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啊——”两个人匆匆忙忙离开。他们一个叫谭峰,去年二十六岁,出国留学Y国,去年刚归国,他家的财产遍及东南亚,现在的回滨海投资,在滨海肯定首富,也没之一。另一个更年轻人叫齐桓,是他的秘书。他们是来重点考察峄山的开发价值,完成4谭峰爷爷的心愿。谭峰的爷另一个年轻人叫齐桓,是他的秘书。。...

第二章

“啊——”两个人匆匆离去。他们一个叫谭峰,今年二十五岁,留学Y国,今年刚刚回国,他家的财产遍布东南亚,现在回滨海投资,在滨海绝对首富,没有之一。

另一个年轻人叫齐桓,是他的秘书。

他们是来考察马陵山的开发价值,完成谭峰爷爷的心愿。谭峰的爷爷早就想开发马陵山,一直没有成行。这一次是完成爷爷的遗愿,不容有失。

见到这件事不能不管,他们在代销店找到电话,直接给县局报警。

大概半小时这样子,朱一鹏就把乔怡涵推到了湖边。还把麻袋抽出来:“麻袋不能让你带走,两块钱呢,你还不值两块钱。”乔怡涵被扔到月牙湖里,也把小推车藏到水里。

朱一鹏撒腿就跑。他要去乔怡涵的娘家报丧。

就在乔怡涵即将沉入湖底时,一道魂魄钻进了乔怡涵的身体里,乔怡涵苏醒了,刚刚张口,咕噜咽下一口水,

“怎么回事”乔怡涵大惊失色,明明是失足掉下悬崖的,怎么到了水里?“咕噜”又咽下一口水。乔怡涵赶紧屏住呼吸。

“罢了罢了,既然是一次相遇,老娘就送你一场造化,”一个声音传来。

“谁?”乔怡涵刚刚张口,“咕噜”又是一口水,

“闭嘴,别说话,我传你神功——上帝之手,”

一道功法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乔怡涵的脑海里,声音响起:“念口诀:气定神敛,心静如水,阴阳交汇,天地合一,决胜千里,唯我独尊,开始修炼。”

······

朱一鹏家就在岭西大队,乔怡涵家就在东边的岭东大队,中间就给了这个月牙湖,也是两个大队的边界,中间有十多里路。

朱一鹏是哭着跑进了乔怡涵家。乔家一家人正在家中吃中饭呢。乔怡涵的妈妈乔孙氏,一见女婿慌慌张张的跑进院子,脸上还挂着泪水,连忙站起来问:“一鹏,你,慌慌张张什么事啊?”

两家一直闹的不愉快,朱一鹏很少上门,

朱一鹏扑通的跪倒在地:“妈,我对不起你呀,我没有看好怡涵,她居然跑去跳湖了。”

啊,一家人都站了起来,乔怡涵的爹爹乔盛林连忙吆喝:“还楞着干嘛?赶紧打捞啊。往这边跑干什么呀?”

乔怡涵还有两个嫂子。一个叫孙如花。一个叫赵茜翠。两个嫂子是没有一个能看得起乔怡涵的,就在旁边冷言冷语:“一个丑八怪,死就死了呗,还值得什么大惊小怪的。”

乔怡涵的父亲乔盛林相当的气愤,一拍桌子:“说什么胡话呀,怎么说那也是我的闺女,也是一条命啊。”

乔盛林是个赌鬼,在家中威望并不高,儿子还可以,两个儿媳根本不理他。

大嫂不冷不热的说:“急什么呀?跳湖这么大时间,捞出来也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把她捞出来埋了就行。不过是二斗玉米的聘礼。”

大哥乔政右抽了孙如花一巴掌:“你说的是人话吗?”

孙如花一下子捂住自己的脸:“你打我?你敢打我?我跟你没有完。”

再一看,乔盛林,乔孙氏,以及两个儿子已经出了院门,跑步赶向月牙湖?没有人管他们。

“都去死吧,”孙如花十分生气。

赵茜翠拉了一把孙如花:“大嫂,不管他们,我们吃饭。”

乔盛林他们远远看到月牙湖边来了好多人,已经有人在湖里打捞,警察也来了,他们怎么知道的?

朱一鹏是一脸蒙逼啊,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打捞,有人报警呀?一种危机感涌上心头:要出事了。自己的父亲虽然是荣军,未必能扛过去,毕竟是一条人命啊。

湖里,有一个人高喊:“来人帮忙,我碰到尸体了,”

乔政左,乔政右闻声跳了下去,朱一鹏一看两个大舅哥跳下去了,自己也赶紧跳下去。

不一会,几个人就把乔怡涵的尸体抬上岸,

乔孙氏一下子就扑到了闺女的身上:“我好苦命的闺女啊,你怎么能丢下母亲呢?”然后伸手就抱起了她的头。一下子抹到脑后,感觉有一个大包,连忙就对乔盛林说:“警察,你赶紧来摸一下闺女的脑后勺,不会不是自己跳河死的吧?”

两个警察赶过来,一个拍照,一个检查身体。查到了那个疙瘩,向另一个·警察点点头:“确实是杀人抛尸。”

谭峰和齐桓从湖里捞出了小推车,麻袋,对警察说:“这是他们的作案工具。”

此刻的乔怡涵还在修炼之中,刚才湖底已经突破一层了,现在有可能突破二层。一般情况下就能自保了,没人知道她还活着。乔怡涵虽然没有睁眼,人们的议论还是听得见的,自己继续。

这个神功一共九层,如果突破五层,基本上就能心想事成了,而且可以治好自己的脸。

岭西村大队书记朱金水也来了,他是接到派出所通知赶来的,自己又通知岭东村的大队书记秦开胜。

秦开胜又通知大队会计杨同才,因为他的老婆就是朱一鹏的二姐朱一兰。乔怡涵和朱一鹏的亲事就是朱一兰做的媒。朱一兰还是大队妇联主任。

就在这时,朱一鹏的妈妈朱陈氏慌慌忙忙的跑过来了,她一直村口等候消息,一见警察进村了,就知道大事不好,就跑过来了。一边跑一边大声的喊着:“亲家,亲家,不要怪一鹏,乔怡涵是被我打死的,要抵罪我去抵罪吧。不要抓一鹏呀。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呀。”

朱陈氏一辈子生了五个孩子,四个都是女孩,所以格外宠朱一鹏。朱一鹏也就成了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小混混,有其母必有其子。

不打自招呀,这话乔盛林听到了,岭西大队朱书记也听到了,本来还想包庇一下朱一鹏,现在,一切都晚了,事都坏在女人的手里。

朱一鹏也气他的妈妈呀,干嘛自己说出来呀?刚刚赶到朱一兰连忙说:“妈,你瞎说什么呀”

乔孙氏哪里还能受得了呢?居然把她的闺女给打死了。冲上前就抓住了朱陈氏的头发,噼里啪啦的左一掌又一掌:“你这个恶毒的婆婆,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手呢。你给我抵命。”

朱一兰还想吼:“凭什么打人?打人是犯法的,”

乔盛林也火了,冲上去对准朱一兰就是一巴掌:“人都死了,怕你个球。”

“你,你,你敢打我?”朱一兰诧异的捂着脸,出嫁到岭东村十五年,从来没有人指过她一手指,今天,居然被一个小人物打了,那个气呀,真不打一处来。

“我已经打了,你能怎么着?”

朱一兰还想发脾气,朱金水连忙说:“一兰,冷静,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朱一兰这才闭上嘴

朱一鹏此时也慌了,赶紧就跪了下来求饶:“岳父大人,我该死,我该死,我看到怡涵断了气。就想把她扔到湖里,制造个自杀的假象。”

乔盛林一声怒吼:“给闺女磕头,把闺女磕活为止,”

母子二人赶紧跪行到尸体旁,不停地磕头······

朱一兰还在心中恨恨的想:今日之辱,一定加倍偿还。

“砰”的一声,乔怡涵突然吐出一口水,直接喷在朱陈氏的脸上还被冲个仰八叉,上帝之手突破二层了。

乔孙氏一下子扑了上去:“我的闺女啊,我的丫头啊,你又活过来啦。真是傻人有傻命啊。居然没有把你给淹死。”

乔怡涵又问了乔孙氏一句:“你是谁呀?”乔怡涵真的不认识呀?周围的人一个也不认识。自己是药业集团董事长,就算被救起来了,周围的人也应该认识呀?这是怎么回事呀?

“傻丫头,连妈都不认识呀。我是你的亲滴滴的妈妈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弃妇种田忙”,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