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大的研究室但是冠的是京大的名字,实际上却代表中国了整个京都最强大的研究力量。特别是生物研究室和化学研究室的不存在,基本上垄断地位了整个京都的研究资源。原本生研室和化研室还算达到平衡,可自从江修屿直接加入了生研室,这个达到平衡就彻底被被打破——众人都睁睁地望着这位京尤其是生物研究室和化学研究室的存在,几乎垄断了整个京都的研究资源。。...

京大的研究室虽然冠的是京大的名字,实际上却代表了整个京都最强的研究力量。

尤其是生物研究室和化学研究室的存在,几乎垄断了整个京都的研究资源。

本来生研室和化研室还算平衡,可自从江修屿加入了生研室,这个平衡就彻底被打破——

众人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京都第一豪门出身的二爷,学术研究水平逐渐变态。

然后带着生研室的老教授们研发出了X-745。

一款无创伤生物组织修复的药物。

这项研究一出,整个京大都炸了。

世界第一,史无前例。

无上的荣耀纷至沓来,江修屿甚至得到了国际组织的注意。

只是X-745毕竟还不完善,就并未流出研究室。可就在这时,生研室和化验室的老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争了一辈子,却偏偏在这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把X-745给流通了出去!

还好江修屿发现的早,他想追回药物,却只能知道是流向了北城。

……

江苑。

陆巡满怀期待的坐在江修屿身边看到他打开楚门的隐藏网页,心里暗中祈祷——

“同意同意同意……”

终于,一片画面闪过,然后就是大大的红色叉号——

【抱歉,您的任务申请已被拒绝。】

“啊——”

陆巡痛苦仰倒在沙发上,双手几乎要将头发抓成鸡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他不理解!

他们是楚门的老客户,从来都没有被拒绝过任务!

更何况这次酬劳可是100w!100w啊!还拒绝?!

江修屿握着鼠标的手轻点着,有些无动于衷,手背上青筋却明显凸起,骨节咯吱作响,面色更是十分冷厉。

北城,能让楚门拒绝的地方。

他倒是想看看,有什么牛鬼蛇神。

合上电脑,江修屿双手枕在脑后,似乎想起什么有趣的画面,冷峻的脸庞弥漫开几分柔和,“让你查的人呢?”

那个精通柔道,一个打七个,地摊货上镶钻石的……小姑娘。

说到这个,陆巡的心情也好了几分,“这个好查,北城到处都是她的消息。”

“怎么说?”

江修屿挑眉,转动着衣襟前的子弹壳。

“就叶家。”陆巡自己都觉得巧合,怎么又是叶家,“她是叶家夫人跟前夫生下的女儿,一直跟父亲养在县城,前些日子父亲出了意外,小姑娘孤苦伶仃的,才见到了生下来就没见过的妈妈。”

说着,陆巡语气就有些冷。

把女儿生下来就不管,这么多年没过问一句。能干出这种事的人,也配当叶家主母。

这叶家,看来也不过如此。

修若梅骨的手指微停,江修屿垂着的眸子眯了眯,浓长的睫毛在眼底洒下一片阴影,高耸的鼻梁下,唇线有些绷直。

想到小姑娘遇到危险不慌不忙,也不知道喊人,就那样一拳敌四手。

不是没有原因的。

半晌后,他轻笑出声,“是挺畜生。”

这时候,看着手机来信的陆巡一愣,再次感叹命运的巧合——

【听闻江二爷莅临北城,叶家诚惶诚恐,愿为二爷接风洗尘,故在此诚邀二爷光临寒舍一聚。】

——叶家,叶景瑜?!

“二爷,这叶景瑜我可不认识!”

听上去……跟叶景闻同辈的?

江修屿从刚刚听了阮阳的事后,周身气压就挺低,陆巡试探着晃了晃手机,“二爷?我拒了?”

江修屿连叶景闻都不知道,更别说什么叶景瑜了。

刚要拒绝,身边传来一阵低笑。

“答应。”

江修屿骨节磕的咯吱作响,冷峻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危险气息,唇线紧紧绷起,原本潋滟生姿的桃花眼此刻一阵冷冽。

说出的话,带着令人胆颤的笑意,“叶家那么有趣,当然得去。”

叶家。

天色已经不早,阮阳房间里灭了灯,包裹天地的黑暗扑面袭来。

手中紧紧攥着一个药瓶,阮阳将自己裹进被子里,耳边却仿佛能听到一阵呓语——

“阳阳,都怪爹没钱,才让你连学都上不了……”

“阳阳!爹找到工作了!以后你也可以去学校了!”

画面一转,火光漫天。

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被消防员抬出来。

医生诊断,无生命体征。

她第一次动气,跟化学研究室的老头定下条件,换来了一瓶生物组织修复的药。

却为时已晚。

她还记得,爸爸最后一句话,是让她好好活下去。

就是挺可惜,没有机会送她上大学了。

那场火灾,夺去了她生命里的光。

夜色沉寂,床上的人沉沉睡去,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滴。

……

第二天,阮阳下楼的时候,叶家三人已经在用早饭。

整个饭桌上添了几道菜,三个人,尤其是叶景瑜,都喜气洋洋的,好像有什么喜事。

看到阮阳走下来,邹云静故意弯着眉眼给叶景瑜夹了块肉,“景瑜啊,这次江家二爷能光临叶家,你可是最大的功臣!多吃点才能补充营养,到时候好好打扮打扮,别辜负江二爷的心意!”

一向严厉的叶锋也罕见地笑着,“你哥哥电话里也夸你了。”

“真的?”

叶景瑜小脸一扬,眼睛微闪,语气中充满了惊喜。

“当然是真的。”叶锋又笑,“他还说这次从京都回来要给你带SL的最新品呢,让你找找设计灵感。”

SL,设计界的京大,极具个人风格,产品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就连叶家想买当季新品,也得看运气。

邹云静嫁到叶家时,叶景闻四岁,亲生母亲离世不久,所以对邹云静以及后来出生的叶景瑜态度都不怎么热切。

这十几年,叶景瑜讨得了叶锋的欢心,可跟叶景闻却始终隔着一段距离。

这一次,自己立了大功劳,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阮阳无视三人其乐融融的谈话,径直夹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就要走,被眼尖的邹云静喊住,“你又要去哪野混!”

“今天景闻就回来了,你不在家候着,乱跑什么?”

阮阳停住,想了想。

啊,叶景闻,叶家长子。

不过……

“与我何干?”阮阳偏头,刚睡醒的眸子里氤氲着雾气,看不分明,说完,重新叼上面包,头也不回。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少的小祖宗战斗力爆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