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在这九岭镇中长期经营着几家成衣铺子,例如眼前这家“瑞云庄”。这些成衣铺子也做定做的生意,而已朱影现在的亟需洗换衣裳,不想等那么久,就准备买立刻能穿的成衣算了。一个四十来岁的掌柜看见了陆云舟带着两位姑娘来,登时眉开眼笑。“云舟公子,昨日怎么抽时间过这些成衣铺子也做订做的生意,只是朱影现在急需换洗衣裳,不想等那么久,就打算买马上能穿的成衣算了。。...

陆家在这九岭镇中经营着几家成衣铺子,比如眼前这家“瑞云庄”。

这些成衣铺子也做订做的生意,只是朱影现在急需换洗衣裳,不想等那么久,就打算买马上能穿的成衣算了。

一个四十来岁的掌柜看见陆云舟带着两位姑娘来,立时眉开眼笑。

“云舟公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掌柜一边说着,一边好奇地打量他身边的女子,“有什么事,让陆德过来说一声就好了啊。”

“方掌柜,”陆云舟扫了一眼铺子里的陈设和新品,淡淡一笑道,“今日我要给这位朱小姐挑选几身衣服。”

“放心,包在我身上。”方掌柜说着,就让两个伙计将朱影迎了进去,又拿出几套不同款式的衫裙和大袖给她挑选。

朱影一时看得眼花缭乱,几个伙计又围着她叽叽喳喳,没多久就有些头晕。

再看身边的青莲和陆云舟,似乎嘴角都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她轻甩了一下头,清醒了点,就随便指了一套衫裙,“就这件吧。”

“请姑娘到里间一试。”一个十五六岁的伙计,柔声劝道。

这里的伙计平日里接触的都是有些家财的贵人,因此和人说话的语气都极恭顺,让人不忍拒绝。

朱影看了陆云舟一眼。

“阿全,小心招呼朱小姐。”陆云舟对她微微一笑,又对着那小伙计嘱咐了一句。

成衣铺子内部设有几间试衣间。

朱影走进去后才发现,这试衣间比起现代的试衣间可要宽敞多了,约有十平米大小,里面还放置了铜镜、置衣架,胡床和小几。

“小的就在门外,小姐慢慢试衣,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再唤小的。”阿全说着,就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木门“吱吖”一关,她才注意到这试衣间没有窗户,十分昏暗。

一盏孤灯悬在高处,照着她孤身一人。

她锁了门,缓缓走到铜镜前,第一次仔细端详起她这一世的样貌来。

肌如凝脂,眼若点漆,长发半披半挽,盈盈细腰不堪一握,全身上下虽没有多余的装饰,却仿佛是古画中美人款款而来。

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难怪那陆云舟才见了一面就要以身相许。

她摇了摇头,就赶紧将那件衫裙换上。

唐朝的衫裙穿法有些麻烦,幸好原主给她留下的记忆还够用。

待穿好以后,她又一次走到铜镜前,转着圈儿检视自己的样子。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她刚轻声吟了一句,就听见“啪”一声轻响。

接着就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会反光。

用手一摸,是一大滴粘稠的血迹。

紧接着又有几滴血滴了下来,掉落在铜镜上。

灯火忽明忽暗,她愣怔片刻,鼓起勇气抬头一看,什么也没看到。

可是手上的血腥触感是如此真实。

“阿全!”朱影大叫起来。

没有人应。

“云舟!阿全!”她又大叫了几声,飞快地跑去拍门。

“小姐放心,我在外面,您把门打开。”终于听到了回应。

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这会儿又不知怎的,木栓一直打不开。

“开门!”她急得大喊。

忽然一阵风来,灯火忽灭。

黑暗中一股血腥味飘了过来,朱影只觉得死亡在逼近似的。

“砰!”

试衣间的门被踢开了。

陆云舟沉着脸看了眼漆黑的屋内,扶起她道,“没事吧?出了什么事?”

紧接着青莲也跟了过来,又转头对着阿全骂道,“若是朱小姐有个闪失,你们店也别想开了!”

“是!是!青莲姑娘骂得对,小的只是走开一会儿······”阿全连忙点起灯火,又跪在地上赔罪。

不一会儿,方掌柜也赶了过来。

“血!”朱影指了指屋内,那铜镜上的血迹。

陆云舟走近一看,铜镜上果然有好几滴朱红色的血迹,深深一蹙眉,喝道:“方掌柜!”

“唉呀,云舟公子,你看我这记性······这间屋子刚刷过房梁,那不是血迹,是红漆啊!”方掌柜懊悔地指指头顶暗红色的房梁,果然像是刚刚漆过的样子,“都怪我,没跟小姐说清楚。”

阿全也连忙帮腔道,“正是!云舟公子,我们这铺子干干净净的,哪儿会有血迹?”

朱影壮着胆子走近铜镜,摸了摸那已经干了的红漆,心中大乱。

这是红漆没错。

可是刚才自己脸上的,的确是血迹。

不要说她从医十年,不可能认错,就说那阵血腥味,也骗不了人。

血腥味?

“不对,云舟,你闻这血腥味!”她拉着陆云舟的衣袖,认真看着他的眼眸。

“血腥味?”陆云舟动了动英挺的鼻子,仔细嗅了一阵,“花心,你是不是这段日子太累了,这哪儿有什么血腥味,倒是有点儿……檀香味。”

檀香味是有的,那是瑞云庄用来熏衣服用的,可是这血腥味……

她转头看着众人,竟全是一脸无辜还略带同情地看着她。

她一个精神科医生,居然被人当成了疯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吧?

“哦,的确是……檀香味,大概是我这几日太紧张了吧。”朱影微微一笑,抽出一张锦帕,擦擦手指又轻轻擦了擦脸,才转身对着方掌柜道,“就这件衫裙吧,我穿着挺合适的。再给我包一件同样尺寸的胡装。”

“是,是。”方掌柜连忙答应。

走出瑞云庄,外面还是日光耀耀的大好晴天,刚才的惊魂也烟消云散了。

马车摇摇晃晃,朱影和陆云舟并排而坐。

“花心,我总觉得……你这次回来以后好像变了。”陆云舟一手牵着她,一手轻轻托腮,眼含秋水打量着她。

“什么变了?”朱影挤出一个笑容,“我好着呢。”

“你看……对我也不像从前那般亲近了,”陆云舟微微嗔怒,扬眉问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楚少卿?”

当初的朱花心对自己芳心已许、死心塌地,他觉得有些无趣,如今她若即若离的样子,陆云舟反倒有些在意。

“呸!我会看上他?!”她正在想事情,懒得理会他的调侃。

“青莲说,今晨还看见你跟他在一块儿呢。”陆云舟歪着头,嘴角仍旧挂着春风般的笑意。

“碰巧罢了。”

“花心,咱们明年就成婚吧,不要再拖了。”陆云舟的眼中云封雾绕,仿佛一湾深情的幽潭。

脑海中几缕记忆又浮了上来。

沧州的苍翠山色中,一个上山采药的白衣医女,遇上了一位奄奄一息的英俊公子······

“姑娘贵姓?”一个磁性的男子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叫朱花心,家住沧州清池县。”白衣女子回答道。

入夜后的幽兰居,冷风吹在脸上有些冻人。

桌案上灯火摇曳,几乎要被吹灭了。

楚莫起身关上了窗户,房中灯火稍微平稳了些,话语声也变得更加清晰。

“你这么晚还过来干什么?”一个沉冷的男子嗓音响起,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嫌弃。

“楚大哥……”

“咳咳!”他猛咳了一阵,端起桌上的茶盏,饮了一口压惊,“你叫我什么?!”

“不是你让我这么叫的吗?”朱影窘迫地问道。

“楚亦他……都跟你说了什么?”楚莫后倾身子,警惕地看着她。

“楚亦?”

“楚亦是我哥哥。你听着,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用理!”楚莫困扰地揉了揉眉心。

“你哥哥?”朱影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人不是双相情感障碍,这人是……多重人格症啊!

即使在现代也极为少见的多重人格症,居然让她在古代逮到了一个。

她像看活标本一样盯着楚莫看了半晌,“你和你哥哥……用同一个身体?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可是他却知道你做了什么?”

楚莫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家伙!

先出现的人格对后出现的人格一无所知,后出现的人格却对先出现的人格了如指掌。

非常好,我要治好你。朱影暗暗下定了决心。

“你哥哥死了?”朱影好奇地问道。

双重人格的发生总有原因,一般是有什么事对病人造成了无法抹平的心理创伤。

“跟你没关系!快说,你来这儿干什么?”楚莫看着她,催促道,“说完了早点回去!男女有别!”

“那!”朱影从袖中抽出一块锦帕递给他。

“你什么意思?”楚莫脸上泛起微红,挑了挑眉。

“没什么意思。你闻闻,上面有没有血腥味?”朱影把锦帕塞到他手里。

楚莫将信将疑地拿起来闻了闻。

“有。”

和朱影一样,他办案多年,对血腥味有一种特殊的敏感。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