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二少,幸会!”叶景闻站在最前面,伸出手手。江修屿也还礼,挥手示意陆巡回来。从头到尾搬着箱子走在江修屿身后的陆巡:觉得自己像个门童。江家和陆家都是京都首屈一指的豪门,陆巡而已在江修屿身边透明的了些,可要不然单独的拎回去,是能被众星捧月的。这不立马就江修屿也回礼,示意陆巡过来。。...

“江二少,幸会!”

叶景闻站在最前面,伸出手。

江修屿也回礼,示意陆巡过来。

从头到尾搬着箱子走在江修屿身后的陆巡:感觉自己像个门童。

江家和陆家都是京都首屈一指的豪门,陆巡只是在江修屿身边透明了些,可要是单独拎出去,也是能被众星捧月的。

这不立刻就有看眼色的小辈来接陆巡手里的重物,却被陆巡一下闪开,“别!这东西二爷宝贝着呢!”

这可是江修屿给那暴力小姑娘带的,他哪敢离手。

正当众人纷纷各怀心思,想着怎么巴结这二位爷的时候,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尖叫。

叶景闻眉头微皱,是叶景瑜的声音!

“景瑜!”

二话不说,叶景闻跑上楼,孙湘湘也是一愣,作为叶景瑜最好的朋友,她也理应跟过去。

此刻邹云静和叶锋在主厅招待同辈人,旁厅里都是年轻人,好奇心重,不一会,人群一部分就转移到了二楼。

闺房里,叶景瑜无助地抹着眼泪,伏在叶景闻肩上哭泣,而叶景闻虽然好生安慰着,脸色却也并不好看。

阮阳跟在最后面,从闲言碎语间拼凑出发生了什么——叶景瑜那件SL的限定礼服,丢了。

“景瑜,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把礼服放在其他地方了呀?”

孙湘湘拍着叶景瑜的后背,出言安慰,却怎么都驱散不了心里那股幸灾乐祸。

叶景瑜哭着摇头,泪悬在眼角,楚楚可怜,“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就是放在了桌子上。”

言外之意,是有人动了。

或者说……有人偷了她的礼服。

听明白叶景瑜的话外之意后,现场一片寂静。

忽然,叶景瑜往前走了几步,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又带了几分哽咽后的温软,“姐姐,你……有见过哥哥送我的礼服吗?”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眼光都齐刷刷地集中在后面阮阳的身上。

叶景瑜不会不知道她在这个时候喊出一个人的名字意味着什么,可她偏偏这样做了,就说明阮阳有很大嫌疑。

在场的多多少少都服叶景瑜的设计天赋,可阮阳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个陌生人,顶多算个茶余饭后的闲谈对象,该向着谁,似乎是毫无疑问的,甚至当场就已经传起了窃窃私语。

“不会吧,这乡下人不会这么没见过世面吧,连自己妹妹的东西都要偷?”

“就是因为是乡下人,这种小偷小摸估计不是第一次了。”

叶景瑜听在眼里,一副很受伤的样子看着阮阳,“姐姐,难道真的是因为哥哥给我买的是限定,给你买的只是普通礼裙,你就偷走了我的衣服吗?”

仿佛这不是她自己的想法,而是被其他人提醒来的一般。

江修屿靠在墙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垂着头,眸光却慢慢凛冽,刺破雾气,集中在人群后面的女孩身上。

女孩仿佛事不关己,双手懒散地环在胸前,裙摆迎风波动,过肩的乌发软软搭在锁骨上,周身的气息有些偏冷。

江修屿看着看着,嘴角就扬起一抹笑意。

小姑娘,莫名的有趣。

“我没有。”

阮阳定定地看向叶景瑜,语气混不在意,“也不稀罕。”

不稀罕?!

一片哗然!

那可是SL的限定礼服!

有钱买不到的那种!

现在她这乡下人在这大言不惭的说不稀罕?谁信啊!

叶景闻还是存了几分理智,“景瑜,或许不是阮阳妹妹,你想多了。”

“少爷!”

场面一度僵持之时,一名佣人打扮的妇女走了过来,手里抱着什么。

“张嫂?”叶景闻捏捏眉头,以为又出事了,“现在这边忙,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不是啊少爷!”张嫂赶紧把手中东西亮出来,“我找到小姐的礼裙了!”

众人看过去,赫然就是SL特制的礼盒。

“什么?!”

叶景瑜也惊讶地看过来,“张嫂,你在哪找到的?”

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刚刚她还在怀疑是阮阳偷了,现在张嫂就找了出来,这不是打她的脸?

张嫂顿了顿,忽然转过身,对着阮阳努努嘴,“就是在阮阳小姐的房间里找到的。”

叶景瑜听到这句话后,心跳才慢慢平息下来。

还好,果然是阮阳偷的,不然她就要在江二少面前丢人了。

只是在场的其他人,就不是什么庆幸的心情了,更多的是看热闹。

“刚刚还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没偷,现在就被挖出证据来,丢不丢人啊?”

“就是,要是我啊,早就挖条地缝跳进去了,还有脸待在这?”

叶景瑜此刻看张嫂的眼神充满了欣慰,“张嫂,辛苦你了。”

随后又昂头看向阮阳,“姐姐,你嫉妒哥哥只给我一个人买限定,这我可以理解。”

“可是你也要知道,我跟哥哥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不是你这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话语间,尽是高高在上。

仿佛训话的公主。

叶景瑜拿出了设计大赛领奖的气势,就是要让江修屿看到她,看到自己是这个人群里最亮眼的。

偷偷观望一眼,心里却“咯噔”一声。

江修屿的目光并不在她身上……

叶景瑜顺着看过去,有点站不稳——江修屿竟然在看阮阳?!

凭什么?!

阮阳她不过是个小偷!是个想要抢走自己一切的盗贼!

“随便。”

清冷短促的两个字打断了叶景瑜的故作清高,阮阳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甩下了爆炸性的一句话——

“我房间有监控,想看的可以过来。”

监控?!

张嫂眉头猛地一跳,她怎么没看到阮阳房间里有监控?!

至于其他人,虽然不喜欢阮阳,可是……天大地大,吃瓜最大,最终还是一股脑地跟了过去。

眼见着阮阳坐的肆意,直接打开了电脑,孙湘湘环视四周,语气中便带了一丝质疑,“你说你房间有监控,怎么连个摄像头都没有?”

阮阳没理她。

其他人也没理她。

一片该死的寂静和尴尬。

直到一声轻笑打破了僵局,男人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慵懒散漫,“小姑娘电脑不错,针孔摄像头无死角环绕。”

声音落下,一股清冽的乌木香萦绕在阮阳头顶上,由远及近。

阮阳若有所感,一抬头,就撞入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暗如寂夜,却又灿若星河。

那张带着强烈冲击力的脸慢慢靠近,她甚至能看到他的睫毛,翩跹撒下阴影。

心脏,停了一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少的小祖宗战斗力爆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