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今天可以放过我吗?

简葵太失落了。饭确实是由媳妇子送去的,却有两个健壮的家丁押送,站在门口开了锁,那媳妇子把食盒往门内地上一放,收了早晨的食盒,压根儿就也没进去一步。那两个家丁又把门关上严严实实的锁了,便一同离开了。的确,趁送饭溜掉是不可能会了。她又也没灰心,坐到桌前准看来,趁送饭溜走是不可能了。她又没有气馁,坐到桌前准备吃饭。看着茵茵瘦弱的手腕,她眼前一亮。目前,她最应该做的应该是收买茵茵啊!。...

简葵太失望了。饭确实是由婆子送来的,却是有两个强壮的家丁护送,站在门口开了锁,那婆子把食盒往门内地上一放,收了早上的食盒,压根就没有进来一步。那两个家丁又把门严严实实的锁了,便一起离去了。

看来,趁送饭溜走是不可能了。她又没有气馁,坐到桌前准备吃饭。看着茵茵瘦弱的手腕,她眼前一亮。目前,她最应该做的应该是收买茵茵啊!

“茵茵,现在我在这也没有指望,你跟着我着实委屈你了。”她谄媚的开口朝茵茵笑道。

茵茵受宠若惊,吓了一跳,说:“姑娘不可这样说,奴婢能伺候您是奴婢的福气。”

她不由分说,一把拉过茵茵的手,动情的说:“好茵茵,我们如今相依为命,就别说奴婢不奴婢的了。我只当你自己的妹妹一样,你快坐下一起吃饭。”

茵茵万分不敢,百般推脱。简葵哪里容得她推脱,硬是拉她坐下,又递给她饭碗,又给她夹菜,把茵茵吓得快哭出来了。

简葵试图摆出最有亲和力的笑,像是抚慰自己宠物店那些受惊的流浪猫一般,温柔安抚了良久,茵茵终于放下了戒备和身份的认知,和简葵一起吃起了饭。

饭菜依然是非常简陋的,几片青菜叶子,两碗米饭。上面仿佛写着俩大字“敷衍”。后面仿佛还有小字:“饿不死就行。”

简葵心里叹气,却面上不露,和茵茵边吃边聊。吃过又帮着她收拾碗筷,茵茵强把她按到榻上,她才罢休。

接下来一连三日都是如此,虽然饭菜简薄,衣服寒酸,更兼无人问津,但两人同吃同住,在简葵的开朗热情影响下,茵茵逐渐放开了,竟培养出一些难友的真情。

简葵也从茵茵嘴里断断续续打探出来一些,知道自己如今所处的是一个叫大齐的朝代,颇有些战乱。这个“大户人家”竟是一座山寨,没错,就是山贼的那种山寨。自己的老爹不知道做了什么事,差点害得山寨都被夷为平地,那山寨的主子爷对自己一家恨不得吃肉寝皮,于是便掳了自己过来关在这,引那便宜老爹上门。

“若是我那老爹一直不来,那土匪头子会把我怎么样?”简葵问。

茵茵吓得连忙去捂她的嘴,嘴里说着阿弥陀佛,又道:“我的姑娘,你怎么说话也没有个忌讳!主子爷最忌讳的就是那两个字,听到了怕不会把你活剥了!”

简葵一听,一缩脖子,压低声音问:“我是人质,他不会怎么样我的……吧?万一我死了,他就抓不到我那爹爹了。”

茵茵摇头说:“姑娘,我说了你别难过,我们爷才不介意这个,即便没有你在,他要抓到范老爷也容易得很……”

简葵哀叹一声。她可是看过电视电影的,那些土匪杀人不眨眼,自己这利用价值又不是很大。虽然美,但是没有长在那土匪头子的审美点上,怕难自保了。得空还是要逃!

傍晚,她又在院子里如困兽一般踱步。看着院子西面高高的围墙,她灵机一动,忙回屋去搬来凳子放到墙下,想爬到凳子上往外看。不想围墙太高,而她身高着实不够,只好叫来茵茵帮她搬桌子。

面对茵茵惊诧的眼神,她干笑道:“我在这院子里实在是憋闷的难受,既然出不去,我爬到墙上看看总行吧?”

“姑娘,万万不可,这墙那么高,万一摔下来怎么办?”茵茵苦口婆心的劝道。心理暗暗吐槽道:这范姑娘怎么说也是个大家闺秀,怎么这样粗野?

“我小时候经常这样爬墙头爬树,没事的!”简葵说完,看着茵茵震惊的眼神,又忙说:“好茵茵,我又逃不出去,就这样看看也不行吗?”

茵茵无奈,只好和她一起把笨重的桌子搬了出来,又把凳子放上去。安置好以后,她利索的爬上去,果然能看到外面了!

日薄西山,天已经渐渐的黑了,外面的情景看不清楚,她只隐约看见屋后是一片很大的水汪汪的湖面。再远就看不到了。她不由得一阵遗憾,早知道白天就爬上来看看了,少不得只能等明天白天再来观察一番。

怀着心事,她晚上睡觉的时候辗转反侧,一直在谋划着。目测这个湖很大,怕是不完全在这山寨内。想来,湖的对岸应该没有人手巡视,那便有了逃跑的机会。自己可是从小就会游泳的。他们断断想不到自己这种娇滴滴的小姐会游泳吧?想着自己马上就可以逃出生天了,她兴奋得难以入眠。

第二天天一亮,她便又爬到墙头上向外看去。那湖果然极大,因为天刚亮,湖上还有一层薄雾,看不真切。她只好耐下性子,等太阳上来,又爬上去看。

茵茵被她一早上几次爬上爬下的举动吓得半死,劝道:“姑娘快些下来吧,这爬上爬下的万一摔了可如何是好?”

简葵双手按在墙头上,努力的伸着脖子向外看去,试图看到湖的对岸。果然这湖极大,看不到边。她想,这怕是有一公里?两公里?

她想着自己游泳的距离,最长一次游过四千米。这湖再大,也不会直径四千米吧!正想着,忽然听见院门锁响,她正沉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听一道冷冽的男声断喝:“你在做什么?!”

她一回头,便看到毕生难忘的那张脸。正是那晚不由分说占有自己的男人。此刻他的脸色阴沉得吓人,脸上的伤疤更是狰狞可怖,浑身充满压迫力的气场昭示了他确实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子。她不由得腿软,一时没有保持好平衡,啊的一声尖叫,便摔了下来。

幸好茵茵正跪在下面瑟瑟发抖,看她跌下来,下意识向前一扑,两人便倒到一处。她的后背撞到了桌沿,仿佛脊椎骨断了一般钻心的疼,眼泪都出来了。

来不及给她反应的机会,周磐已经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你想逃走?”

简葵勉强爬坐起来,强忍眼泪,揉着后背抬起头来看向他。

周磐内心猛的一震。她那双如黑葡萄版晶莹的双眼如今含满了泪水,如同浸泡在寒泉里的黑玛瑙。几日不见,那原本丰润的脸颊竟瘦削了不少,显出一个小小的尖下巴的轮廓。一张小小的脸,显得那么无辜,那么惹人怜爱,他心里一阵翻腾。

昨夜他才从京里赶回来,今天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走到了这偏僻的后院来,安慰自己是来看看人质还活着没有,竟一开门就看到她爬在墙头上,难道是不自量力的想要翻墙逃走?

看她摔下来,他本想上前接住,但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这是范氏,一个人质而已,一个想要逃走的人质,摔死就摔死了,即便不摔死,也得让人活活打死。

可是如今看着她那双乌黑的泪眼,要说出口的话竟平白转了个圈,道:“来人,把这个没用的丫头拖下去打二十棍子,嘱咐张福一声,换个得用的人来伺候范氏。”

茵茵一听,哇的一声哭起来,磕头如捣蒜道:“主子爷饶了奴婢,求主子爷饶了奴婢吧!”

两个家丁赶上来,一边一个架住茵茵就要拖走,简葵忽然反应过来,扑上去一把抱住茵茵,哭着说:“你们放开她,她是受我胁迫的!”

说完回头看着周磐,眼泪簌簌落下,说:“求求你,放了她,要打就打我好了,她只是个丫头,都是,都是我的主意……”

周磐忙移开了视线,不看她,冷冷的道:“我山寨的下人,竟敢帮着人质逃跑,等同背叛。还不快拖下去!”

简葵顾不得背上疼痛,膝行几步过来,一把抱住周磐的大腿,哭道:“不要,不要打她,我没有要逃,我只是在这院子里憋闷,想看看外面……”

周磐感受到那异常的丰满柔软在腿上摩擦,顿时身体紧绷,低头看向她那梨花带泪的洁白面庞。简葵一看他有松动的意思,忙又说:“我一个弱女子,怎么逃得出去,我并不是想逃走,只是看一眼……只看一眼……”越说越卑微,可怜兮兮,说到后面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垂泪而已。

周磐只好一挥手,说:“罢了,放开她,你们退下吧。”茵茵一时得了自由,吓得跪在地上抖成个筛子。周磐又皱眉说:“你也下去。”一时之间院子里的人呼啦啦走了个干净,家丁竟还体贴的关上了院门。

此刻院中只剩二人,简葵见危机初步解除,连忙放开了周磐的腿,向后退了退,不想又触及了后背伤处,疼得吸气。

“当真不是要逃?”周磐尽力去忽视她的细微动作,冷声问道。

简葵乖巧如小狗般疯狂点头,脸上的泪珠纷纷掉落下来。

周磐忽然伸出手,简葵以为他要揍自己,吓得双手连忙抱住头往后躲去。周磐一愣,她竟这样怕自己?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一把抱起她,往房内走去。

简葵心里掠过一万头草泥马,这个男人不会又要强来吧?经过前面的交锋,她发现这人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十恶不赦,残忍无情,甚至还能讲点道理?若是他真的吃软不吃硬,那不是有了拿捏他的办法了么?于是她渐渐的上来了一点勇气,等他把她放到榻上以后,她怯生生的说:“我……我后背好疼,今天可以放过我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冷面夫君的小哭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