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叶家别墅。大厅富丽堂皇,水晶吊灯已发出亮白色的夺目光芒。中年人妇人一身名牌,趾高气昂地望着眼前的女孩。黑衬衣,黑裤子,帆布鞋。不由皱了皱眉头。“张嫂。”她被人嫌弃的摆一摆手,“去,带她去洗非常干净再出见我。”她可没这么脏的女儿,一身的乡土气息!阮大厅富丽堂皇,水晶吊灯发出亮白色的耀眼光芒。。...

北城,叶家别墅。

大厅富丽堂皇,水晶吊灯发出亮白色的耀眼光芒。

中年妇人一身名牌,趾高气昂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黑衬衣,黑裤子,帆布鞋。

不由得皱了皱眉。

“张嫂。”

她嫌弃的摆摆手,“去,带她去洗干净再出来见我。”

她可没这么脏的女儿,一身的乡土气息!

阮阳眯着眼,翘着一双又长又细的腿,唇瓣微动。

邹云静看过去,一个大大的泡泡正好慢慢从女孩口中鼓了出来——

“砰——!”

女孩淡定地把吹爆的泡泡糖嚼了回去。

她冷笑一声,声线凉薄,“邹女士,我从青县过来,不是原始社会。”

“你!”

邹云静气的五官扭曲!

都怪阮成那个没用的。年轻时花言巧语哄着她嫁过去不说,还死的这么早。

她埋怨地看了阮阳一眼,要不是阮成死了,她才不会把这么个流里流气的刺头接来叶家。

她现在可是叶家的夫人,身份地位不同往日,留下阮阳,日后在各位夫人名媛面前定然是笑柄!

“妈妈!”

一阵娇俏的女声传过来,邹云静脸色终于好了几分,她笑着看向奔跑过来的女孩,“景瑜下来啦?稿子画的怎么样了呀?”

她得意的瞪了阮阳一眼。

虽然都是她亲生的,可景瑜从小就含着金汤匙,资质又好,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设计师了。

哪跟阮阳似的,字都不一定认识几个!

叶景瑜看了阮阳一眼。

视线在那张过分好看的脸上顿了顿,立刻恢复如常。

“妈妈,我带姐姐去洗澡吧。”叶景瑜笑的乖巧可爱。

说完,也不待邹云静反应,就过去拽上阮阳的手。

阮阳此刻正把玩着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微信:【老大,有消息。】

这条消息让她一愣,一不留神还真给叶景瑜拽了过去。

浴室。

浴缸里放满了温热的水,叶景瑜站到阮阳身后,“姐姐,现在可以洗了。”

心里却是冷笑一声,乡巴佬,连浴缸都没见过,傻眼了吧。

看到阮阳还是在玩手机,头都没抬,叶景瑜灵机一动。

她蹑手蹑脚走近,然后猛地伸手一推——

“啊……!”

一阵尖叫过后,浴缸里热水溅出来大半,纤细的胳膊在水里直扑腾不停。

阮阳好笑的看着水里扑腾的叶景瑜。

讽刺开口,“这是浴缸,深度不及小腿,怎么叶小姐没见过吗?”

跟蛤蟆戏水一样,丑爆了。

叶景瑜终于反应过来,小脸羞得通红。

刚刚那一刻她以为她落水了!

一切都太快了,她一伸手,并没有碰到阮阳一丝一毫,就感觉到肩膀猛地一沉,下一刻,自己整个脑袋都呛在了水里!

阮阳力气怎么这么大?!

她大口喘着气,刚刚自己早就把热水阀门打开,热水已经流通走了,现在浴缸里全是为阮阳准备的冷水,冻死她了……

可是她什么都不敢说,就只能看着眼前姿容绝美的女生一身轻松地走了出去。

她咬咬牙爬了出来,浑身湿透。

叶景瑜眼里满是愤恨,拿起手机,发过一条消息去——

【延宇哥哥,帮我教训个人,照片发你。】

……

秋天的街道裹挟着萧瑟之意,风扫过落叶,凄凉又孤寂。

阮阳一个人走在街上,棒球帽压的很低,遮住半张脸,细长的手指绕着耳机线,另一只手拂下落在肩上的枫叶,接通电话。

“说吧,查到什么?”

信号有些不好,嗤嗤啦啦几声后,才断续传来一阵低沉的男声,“老大!你猜的不错,那场火灾,不是意外。”

闻言,她绕着耳机线的手指一顿,又猛地收紧。

红唇绷成一条直线,阮阳微微抬了抬帽檐,刚好露出一双锋芒毕露的眸子,闪着危险的妖冶光芒。

“果然。”

短短的两个字,一字一顿。

阮成死于火灾,听说是因为电路年久失修引起的,便没有人再放心上,只当是意外处理了。

可是阮阳却知道,她上次离开之前仔细检查过了一切。

她不会出错,电路也不会有问题。

那有问题的,就只能是人。

说话间,阮阳听到身旁响起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转身一看,墙边倚着一排穿的花里胡哨的男人。

也不算是男人,看上去和她一般大罢了。

为首的一个头发染成银灰色,对着阮阳吹了声流氓哨,眼神往手机上瞥了一眼,扬扬头,“兄弟们,就是她!”

“喂?你那边怎么了?”

楚尘听到动静,问了一嘴。

阮阳掏出手机,又扯下耳机线,低着头“啊”了一声,再抬起头来时,微红的眼睛发着狠意。

“没怎么,就是有几个懂事的,来给我出气了。”

然后,没再等楚尘回话,径直挂断电话,双手抱在胸前,盯着走过来的几个混混。

“小美女,陪哥哥们玩玩?”

武延宇手指夹着烟,笑的痞里痞气。

“好啊,玩什么?”

阮阳轻笑,回答震惊了面前的所有人。

武延宇更是惊的烟都掉到了地上。

他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吓唬人的事,可像眼前这人的这种反应,还真是第一次见。

什么叫“好啊,玩什么?”

她难道不应该哭着求他们放她走吗?

阮阳看着愣了一瞬的武延宇,伸脚踩住了冒着白烟的烟柄,碾了几下,低头有些自顾自地开口,“这样吧,你们让我打一顿,怎么样?”

武延宇:“……”这特么是个疯子还是傻子?

还没等武延宇细想,原本碾着烟头的脚忽的抬起,一阵风扫过一般地踹在了他的腹部,武延宇完全没反应过来,惨叫一声后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

而阮阳,只是淡定的收回了脚。

武延宇重重地咳嗽几声,都这时候了,他要是再不还手,那他一中校霸的名声往哪搁?!

“一起上!”

没有丝毫慌乱,阮阳一只手扣住狠劈过来却毫无技巧的手腕,使用巧劲反推回去,身后反应也极快,一个侧身躲避,原本全力冲过来的男人便收不住力气地和前面的自家兄弟撞了个满怀,两道鼻血横流。

于是街头便出现了一副十分诡异的场面——七八个五大三粗的男生围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生,然后一个个被打的爬不起来。

打趴最后一个的时候,阮阳拍拍身上的灰尘,手在袖口顿了顿,又迈着轻快的步子朝着武延宇径直走去。

“也不能让你们白挨打,这个,算酬劳。”

阮阳手一扬,潇洒转身。

——“叮咚”一声,什么东西从地上滚到了武延宇脚边,武延宇捡起一看,是原本镶在阮阳袖口上的一颗粉色钻石。

不过一个什么logo都没有的衣服上能有钻石?

大概是塑料的。

想都不想,武延宇晦气地骂了一句,将钻石扔在地上。

几人离去后,一旁的枯树叶被踩碎,又有人停在此处。

陆巡蹲下身子,捡起那颗塑料钻石,好笑道,“这女孩真有趣,拿塑料来安慰挨打的人,这算什么,火上浇油吗?”

他和江修屿路过,还想着帮一下小姑娘,没想到想多了,人家小姑娘能打的很。

一旁的男人没说话,只是抬眼看着阮阳离去的方向。

柔道……

细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清隽疏冷的面容漾着懒散的味道。

顿了顿,江修屿踢了蹲着的陆巡一脚,似笑非笑,“他们不识货,你也瞎了?”

“什么?!”陆巡“腾”地站起,他是不识货,可自己身旁这位爷识啊!“你是说,这块……”

捧着自己曾经以为的塑料,陆巡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是钻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江少的小祖宗战斗力爆表”,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