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朱影抢过锦帕,又嗅了嗅,”春云庄有鬼。”见楚莫不解,朱影便将春云庄中突然发生的事向他简单叙说了一遍。“照你这么说,那个方掌柜和阿全,都有可疑人?”楚莫习惯性地用纤细的指节轻叩桌案,望着摇弋的灯火。“岂止!陆云舟也有可疑人,要不然他为什么闻不见楚莫疑惑,朱影便将瑞云庄中发生的事向他简单叙述了一遍。。...

“果然!“朱影抢过锦帕,又嗅了嗅,”瑞云庄有鬼。”

见楚莫疑惑,朱影便将瑞云庄中发生的事向他简单叙述了一遍。

“照你这么说,那个方掌柜和阿全,都有可疑?”楚莫习惯性地用修长的指节轻叩桌案,望着摇曳的灯火。

“何止!陆云舟也有可疑,不然他为什么闻不到血腥味?”朱影看着楚莫,心想好端端一个俊俏公子,怎么就成了个精神病呢?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鼻子比狗还灵?”楚莫说完又有点后悔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不是,你不知道!那间试衣房里的血腥味比这帕子上的浓多了,正常人都应该能闻出来。”朱影左右转了两下眼珠子,觉得这个推理没问题,是陆云舟有问题。

“你大晚上的跑到我房里,就为了跟我抱怨你未婚夫鼻子不好?”楚莫指了指门口,“出去!”

“改天带我去查瑞云庄!”朱影见楚莫无奈点了点头,才悻悻地出去了。

在她的观念里,大理寺少卿要是搁在现代,不应该是个警·察叔叔么?保护她不是应该的么?

第二天一大早,朱影就被一个小丫头叫醒了。

原来陆家老夫人听说有客人来,便摆了个白粥宴,说要招待众人。

晨光渐明,如水般从天井洒向陆家的花厅中,显得十分静谧安宁。

花厅正中摆着一张大圆桌,桌上摆着白粥和几样精致的小菜。

圆桌边围坐着几名男子,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妇人坐在正中,面上带着笑意,正给客人介绍九岭镇特有的酱菜。

“花心,快来坐吧。”陆老夫人看见朱影,便和蔼地招手道,“今日有你爱吃的酒酿窝窝头。”

陆老夫人今年五十有余,却满头乌发,面容姣好,再加上举止端庄得体,一瞬间便吸引了朱影的目光。

“多谢夫人。”

朱影欠身行了个礼,刚打算寻一个空位坐了,就被一双手拉了过去。

“挨着我坐。”陆云舟冲她微微一笑。

朱影也不好说什么,便挨着陆云舟坐了。

一个丫鬟连忙上前来给她添粥。

这时她才发现对面的楚莫有些不对劲,不但穿着一身醒目的浅蓝绣金袍,手握一柄风雅的折扇,还对着她挤眉弄眼。

他这是……又被楚亦上身了?

朱影无奈地扶额,转头看向陆老夫人。

“花心,怎么又这么见外?咱们早晚是一家人,以后管我叫母亲就行了。”陆老夫人嫣然一笑,让朱影如坠云里雾里。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长得这么好看的老太太啊!

“那可说不准啊!”楚莫忽然折扇掩口,长眉一挑道,“老夫人,姻缘之事,变数太多。”

朱影明明记得他长了一双犀利的流星目,怎么今日一见,竟又有几分像媚人的桃花眼?

“楚少卿,官场之事我不如你清楚,可这女子的心思,云舟还有几分自信。“陆云舟给朱影倒了一杯来自西域的奶酪,轻勾嘴角,“我与花心互许终身,如今婚期将近,还能有什么变数?”

“可我看朱姑娘这面相,”楚莫忽然盯着朱影仔细打量起来,又“啧啧”两声道,“将来是要嫁一个大官的,云舟公子你?未有官职啊……”

这唐朝的奶酪非比寻常,没有加糖,又酸又稠,朱影刚喝了一口便受不了,赶紧喝了一口白粥,听着他二人的对话,直接呛到要吐。

楚亦这个深井冰!

“花心!你没事吧?”陆云舟连忙抽出一张帕子给她擦嘴。

“没事没事,你们不用管我。”她讪讪地一笑,擦了把脸,又看见楚莫正对着她幸灾乐祸地笑。

朱影扫了一眼众人,驹九凶神恶煞的,鸿十面无表情,陆老夫人还是面带和蔼的微笑。

“老夫人,你们这九岭镇可真是个与世隔绝的好地方,”楚莫敛起笑意,又向陆老夫人问道,“不知老夫人可是本地人啊?”

陆老夫人正在盛粥的手顿了一顿,抬头道,“老身是······长安人,嫁到这九岭镇,已经快四十年了。”

“哦?楚某也是长安人,不知老夫人这些年可还有回过长安去?”楚莫喝完了粥,又拿起一个窝窝头啃了起来。

“都几十年了,又经过一场大乱,家中早没有剩下人了,”陆老夫人低头喝了一口粥,露出一个苦笑道,“还回去做什么?”

这陆老夫人说的大乱,想必是安史之乱吧。朱影庆幸自己没有遇上。

“母亲说的是,”陆云舟接过话题,又瞥了一眼朱影道,“长安虽繁华,可也不太平,倒不如这九岭镇远离尘嚣,舒适宜居。”

朱影连忙点头,表示同意,她最怕的就是兵荒马乱。

掌灯时分,陆府书房内。

一个青色衣裙的丫鬟刚点起了书桌上的油灯,又去点另一支几案上的灯烛。

光线在房中渐渐晕染开来。

宽袖锦袍的俊朗男子靠坐在藤椅上,翻着本黄纸旧书,目光却随着那青衣女子的身形左右移动,“是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青衣女子连忙放下火折子,乖巧地跪到男子身前,“是青莲有错,青莲······只是想吓一吓她,好让她知难而退。”

“你自作主张的,怕是不止这一件事吧?”陆云舟将那本旧书向桌案上一掷。

啪!

油灯里的灯火猛地蹿了一下。

“青莲是怕······怕公子为了她耽误大事。”青莲呜咽着道。

“自作聪明!”陆云舟揉了揉眉心,又缓下语气道,“青莲,你跟随我多年,如今年岁大了,我……自然会给你一个名分。但你若是自以为握有我的把柄,就可以肆意妄为,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公子!青莲不敢!”青衣女子拉住他的衣袖哽咽着,一张小脸楚楚可怜,“青莲只是不明白,为何公子偏偏对她不同?”

“没有不同!”陆云舟揉开眉心,清俊的脸上浮起一个诡异的笑容,“我只是需要一个明面上的妻子,生儿育女。至于其他的事,我会瞒着她一辈子。”

“可是朱姑娘心思深沉,若是叫她发现了……”

青莲话未说完,陆云舟就用两指掰起她的下巴,沉下脸来盯着她道,“若是你敢多事,叫她发现了,你就去跟黄鹂作个伴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