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苑。夜色浓厚,江修屿靠在落地窗前,白色的灯光打在脸上,挟裹着丝丝凉凉的冷意。他十指相汇托住下巴,非常流畅锋利无比的下颌线勾画出出完美的的弧度,一双桃花眼含情又疏冷,此刻深陷思索,多了几分清心寡欲感。陆巡端着咖啡走回来,望着这张避无可避吹毛求疵的妖孽脸,突然间就明白了夜色浓郁,江修屿靠在落地窗前,白色的灯光打在脸上,裹挟着丝丝凉凉的冷意。他十指交汇托住下巴,流畅锋利的下颌线勾勒出完美的弧度,一双桃花眼含情又疏冷,此刻陷入深思,多了几分禁欲感。。...

江苑。

夜色浓郁,江修屿靠在落地窗前,白色的灯光打在脸上,裹挟着丝丝凉凉的冷意。他十指交汇托住下巴,流畅锋利的下颌线勾勒出完美的弧度,一双桃花眼含情又疏冷,此刻陷入深思,多了几分禁欲感。

陆巡端着咖啡走过来,看着这张无可挑剔的妖孽脸,忽然就明白了为何京都那么多名媛都放下身段追到研究室了。

视线落在开着的电脑屏上,陆巡讶异,“你还在申请任务?”

闻言,江修屿动了动放在鼠标上的手指,关掉网页。

“不会有人接的。”

陆巡一愣,“其他组织呢?”

业内风评最好的楚门是拒了,可黑客这么多,总也不能摁着一个楚门不是。

江修屿淡淡地看了陆巡一眼,双手枕在脑后,悠哉悠哉地闭上了眼睛,“楚门拒绝任务的,是楚歌。”

陆巡一愣,见鬼一般地看了过来。

楚歌!

楚歌这个名字在黑客界如雷贯耳的程度,完全不亚于他身边这位二爷在京都的水平。

楚门神秘,无从探查,里面有多少人,都涉及什么行业,这都没有人能查的出来,原因只有一个——第一黑客楚歌,楚门的镇山石。

有这位第一黑客在,不仅没有人有胆量探查楚门的深浅,相反,不少通过考核进入楚门的人,都是楚歌的粉丝,奔着自己本家去的。

所以连楚歌都拒绝的任务,怎么会有人敢接。

陆巡烦躁地挠挠头发,一个普通的小任务,怎么就偏偏触了楚歌的霉头呢!忽然想到什么,陆巡又来了劲,“哎,二爷,你说楚歌这么厉害,国际黑榜上不得给她留个位置?”

国际黑榜上挂的都是些天才,是那些国际组织得不到就要毁掉的人。

说着,陆巡抢过电脑,他之前见江修屿进过国际黑榜。这对于几乎每个行业都有所涉猎的江二爷来说,丝毫不值得惊讶。

“卧槽!”

陆巡身子僵直,一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瞪大,“第二!”

兴奋地将电脑推到江修屿面前,陆巡语气激动,“咱华国也有让国际黑榜挂在第二的人?!”

国际组织向来自恃清高,所以陆巡觉得惊讶,“就是不知道这个排第一的NINE是何方神圣。”

江修屿不在意地扫了一眼,合上电脑。

“别……二爷!我还没看完呢!”

***

几天后,叶家热闹非凡。

算得上默认的北城首富,叶家的场是整个豪门圈子都要来捧的,再加上叶景瑜自身的名气加持,今天的宴会几乎涵盖了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

叶景瑜也仔细打扮一番,SL的那件限定礼服是她中场要特意换的,所以现在身上的是另一件礼裙,虽然没有SL的分量,却也是奢华无比。

“景瑜!”

门外传来娇俏的女声,叶景瑜看过去,笑着挥手,“湘湘!”

孙湘湘提着礼裙裙摆一路小跑过来,激动地牵起叶景瑜的双手,“听说这次江二爷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来的!这是真的吗?”

那可是江二爷啊,京都女人的梦中情人,对于她们北城姑娘来说,则是远在天边的神祇!

可是现在叶景瑜竟然牵上了江二爷这条线,关键是,作为叶景瑜最好的闺蜜,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孙湘湘笑得羡慕极了,极力掩盖住眼底的那一抹嫉妒。

只见叶景瑜一只手将碎发绕到耳后,脸颊明显有些微红,她稍稍低头,语气有些娇羞,“江二少并没有说是为我而来,他只是礼貌地答应了我的请求而已。”

闻言,孙湘湘脸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

叶景瑜这番话说的谦虚谨慎,可实际上字字都在炫耀江二少特意回复并答应了她的邀请,这在旁人看来,不是别有用心是什么?

毕竟大家都知道,就在前一天,江二爷还拒绝了叶景闻的邀请。

不过谁让叶景瑜有本事,同样是高中生,人家就能在设计界小有名气,还是一中公认的学霸,还能跟她翻脸不成。

想到这,孙湘湘的笑更热切了些,“你看看你,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优秀多漂亮!能被江二爷看上,可是再正常不过了!”

“哪有……”叶景瑜脸更红了些,眼底的满意之色却几乎要溢出,“你别胡说啦。”

“对了景瑜。”孙湘湘挽着叶景瑜的手往里走,忽然想起什么,“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呀,大家都可想你了!”

叶景瑜在北城一中读高三,之前是因为要专心准备设计大赛才请了长假。不过以叶景瑜的成绩,再加上叶家请的私人家教,丝毫不用担心跟不上进度的问题。

不过终究还是要回去准备高考的。

叶景瑜陪孙湘湘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再过几天吧……”

二人各怀心事,场中推杯换盏。

阮阳就坐在角落里,穿了叶景闻送的礼服,一字肩的搭配将她清晰可见的锁骨显得更为勾人,腰间收紧,不堪一握,裙子很短,露出一双又长又细的腿,此刻这双腿正不羁地交叠着,散漫挠人。

孙湘湘向这边扬扬下巴,“这就是你那个乡下来的姐姐?”语气中带了几分酸意,“倒是生了个好样貌。”

叶景瑜看到阮阳那张就算不化妆都无可挑剔的脸,再摸摸自己脸上昂贵的化妆品,心里一阵酸涩。

“嗯”了一声,叶景瑜兴致不高的站起来,“我该去换上SL的礼服了。”

说完,便一人上了楼。

而此刻,场中忽然掀起一阵轰动。

孙湘湘立刻站起来,心跳的厉害。

今天的宴会虽然是叶家的主场,可真正是为谁办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所以能引起这种轰动的,除了他,孙湘湘想不到第二个人——江家二爷,江修屿。

果然,伴随着一阵阵娇羞的欢呼声,自动排成两列的人群里撞进来一抹绝色。

丝质衬衫剪裁得当,颈间开着两颗扣子,西服外套懒散的搭在手臂上,他脸上挂着浅笑,却不达眼底,分明隔着一层疏离。

可就算是这样,那张脸也不愧是上天最满意的工艺品。

一双桃花眼看上去总是含着若有似无的情意,嘴角噙着的那抹笑,又冷又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少的小祖宗战斗力爆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