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景闻明白叶景瑜发出邀请到了江修屿后,就放下自己手头上的一切业务往北城赶,从京都到北城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迅速便到了家。“哥!”望着推门而进的叶景闻,叶景瑜达到抑制忍不住内心的期待。叶景闻二十三岁,刚从京大金融系本科毕业,就了在京都就了自己的创业,比“哥!”。...

叶景闻知道叶景瑜邀请到了江修屿之后,就放下手头上的一切业务往北城赶,从京都到北城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很快便到了家。

“哥!”

看着推门而入的叶景闻,叶景瑜抑制不住内心的期待。

叶景闻二十二岁,刚刚从京大金融系毕业,就已经在京都开始了自己的创业,比起叶锋来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刻虽有些风尘仆仆,可仍然掩盖不住周身锋锐干练的气质。

“景闻回来了!”邹云静也等候多时,一边接过叶景闻手中行李,一边吩咐道,“张嫂,快告诉大家,少爷回来了,可以上菜了!”

“景瑜,阿姨。”

叶景闻笑着揉了揉叶景瑜的头,又礼貌问候邹云静。

却在这时,大门再次大开。

一个身穿黑色衬衣的女生走了进来,或许是嫌热,女孩衬衣袖子挽起一半,更显得肤白胜雪。

叶景闻的目光即刻便被吸引了过去,他是知道邹云静另一个女儿的存在的,听说是个刺头。

可没想到,容貌竟然如此出挑。

这张脸,放在京都也是不遑多让的。

本来其乐融融的气氛,因为阮阳的出现变得尴尬起来,叶景瑜还没来得及跟哥哥好好说说话,就看着叶景闻被阮阳那张脸给吸引了过去,暗暗攥紧了拳头。

叶景闻刚要同阮阳打招呼,手就被叶景瑜一拽,“哥哥,你不是说给我带了SL的新品嘛,我好期待呀!”

“就知道你喜欢。”叶景闻在叶景瑜的拉扯下,就没能顾得上阮阳,手里递过来一个精致的包装盒,散发着若有似无的香氛气味,令人整颗心都静了下来。

“景瑜,快拆开看看!”邹云静也忍不住地凑过来,这可是SL的限定品,她都没有买到过!

叶景瑜脸颊微红,可还是没有失了分寸,故作淡定地缓慢拆盒——

一件纯黑色小礼裙安静地躺在包装盒里,仿佛待人挖掘的黑曜石一般,叶景瑜小心翼翼地拿出来。

面料是SL独家买断的法兰绒,一字肩的领独具设计感,腰间使用细微的白色实现了视觉上强烈的碰撞,裙摆处的不规则设计又显得灵动不呆板。

重点是——一针一线在不经意间又刻意勾勒而成的彼岸花图案!

这是SL的独家标配。

肉眼根本看不出来,丝毫不影响整条裙子的美感,也是SL设计师的厉害之处。

“谢谢哥哥!”叶景瑜难以掩盖眼底的惊喜之色,“我很喜欢!”

叶景闻笑了笑,“你喜欢就好。”随后转头看向正斜倚在门框上刷手机的阮阳,语气有些轻,“你是阮阳妹妹吧,本来想给你和景瑜买同款,但是SL实在太火,这种限定只能抢到一件……”

挺真诚的,叶景闻又递给阮阳另一个礼盒,“给你买了另一件,虽然不是限定,也希望你能够喜欢。”

阮阳划着手机的手一顿,若有所感。

这个叶景闻倒是有意思。

整个叶家,好像就他跟自己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都没有,可偏偏,他是第一个对自己表现出善意的人。

余光瞥过邹云静和叶景瑜,二人的表情惊讶且眼红。

嘴角扯起一丝漫不经心的弧度,阮阳伸手接了过来,“多谢。”

回房后,阮阳靠在门上,一条腿随意曲着,拎起SL的礼盒放在阳光处。

一朵朵红色彼岸花妖冶绽放。

是真品。

不过……SL什么时候出了新的限定,她怎么不知道?

正想着,手机叮咚一声传来消息——

楚澜:【宝~今年是你加入SL的第五年,特意推出纪念品限定,礼物随后寄到。】

啊……

阮阳面无表情地按灭手机,楚澜这小子,又欠揍了。

如果有业内人士看到“楚澜”这个名字,一定会大吃一惊——SL的第一掌权人,京都时尚界的首富。

楚澜的个人财力,再加上SL几乎包揽设计界所有榜上有名的设计师,这让SL无论何时都处于不败之地,傲视群雄。

至于楚澜有什么背景,出身哪个家族,这些都没有人知道,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背后操纵着一切,只要它想护着楚澜,护着SL,那就没有一个人能查到一丝一毫的踪迹。

久而久之,SL便成了一个传奇。

……

傍晚,张嫂正收拾一家人欢聚后的残局,门外传来门铃的响声,出门一看,竟是快递。

能送到叶家私人别墅的快递,想必是小姐的吧。

张嫂这样想着,没有丝毫犹豫,用围裙擦了擦手便接过了快递盒,这才看到签收处的名字竟然是——阮阳?!

不是小姐的快递,是阮阳的。

他们这些下人可从来没有承认过阮阳的叶家小姐身份,他们的小姐只有叶景瑜一个人。

想起整个主家对于阮阳都是一副漠不在意的样子,张嫂鬼使神差的拆开了快递……

待看清快递是什么后,整个人僵在原地,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快递盒里精致的礼盒,赫然就是叶景闻送给叶景瑜那件礼服的同款!

甚至……还要更奢华一些。

张嫂一头雾水,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整个人呆滞一般地愣在原地。

“你在干什么?”

身后冷不丁传来说话声,张嫂手一抖,礼盒“砰”一声掉在地上。

阮阳杏眼微眯看过去,SL的logo露出一角,又是和叶景瑜手中一样的高定,当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大概就是楚澜寄过来的纪念品限定。

而此刻这件在市面上价值60万的限定礼服,正安安静静躺在地面上。

阮阳蹲下捡起,轻轻拂去莫须有的灰尘,抬眼,一片冷冽。

“为什么乱拆我快递?”

尽管张嫂早就做好了叶家不重视阮阳的心理建设,可真正当她被阮阳那双眸子盯住时,浑身的汗毛就不听使唤地立了起来,周身散发着无边的寒意,仿佛坠入冰窖。

“对……对不起……小姐的快递都是拆好给她放房间的,我只是还没来得及……”

话里尽是卑微,哪还有之前的趾高气昂。

“别再有下次。”

阮阳把玩着顺手捡起来的小刀,那是刚刚张嫂开快递盒用的,锋利的刀刃正对着她,迎上去,是阮阳比刀刃具有穿透性的眼神,“否则……你知道后果。”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少的小祖宗战斗力爆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