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葵在迷迷糊糊中,只会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脖颈上蹭来蹭去,微温湿潮,带着重重的呼吸。第一反应时是自己打工挣钱的宠物店里被收养的流浪狗小福,负压得自己喘但是气。她嘟哝道:“小福,别闹,快跑开啦。”说着用手去推它。一推之下它竟纹丝不动,手感像是也不对……她咕哝道:“小福,别闹,快走开啦。”说着用手去推它。一推之下它竟纹丝不动,手感好像也不对……?她不由得一惊,忙睁开了千斤重的眼皮。。...

简葵在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脖颈上蹭来蹭去,温热潮湿,带着重重的呼吸。第一反应是自己打工的宠物店里收养的流浪狗小福,正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她咕哝道:“小福,别闹,快走开啦。”说着用手去推它。一推之下它竟纹丝不动,手感好像也不对……?她不由得一惊,忙睁开了千斤重的眼皮。

这一看之下,简直是惊得眼皮直跳,差点又昏厥过去。应该是夜间,周围一片昏暗,看不清陈设。不远处的烛台上有一豆烛火,闪烁不定的照亮了周围。眼前有一张放大的男人的脸,此刻正眼神迷离的俯视着自己。兼有着浓烈的酒气,显然是醉了。这人直鼻星眸,一双浓眉紧皱着,右脸上却有一道伤疤,看着颇有点狰狞,却更添刚毅。

不不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男人好像没有穿衣服?她目光下移,自己好像也没有穿衣服?俩人就这样紧紧的贴在一起。

简葵刚刚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虽然这方面没有经验,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她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不由得一声尖叫,去推那男人,可是他仿佛一座山一样,丝毫无法撼动。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她一下子慌了神,吓得眼泪涌了出来,结结巴巴的问。

男人似乎清醒了一点,一时之间有点迷茫,把她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目光骤然冷冽,沙哑着嗓子问:“小福是谁?”

小福是谁?我还要问你是谁呢!她趁着这个空档,迅速的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一切。

她自小喜欢小动物,因此毕业后一直在宠物店上班。今天早上出门,正好过马路时看到一辆汽车正失控的冲向一只怀孕的流浪狗。狗子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喇叭声吓住了,紧紧的夹着尾巴,愣在路中间动弹不得。

她一时头脑短路,顾不得想那么多,就扑上前去想把狗子推开,随后只感受到一个大力撞向自己,自己仿佛变得非常轻盈。那一瞬间并不疼,她仿佛变得非常轻盈,只看到天空,斑马线上的人群,一切都是静止的画面,然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那么此刻,她是死了还是活着?

看她不答,那男人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向自己,恶狠狠的问:“说!小福是谁!”

简葵吃痛,本来在默默流泪的,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含含糊糊的说:“你到底是谁啊?我是不是死了?为什么我死了你还欺负我!”

一听到她哭,男人的动作一顿,松开了手,说:“想死?如今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说完,竟低头朝她的脖子粗暴的吻了下去。

简葵奋力反抗躲闪,长指甲狠狠的抓在他的颈后,可是这一切却如蚍蜉撼大树般,这就是女子和男子体力上的悬殊吧。这也许是在做梦吧?这个梦好真实,连他的体温和喷在自己脖子肩膀上的滚热呼吸都那么的引人遐思……

简葵感到一阵窒息,头脑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只是大颗大颗的掉眼泪。这是噩梦吧,一定是噩梦,醒来就好了,她闭上眼,忍受着这一切……

等她再次醒来,窗外已是天光大亮,照得室内浸在温暖的光晕里。她连忙回头四顾,此刻屋内只有她一个人。她连忙又细细的打量着周围,房间非常阔朗,屋子里简约大气的中式陈设让她一时之间梦回古代。此刻的床上悬着秋香色的床帐,用银钩拢在两侧,床的对面设着一个梳妆台,上面空无一物,只立着一面水光光亮晶晶的铜镜。再往外看,一架绘制着山水的屏风挡住了视线。这些家具虽然没有十分雕花镂空,却端庄大气,肯定不是家具城能看到的款式!

她一惊之下就要起身,只觉得浑身酸痛,如同跑了马拉松一般。床上被褥凌乱,她忽然想起昨夜的一切,忙掀开被子往下看去。

看到被子内的情景,她差点又昏过去。果然,昨夜不是做梦,来不及哀叹,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忙又向被子内望去。

不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皮肤白嫩细滑了?虽然布满了“草莓”印痕,但是难掩它本来如瓷般的质感。胸部也高耸丰满,完全不是之前的小豆包……她忽的掀开被子坐起来,细细的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果然,这一切她都那么陌生。她好像胖了不少,身上肉乎乎的。

一阵头脑发懵,她随手披了被单下了床。像要面对什么宣判似的,缓缓的,郑重的走向镜子,随即,果然在镜子里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一张带着婴儿肥的白嫩可爱小脸,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还有一张粉嫩的小嘴。下面的身材是丰腴莹润的,和脸颊匹配,带着嫩嫩的婴儿肥的感觉。柔软白腻,如同希腊神话里神女一般。这不是她!她一惊,手里的被单滑落在地,她看着镜子中那副丰腴雪白的身体,心顿时凉了半截。

她这是……穿越了?

而且,还有比她惨的么,刚刚醒来就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夺去了身子?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昏过去了?

她一阵头皮发麻。正待转身捡起被单,忽听一声门响。是那男人来了!她猝不及防的惊叫一声,拿起被单盖住身体,蹲在地上。

半晌没有动静,她轻轻的掀起一角朝外看,面前有一双鞋,是一双蓝色的布鞋,脚不大,看样子是女人的脚。她缓缓向上看,是一个穿着靛蓝色撒腿裤,藕荷色短上衣的少女,头上梳着双丫髻,正惊愕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她缓缓的站起来,用被单牢牢的裹住自己,警觉的问。

“奴婢茵茵,是主子爷派来伺候姑娘的,奴婢见过姑娘。”她低低一福,害羞的答道。

“茵茵?主子爷是谁,这是哪里?”她忙问。

茵茵低下头,畏惧的说:“时候不早了,奴婢已经打好了热水,这就伺候姑娘沐浴梳洗。”说完就上前扶她往外走去。

简葵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跟着她绕过屏风,只见外面是这卧室的正堂了,对门一张卧榻,上面也是空无一物。卧房对面也是屏风和重重的帷幔,走进去一阵温暖的热气,原来里面有个巨大的浴桶,已经注满了热水,还洒了一些花瓣在上面。

简葵满腹心事,任由这茵茵带着走过来,松开了被单。她是个现代人,如今当务之急不是寻死觅活,而是要弄清楚当前的处境。于是就问:“茵茵,我考考你,你既然来伺候我,可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茵茵低头不敢看她,喏喏的说:“奴婢只知姑娘是范家的小姐,不知姑娘名讳。”

“那你可知我今年多大了?”

“听说姑娘今年刚满十八。”茵茵又低头回答。

“那我怎么来的这里?”简葵想,看样子不像是嫁过来的,大概率是被买来的?

可是谈到这个,茵茵立刻变成一个锯了嘴的葫芦,什么也不肯再说了。她也无法,只好再想办法。

茵茵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未经人事,看到她满身的红痕,如今光景,早把她臊得面红耳赤,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了。简葵低头一看,立刻明白了她的窘迫,自己也分外尴尬,挥手说:“你先出去,我自己洗就好了。”

茵茵点头出去,她自己浸入热水,顿时浑身一阵舒坦。她穿越的地方看来也算大户人家,有热水澡洗,有下人伺候。只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为何在此呢?

一边沉思,一边慢条斯理的洗着澡。正洗着,只听一阵脚步声响,她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见两个仆妇打扮的老婆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穿着靛青粗布上衣的端着茶盘,上面一碗黑乎乎的药汤。另一个穿着褐色的婆子则毫无忌讳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儿,又转身出去了。

简葵一阵羞恼,饶是个现代人,脱光了洗澡时被人这样上下打量,也有几分尴尬,忙转移视线看着端茶盘的婆子。只见这婆子板着脸道:“姑娘昨夜辛苦,这是爷的赏赐,务必喝了罢。”

听得昨夜辛苦四个字,简葵一头黑线。哪里辛苦,她根本就昏过去了,人事不知好吗?不过任她再奔放,也不可能说出来,就问:“这是什么?”

老婆子说:“横竖是好东西,姑娘用了,老婆子好去交差。”

“你不说清是什么东西,我不喝。”简葵可不想刚刚穿过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人活活毒死。

这婆子一声冷笑,说:“既姑娘非要问,老婆子竟也顾不上给姑娘留脸面了。姑娘虽然如今是爷的人了,却没本事讨得爷的欢心。这碗避子汤便是爷的意思了,姑娘如今还是乖乖喝下是正理。”

另一个褐衣婆子也过来,带着几分惋惜说:“虽你很有几分颜色,不得主子爷喜欢也是白搭。唉,也罢,你快喝下这药,我二人等着回话。”

简葵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来得及消化她们话里的深意,只听这碗竟是避孕药,就连忙端起来喝了个精光。自己刚刚到此,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若是再有个娃,岂不是更惨?

两个婆子看她如此干脆,诧异的对视一眼,便收了碗盘出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冷面夫君的小哭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