天哪,从天堂一下子到了地狱。

随即。丑女乔怡涵的记忆也涌现在大脑里。刚才是被那个恶婆婆打晕了,然后又被这个贼眉鼠眼的丈夫给扔到湖里来了。谋杀,赤裸裸的谋杀!绝不能放过他!

乔怡涵恨得牙齿都痒痒,刚才就是稍微等那么一会儿,自己就会醒过来的。想不到居然把他给扔到湖里。这样的渣男怎么能放过他?

朱一鹏跪着来到了乔怡涵的身边:“怡涵呀,既然醒过来了,就跟我回家吧。我保证以后不再打你,不再骂你了,好好过日子吧。”

婆婆朱陈氏也在一边敲边鼓:“是啊是啊。今天是我们不对,毕竟我的家才是你的家。出门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是回不去的。”

乔怡涵冷冷地说:“屋里那个女人是谁?”

“女人?没有啊,一定是你有错觉,”朱一鹏有些傻眼,这儿会怎么又不傻了?

警察说话了:“案子到此就可结案了,应该定性为:杀人未遂。签字吧!”

“不,这是要管,因为杀我的时候,她也是帮凶。”乔怡涵拿起笔,公公正正的在材料上写下了乔怡涵三个字:“这个人也要抓!”

朱一兰一愣:不会是某个姐妹吧?这个可不能说。

不管朱一兰怎么递眼色,朱一鹏还是说了:“他是小慧,现在肯定会街上了。”

“到街上,就去抓。”警察立即表态。

乔怡涵就是个傻子。读了三个一年级,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上来,才不得不退学回家放猪放羊。现在突然会写字了。

乔盛林赶紧就问:“丫头,你什么时候会写自己的名字啦?”

“哎呀,这有什么难的,我早就会写了。”露馅了,今世的乔怡涵不识字。

公安人员就说:“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了。朱一鹏,朱陈氏我们就带走了。”

朱一兰没有多少担心,派出所所长,跟自己的大姐夫于水典,有换头之交,把弟弟带回来不是大问题。

朱家四个女儿,个个长的水灵灵的,大女儿朱一梅嫁给了公社水电股股长于水典,二女儿朱一兰,嫁给岭东村大队会计杨同才,自己也当了大队妇联主任,三女儿朱一竹是跟着街上一个做早点的小伙计跑了,日子过的还不错。四女儿朱一菊是个护士,嫁给医生。

这样的家庭,出了朱一鹏这个败类,谁都想不通。

朱一兰知道,只要大姐夫出面,弟弟明天就能出来。所以并不慌张。

看到警察要带走朱一鹏,乔怡涵连忙说:“等一等。”

乔孙氏连忙说:“丫头,怎么回事啊?难道你不想惩罚那个坏蛋吗?”

乔怡涵说:“趁两个大队的领导都在这儿,我得把婚给离了。这样的日子我还能过下去吗?”

这样的渣男还留着过年呀?早踹早了。

朱一鹏一听也高兴啊,离就离吧。我一看你那张脸心里就堵得慌。结婚两年。我根本就不想碰你。

“噗——”朱一兰笑出声来,这个傻子,之前要把她离了,都哭的天昏地暗,死都不离,现在突然要离,我们朱家求之不得,就对朱金水说:“叔叔,离,只要离掉了,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我知道,”朱书记就对乔怡涵说:“哎呀,侄媳妇,想离你就离,我支持你。你有什么条件呢?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一定满足你。”

“我的要求非常简单。我在岭西大队的自留山要留给我。”

就要荒山?荒山虽然分给了社员,谁种呀?顶多放羊放牛,什么也干不了,到底还是傻呀?

穿越而来的乔怡涵知道,现在是1980年。两年前小岗村已经分田到户了。也就在一两年的时间,全国都要分田到户。所以她要那个自留山,因为她是种药材的,知道那个山的用处。

朱书记连忙说:“给你给你。”他是朱一鹏的叔叔,自然偏袒朱一鹏,与朱一鹏有利,立即答应。

朱陈氏也连忙说:“我们一大家子的自留山都给你。六十亩呢,”

“作为对你的补偿。我们大队还有近200亩的荒山。都给你。”朱书记认为乔怡涵好糊弄。

岭东村大队的大队书记张开胜也说:“你想要荒山,我们大队分给别人都没人要。在这里我就当家做主。把我们大队的荒山都给你吧。”

他们两个人都在心里说到底是个傻子啊。你要点钱不好吗?你要那荒山有个屁用啊。

乔怡涵又补了一句:“马陵山主峰和次分中间有个大峡谷也给我。我也不白拿山地,我会给你们一定的地租,涉及到私人的,必须要有户主签字画押,以后没麻烦。”

“没麻烦,这事不会有麻烦的,大峡谷也给你。”两个大队书记都答应了。在他们看来,乔怡涵是真傻,不是假傻。几十米深的大峡谷鸟都飞不上来,要他有什么用?傻透了。

那个大峡谷,别人根本没有去过。偏偏傻子却去过。知道那里长着很多的野生药材。这对药科大佬来说,那是一笔无法预测的财富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