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豪门圈里,说到江家,人人敬而畏之。特别是江家那位江二爷——江修屿更是如雷贯耳。江家二爷,举世无双。的话这个世界上有天才,那这个词大约是为江修屿量身订制的了。陆巡和江修屿一同慢慢长大,自小就被虐的体无完肤,8岁,他还绞尽脑汁看不懂企业数据的尤其是江家那位江二爷——江修屿更是如雷贯耳。。...

京都豪门圈里,说起江家,人人敬而畏之。

尤其是江家那位江二爷——江修屿更是如雷贯耳。

江家二爷,举世无双。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天才,那这个词大概就是为江修屿量身定制的了。

陆巡和江修屿一起长大,从小就被虐的体无完肤,8岁,他还绞尽脑汁看不懂企业数据的时候,江修屿就已经是江氏的小智囊。

16岁,他为了考京大头悬梁锥刺股,江修屿已经保送。

等他好不容易考进京大金融系,那个妖孽已经提前修完了所有课程。

22岁,他大学毕业,而江修屿——京大生物系博士毕业,还是生物研究室的一把手。

此刻这位爷正斜倚在墙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钻石,丝质的黑衬衫领口微敞,露出清瘦有力的锁骨,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尾部悬挂着一颗有些年岁的子弹壳。

就算是在北城这种小地方,也丝毫不能掩盖那种浑然天成的矜贵。

默了默,江修屿握紧钻石,“查查刚刚那个女孩。”

嗯?

陆巡摸着下巴的手一顿,“干嘛?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江修屿将钻石收起来,垂眸轻笑,“这么贵重的东西,捡到自然是要还回去的。”

陆巡:“……”

行,100w悬赏一个人不嫌贵,一颗小钻石嫌贵。

您是爷,贵不贵您说了算!

“对了,之前叶景闻发过来的邀请函,去吗?”

“叶景闻?”江修屿眉骨微挑,“谁?”

陆巡满脸黑线,又苦口婆心地解释一顿,“就北城叶家,叶景闻是长子,在京都混的还可以,估计是听到你来了他的地盘,想巴结你呢。”

“不去。”

陆巡:“……”得,算他多嘴。

此刻,叶家。

叶锋正接着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挂断电话,叶锋有些不太开心的开口,“景闻说,那位江二爷拒绝了我们的邀请。”

邹云静敷着面膜刷微博正笑得开怀,哪知道什么江大爷江二爷的,随便摆了摆手,“拒绝就算了,能拒绝我们叶家,想来也不是什么识货的。”

“你这叫什么话!”

叶锋一声厉斥,“江家那在京都都是举足轻重的豪门,你拿它跟叶家比?说江家不识货?”

邹云静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下子慌了神,“这……那还能怎么办?”

忽然想到什么,邹云静眼睛一亮,“对了!我们景瑜可是个小有名气的设计师呢!让景瑜去邀请,说不定那位江二爷也听说过景瑜的名声,看在景瑜的面子上,就来了!”

闻言,叶锋皱着的眉头松了松,他倒是没想到,这种办法也不是不可以。

叶景瑜依偎在邹云静怀里,掩盖住眼底的得意之色,有些羞赧,“那女儿就去试试看,要是江二少真的能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见过江二少的照片——

光是想想就有些心动。

手机“叮咚”一声,她迫不及待地打开。

霎时间,面如土灰——

【景瑜,你要我教训的到底是什么人?这么能打!我七八个兄弟都受伤了!】

叶景瑜能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满脑子都是“不可能”。

阮阳……她怎么会这么厉害?!

就在这时,门被猛地推开,叶景瑜直接吓了一跳。

进来的果然是阮阳,叶景瑜细细打量一番,确认阮阳的确丝毫没有受伤后,整颗心都凉了下来。

武延宇没有说谎……

他们真的没能教训阮阳,还反被打了。

见阮阳回来,叶锋也不再提之前的话,不冷不淡地看了阮阳一眼,就径直上了楼。

邹云静一想起来两个女儿的差别就窝火,同样是她生的,就差了一年。

她的景瑜,早就不知道拿过多少设计界的大奖了,在学校里也是名列前茅,怎么阮阳就这么差劲!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你还知道回来?”

邹云静和这个女儿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开口只有质问和嫌弃,“这么晚了还在外边鬼混,一点都不洁身自好。”

没看到一旁的叶景瑜,神色有些不太正常。

阮阳却看到了。

一副了然的表情,阮阳轻笑,“要不你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她应该知道我去哪了。”

要不然怎么会派人堵她呢?

叶景瑜心底一慌,到底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笑的十分不自然,“姐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知道你去哪了。”

说完,直接起身,“妈妈,我还有设计稿要画,就先回房间了,还有江二爷那件事,也要准备一下措辞。”

本来邹云静还有些疑惑,可是一听到叶景瑜提到“设计稿”,心里就一阵骄傲,哪还管得了别的,赶紧催道,“快去吧!乖孩子,可不要太辛苦了,妈妈会心疼的。”

叶景瑜乖巧道晚安,路过阮阳的时候,轻轻扫过去一眼。

是炫耀,也是轻视。

仿佛在说,你看,妈妈的整颗心都在我身上,你拿什么跟我比?

阮阳无言,也回了叶家为她准备的房间。

自始至终,没有给叶景瑜一个眼神。

叶景瑜似乎对她有什么误解。

叶景瑜该不会真的以为她回来是为了争什么母爱吧?

真是幼稚。

叶家唯一待的还算舒服的地方就是这间屋子。

邹云静对她都不上心,更不用说其他人,所以这间屋子就是简单的客房,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装饰,反而正合她意。

路过叶景瑜的房间,通体的粉白色,公主房一般,正对着门口的地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奖杯和证书。

而此刻门虚掩着,刚刚好能让阮阳看得见。

阮阳有些疑惑,设计师叶景瑜?

很出名吗?

没听说过。

回到房间,阮阳打开笔记本电脑。

她的所有衣服都是空白一片,没有丝毫图案,连电脑也如出一辙。

打开网址,一番操作后,屏幕上闪过一行行的代码,跳跃在阮阳漆黑如墨的瞳孔中。

任务处,显示多条【申请调查X-745的踪迹,酬劳100w】。

恰好在这时,电话响了。

看到号码来源,阮阳心下了然地接了起来,“老头。”

她这头喊的肆意,电话那头却十分小心谨慎,“丫头!你小心点!研究室知道我把X-745给了出去,去查了!”

阮阳点点头,一副知道了的模样,“放心,查不到我。”

电话那边听到阮阳这混不吝的态度,更着急了,“你不懂!他们这次找的是楚门的人!楚门你知道吗?!里面那个黑客不是你能抗衡的!赶紧给我重视起来!”

阮阳目不斜视地给屏幕上一条条申请打上拒绝,对着电话“哦”了一声,“我知道了,挂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少的小祖宗战斗力爆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