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吓得血莲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她还记得我黄鹂死的时候,那张俏脸上惨白如雪,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许久才渐渐地失了焦距。为这件事,她曾连续做了几个早上的噩梦。“公子,公子你别吓我!”血莲说着便纤腰一弯,扑进了陆云舟的怀里。大雨初霁,九岭镇中笼她还记得黄鹂死的时候,那张俏脸上苍白如雪,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许久才渐渐失了焦距。。...

这句话吓得青莲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她还记得黄鹂死的时候,那张俏脸上苍白如雪,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许久才渐渐失了焦距。

为这件事,她曾经连续做了几个晚上的噩梦。

“公子,公子你别吓我!”青莲说着便细腰一弯,扑进了陆云舟的怀里。

大雨初霁,九岭镇中笼着一层薄薄雾气。

山城相对而言没有山下的红尘那么喧嚣。

清晨,街市上的行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瑞云庄刚刚开门,还没有什么客人。

一个玄色宽袖的男子在门口迟疑了片刻,便下定决心走入店来。

“这位公子,是要定做还是要买成衣?”柜台后面一个掌柜模样的人,闻声迎了上来,笑容满面地打量这个眉目姣好的年轻人。

方掌柜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瑞云庄最新款的锦缎长衫,头戴一顶冠帽。

“成衣,给我拿一套黑色的圆领冬衣。”楚莫冷冷地说完,又四处看了两眼。

瑞云庄厅中并不宽敞,四周的墙上都摆满了布料和衣物。

“我说公子,你这已经是一身黑了,又买黑色的?”方掌柜摇头笑道,“不如,来一套浅色的?”

“各来一套吧。”楚莫敷衍地说完,瞟了一眼里面,“你们这儿,可有试衣间?”

“有啊,公子请。”方掌柜说完,向那个正在角落整理衣物的伙计招呼了一下。

阿全立刻用眼丈量了一下楚莫的身高,拿了两套圆领的袍服走过来,“公子请随小的来。”

此时瑞云庄的试衣间全都空着。

楚莫记得朱影说,有古怪的是第一间,便指着紧邻大厅的那间道,“就这间吧,我不往里走了。”

“好嘞,公子您试完了就叫小的。”阿全点点头,将衣服放到置衣架上,又回头笑道,“可要小的帮您试衣?”

楚莫脸上一红,摆了摆手道,“不用,你退下吧。”

街角的梧桐树下,坐着一个身着胡服的少女,头发简单地挽了一个蛇髻。

这唐朝的衣裙叮叮当当,走路不便,朱影发现还是胡服穿起来,稍稍习惯一点。

日头升到高处,即便是深秋时节也有些烤人了,少女明显等得有些烦躁,一时变换一个姿势坐着。

终于远远看见那个玄色衣袍的男子走了过来。

“怎么样?”朱影忙凑上前去问道。

“嗯,没什么。”楚莫手拎着一个包袱,看来是买下了刚才的衣服,看见她迎上来,后退了半步道,“保持距离。”

“没查到?”

“也不是没有。”楚莫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事关案情,不便多说。”

朱影一把扯住他的包袱,“这线索是谁给你的?事关我的人身安全,快说!”

楚莫找了块大石头撩袍坐下,看见周围没人才压低声音道,“那个试衣间的屋顶很高,房梁与墙壁连接处有一个不大的暗门,大约可供一人躬身进出。从下方看不见,我用了轻功才找到。”

“暗门?”朱影回忆了一下,当时房内光线昏暗,她的确没有注意上方的墙壁上是否有暗门,“你打开了?”

“我试了一下,没打开。那道暗门的开关应该在另一边。”他思量了片刻,看天色还早,“要想知道那暗门通向哪里,还得去瑞云庄周围打探一下。”

“那方掌柜的底细,可打探清楚了?”朱影帮他拿着包袱,顺手打开翻了翻,里面一黑一白两件圆领绒布锦袍。

“那掌柜姓方?”楚莫转头,好奇地问道。

“你……居然没跟他搭个话?”朱影一蹙眉,心想这人如此寡淡的性子,怎么查案?

“没有。”

“我今天真应该跟楚亦来!你个闷葫芦……”她不禁扶额摇头。

楚莫听闻此言,心里忽泛起一阵酸水,“楚亦他……难道比我好吗?”

朱影使劲点了点头。

楚亦昨天在白粥宴上的表现实在是可圈可点,挖墙脚聊八卦样样在行,绝对是做情报工作的人才。若是他来了,准能把方掌柜的家底儿都给挖出来。

“也是,他居然连陆老夫人是哪里人也给打听了出来。”楚莫指了指包袱里的月白色锦袍,“这件衣服就送给他吧。”

朱影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道,“我有个问题啊,你不是说,你不知道楚亦做了什么?那你又怎么会知道他昨日打听了陆老夫人的底细?”

什么双重人格症,难道都是诓骗自己的?

“因为他会给我留字条,”楚莫说着,从袖中抽出半张纸来,上面一排娟秀小字,“不过,他也多是选些想说的写,常常有遗漏。”

也就是说,假如楚亦出去杀人放火,他不写,楚莫就蒙在鼓里。相反,楚莫哪怕是去逛个青楼,连那些细节,楚亦都清清楚楚。

这可真是不公平啊,朱影忽然觉得楚莫有些可怜,便站起身道,“走吧,咱们去瑞云庄的周围打探一圈儿。”

瑞云庄前门临街,左右各是一家布庄和金店,屋后则是一条小路。

瑞云庄和旁边的店铺都是只有一层的平房,但是屋顶较高,大约有普通屋舍一层半的高度,若是有人在某间房的屋顶处修了间密室,也不是不可能。

绕着这两条街走了半晌,楚莫便根据记忆画了一张地图出来。

二人围着地图研究了一会儿。从那试衣间的位置来看,暗门极有可能是通向金店的内室,又或者是通向瑞云庄内部的某间密室。

二人都没吃午饭,直到天色将晚,楚莫才寻了一家酒楼,准备吃完饭再回陆家。

朱影叹了口气,在古代也不能指望一天三餐,有个两餐饿不死就行。

二人选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围桌而坐。

“你跟着我干什么?”楚莫见她跟来,有些为难,“查过了瑞云庄,你可以回去了。”

他觉得自己一个外人,不方便总在陆家蹭吃蹭喝,但是朱影作为陆家未来的家主夫人,完全可以回陆家蹭饭。

“陆家有人想杀我,跟着你安全。”朱影撇撇嘴道,“你放心,不要你请客,咱们AA制。”

“什么治?”楚莫剑眉蹙起,略显警惕地微眯双眼。

“就是各付各的。”朱影说着便招呼小二点菜,“酱肘子,叫花鸡,红烧鱼···”

“没有鱼!”小二忙摆了摆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