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萧萧望着自己身在寺庙后山中的环境,明白了了自己这会儿的处境。昨日是谢家老太爷的祭日,谢家老太太正带着大伯母小沈氏和自己母亲这两房的媳妇孩子,在这山上给老爷子超度亡灵。谢萧萧根据自己的记忆再回忆了书中的情节,谢青云这会儿所以是刚被继母小沈氏的儿子堵谢萧萧根据自己的记忆回想了书中的情节,谢青云这会儿应该是刚被继母小沈氏的儿子堵在后山揍了一顿!。...

谢萧萧看着自己身处寺庙后山中的环境,明白了自己这会儿的处境。今日是谢家老太爷的祭日,谢家老太太正带着大伯母小沈氏和自己母亲这两房的媳妇孩子,在这山上给老爷子超度。

谢萧萧根据自己的记忆回想了书中的情节,谢青云这会儿应该是刚被继母小沈氏的儿子堵在后山揍了一顿!

原身看见了到底不忍心,就过来问他有没有受伤,没想到却一下子摔倒在地,谢萧萧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顶替了原主。

现在既然抱大腿的机会就在眼前,谢萧萧自然见机就上。

她不顾他身上的脏污,上前抬手架着他站了起来,转脸问道:“能走吗?哥哥?”

谢青云眼神幽暗的看着突然转变态度的谢萧萧,并没有拒绝她的帮忙,说出口的话却满是防备:“不用叫我哥哥。”

他刚才发现了萧萧想拿砖块砸他,所以才出口喊了一声妹妹,让她不看僧面看佛面的放过了自己。

既然她不喜自己,他们还是划清关系才好。

谢萧萧还只当谢青云不清楚自己的身份,笑着解释着自己道:“我是二房的谢萧萧,平日里不怎么去你们大房,不过我知道你是我哥哥。”

谢青云垂着眉眼探究的看向一下子变得好心起来的萧萧,他眸色深沉,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深沉又冰冷,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萧萧的一颗心悄然发紧,感觉讨好他好难。

好在谢青云因为腿脚受伤地缘故,并没有拒绝她。

等到走出假山的时候,他抬手推开了谢萧萧,漠然说道:“你离我远一点。”

不然被谢家大房的人看见了,要怪罪她多管闲事了。而且自己背负着祸星的名头,老太太看见谁和他靠近,都是会迁怒的。看在她刚才大发善心帮扶了自己一把,他就不连累无辜了。

谢萧萧知道他的心中所想,自己父母一直以来也正是秉承着远离大房的想法,从来都不干涉他们的事情。

远离大房是谢萧萧的母亲早就对她耳提面命说过的话,她也的确一直以来都乖乖的听话,平日里便是看见谢青云被那对双生子欺负,也是绕道而行,从不插手多管闲事。

今日来帮助谢青云完全是头一遭。

谢萧萧看着面前淡漠疏离的谢青云,心中也是无奈,这书穿的也太草率了吧?

不说提醒她一下,让她看完故事的结局,告诉她男女主是谁。刚才她还差点搬石头砸在谢青云的身上,得罪谢青云这个日后位高权重的男配,这是想让她刚活来就去死吗?

她隐约记得书中的男主角是流落民间的皇子,世界那么大,芸芸众生那么多人。她这样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根本不可能找到。

况且男主一早就有了青梅竹马的女主,她去抱大腿,硬插一脚,是嫌死得不够快吗?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抱眼前这还在落难受苦的大腿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面前的谢青云也是挺有分量的一根配角大腿。

毕竟以后是跟着登上九五之尊的男主混的,高官厚禄不在话下。她如今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抱住了再说,谢青云的处境糟糕,倒不失为一个救他出水火,刷好感的好时机。

谢萧萧将他送回禅房,循着记忆往自己居住的禅房走去。

半道上远远的看到一个丫鬟急急忙忙的朝自己疾走了过来。她走到近前,气喘吁吁的问道:“小姐,你去哪里了?说去后山赏花,半天不见你回来,我都已经去后山找了两圈了。再找不到你,我就要去告诉夫人了。”

谢萧萧看着面前的丫鬟,脑海里翻滚出了关于她的记忆,开始适应自己是谢萧萧这个身份。

她暗叹一声告诉自己,从此后自己就是谢萧萧,只能是谢萧萧。

她神色泰然的说道:“秋月,我不是让你抄佛经的吗?你怎么跑出来找我了?”

秋月红着眼眶委屈的说:“死了那么多年的人,哪有小姐重要?小姐要是有个好歹,我才要没命活了。”

谢萧萧和丫鬟一起往自己的禅房走,声音低缓的说道:“给祖父抄佛经可比伺候活人有用多了,还有多少没抄?我们回去赶紧一起抄完。”

家中的老太君就是这样一个怪人,你再辛苦的伺候她,她都能吹毛求疵的挑出错处来。

唯有给祖父抄佛经,还能得她青睐一二,勉强从大房那里分得一份恩宠。

祖母一把抓的管着中馈,拿着家中田铺、店铺的进项对大房的大伯父和谢青松那颗福星明里暗里的偏心贴补,还有老太太的那些私房,也都一件一件被大房哄了去。只有她和弟弟偶尔能得到一点老太太的眷顾,赏点玩意儿给他们姐弟。

她们二房幸亏父亲有俸禄,母亲也有嫁妆铺子,不然真的要寒酸的过活了。

二房也就谢萧萧和弟弟谢青瑞能得祖母一点宠爱,被厚待些,时常将送去大伯那边的首饰、料子匀一些给他们姐弟。

大伯母靠着丈夫和儿子两棵大树,好东西自然不会少。至于谢萧萧的母亲,却想也不要想从祖母那里沾得分毫东西。

祖母倒还不时的惦记母亲手上的东西,要拿去往大房送,实在是心偏的没边了。

还好谢萧萧的父亲谢志高知道护着母亲-吴氏,看不得母亲受委屈,也想过分家。

可是祖母最是了解在京城身为当官的亲眷是多么风光得势,所以就冲着谢志高那户部侍郎的官衔,便是断断不肯让他们兄弟分家的。

谢志高也不好和他母亲争执,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在家中大房和二房的东西院子中间砌了一堵墙。

从此只有每月初一,谢萧萧和母亲早上过去请安,然后两房聚在一起吃个饭。

其他时候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这些年。

谢萧萧坐在桌案前抄写佛经时,看秋月满脸厌倦的模样,也没再让她陪着自己一起抄写了。

她手下笔墨不停,头也不抬的吩咐道:“你去找寺中的僧人要一些消肿化瘀的药膏,再拿一份斋饭回来。”

秋月以为是她受伤了,不禁喋喋追问道:“小姐,你哪里受伤了?严重不严重?要不我直接遣人下山找个大夫来?”

谢萧萧满心无奈的笑道:“你别慌,我没受伤,这药是要给大哥送去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女配苟富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