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倩楠先喝了一杯雪碧,满不在乎的说:“刚到的时候,我在您手下当会计,给钱多少再说,可干着顺心顺意哪!再后来筹组成了集团公司,公司扩张,招了许多人进去,重新组建个人事部,非要把我按在主管的位置上,又不给我涨工资。我跟夏琮说了好几次,不然的话我拿会计的钱,徐薇薇说:“也许夏总是在考察你,看你干的怎么样吧。姐说你一句,现在人事部的工作已经理顺了,你从无到有忙活了三个多月,万一被开了,别人上来就捡现成的,你得多亏啊。”。...

添丁即事

推荐指数:10分

《添丁即事》在线阅读

柳倩楠先喝了一杯雪碧,满不在乎的说:“刚来的时候,我在您手下当会计,拿钱多少不说,可干着顺心哪!后来改组成了集团公司,公司扩张,招了许多人进来,组建个人事部,非要把我按在主管的位置上,又不给我涨工资。我跟夏琮说了好几次,要不然我拿会计的钱,再回去做会计的活儿,要不然就给我发三个月工资我自己走,夏琮老是说好话,一分钱没多发哩!”

徐薇薇说:“也许夏总是在考察你,看你干的怎么样吧。姐说你一句,现在人事部的工作已经理顺了,你从无到有忙活了三个多月,万一被开了,别人上来就捡现成的,你得多亏啊。”

柳倩楠撇了下嘴:“我走了后,你还得兼着会计的活儿,就拿主任那一份工资,到头来又怎么着?眼看好不容易把任慧娜带出来了,能够顶住会计的岗了,高新区那好好的位置又被她抢了去,要是我,我咽不下去这口气。”

徐薇薇感到一丝茫然,王宇赶紧朝着柳倩楠递眼色,轻轻的说:“倩楠,徐姐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哪有我们这些90后自由自在?我们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随便挣点钱就能自给自足,徐姐家里还有好几张嘴呢!”

柳倩楠虽然快人快语,但绝对不是缺心眼儿,正好火锅食材被服务员送了上来,赶紧抄了肉片往锅里倒,嘴里说着:“哎呀,说好要减肥,可是这肉太诱人!算了,明天开始减肥吧!”

王宇说:“得了吧,再减肥你就变成鱿鱼片了,快吃吧!”讨好似的夹了一块肉,放在柳倩楠的盘子里。

柳倩楠夹起来,嚼了几口,“噗”的一声吐了王宇一脸,徐薇薇赶紧拿纸巾给王宇擦脸,王宇还没回过神来,柳倩楠柳眉一竖,喊道:“王宇,你敢给我吃生肉?”

王宇并不生气,只是在不住的道歉。

徐薇薇哑然失笑,心里想着,年轻真好啊!

大湾路加气站,到了下班的点儿,左小磊和吕彬去刷了考勤机,说:“阿毛,你刚回来,我和彬哥给你接风。这样,我家附近有家土鸡店,菜色还算可以,去我家那里吃。”

阿毛说:“行,阿左你不嫌麻烦就行。”

吕彬去开车,左小磊说:“彬哥,你带我去顺意小学对面,我的电驴子在那里修。然后你带阿毛先过去,我骑着电驴子去找你们,就是我俩上次吃饭的那个馆子。”

吕彬一直是个好说话的人,把左小磊放下,载着阿毛先走了。

左小磊看了下,自己的包还在车筐里,没人动过,就取出来,结了修车费,骑着电动车穿过马路,先接了一年级的诺诺;然后载着诺诺,来到幼儿园,把电动车停在幼儿园门口,拉着诺诺的手,进去把苞米接出来。

然后,一辆电动车载着三个人,朝着小区对面的饭馆儿驶去。

苞米说:“爸爸,我们不回家做饭吗?妈妈回家吃不上热乎的,会发脾气的。”

左小磊说:“你妈妈跟我说有应酬,晚饭不回家吃了,爸爸也带你们下馆子去。”

吕彬轻车熟路,点了六个菜,左小磊看了看,又点了一瓶酒。阿毛推辞说:“我从来不喝白酒。”

吕彬说:“去深圳这十个月,你还没有学会啊?”

阿毛说:“学这个有什么用?呆在一起喝点茶、聊聊天,不是有意思多了吗?”

左小磊不置可否,说:“彬哥,喝酒的乐趣他是不会懂的,我给你满上。”

吕彬护住杯子:“我开车的,你要害死我啊。”

左小磊就不劝了,自己倒上一杯,点了一瓶啤酒,一瓶果醋,阿毛和吕彬就一人接了一瓶,打开倒在杯子里。

啤酒在北方,只能算汽水,阿毛对啤酒并不排斥,先喝了一小口。慢慢的咂吧砸吧嘴,回味无穷似的。

左小磊见了,说:“还行,能喝点儿啤酒了,也算长进了。”

阿毛说:“我只能喝一瓶,多一口就倒了。”

三个年龄相仿的人在一起,连客套话都省了,各人喝各人的,聊些站上的逸闻趣事儿,听阿毛讲讲高圳那边的风土人情。

左小磊给两个孩子夹菜,先把她俩伺候饱了,两人就凑在一起用MP4看动漫,好歹不来打扰了。

左小磊刚刚开始吃,吕彬和阿毛已经吃了个六七分饱,就放慢了速度,主要以聊天为主。

阿毛问道:“阿左,你现在还在做那个兼职?”

左小磊说:“是啊,两个孩子了,不做点补贴家用,就要喝西北风了。”

阿毛说:“你那边的钱是怎么算的?”

左小磊倒很坦白:“刚开始做的时候,千字四十,现在给我涨到六十了。诗词歌赋文言文,要贵一些,具体的还要看难度。”

阿毛说:“你知道网上的价格吗?”

左小磊说:“我从来不网购。”

阿毛说:“你用手机登上去,不用下单,搜一下‘代写文章’‘诗词定制’之类的关键词,大体就知道行情了。”

左小磊喝了口酒,说:“我没买智能机。”

阿毛说:“一个智能机也就三四千块钱,现在用智能机是趋势,早晚都要人手一个的,你为什么不早点换一个。”

吕彬插话说:“一块智能手机,需要半个月的站长工资呢。”

阿毛说:“智能机不仅代表着时尚,更代表着流量,现在快钱、热钱好挣,互联网金融是个大趋势,你们在加气站再干十年,也就是一年十几万块钱,没什么意思。”

左小磊一向珍惜这个工资翻倍的站长职务,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借着酒劲儿问:“你去了高圳十个月,挣了多少钱?”

阿毛喝了口饮料,说:“我在一家电商公司运营部做后台,学了点运营技术,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

左小磊斜了眼,说:“你学这些回荣东有用吗?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计算机相关专业,主课是建数据库、搞IT开发,回荣东后毫无用武之地。荣东这个地方,就不是信息技术发达的城市,要不然我也不会拿着800块钱的试用期工资,去荣东石化应聘,在加气站当了加气工。”

阿毛摇头晃脑的说:“这不一样了,以前建个网站、开发个数据库多牛啊!现在一个初中学历的年轻人,去速成班培训三个月就能搞网站、做设计了,现在建模不需要再用C++,Java就很好用;得益于软件技术的集成化和简便化,普通人也可以剪辑视频、编辑图形,电脑能做到的,智能手机大部分都能做到,所以不管在哪里,网络信息技术衍生出的行业,注定会成为将来的主流。”

左小磊见他说的认真,也就不想再争辩了,岔开话题说:“阿毛,你刚回来,准备找工作,还是自己干点别的事儿?”

阿毛嚼了口肉,放下筷子,回答说:“先租个房子住,我不想再跟着人打工了。高圳那个地方是一线城市,消费水平高,工资也比这边普遍高一些,我在那边租最便宜的房子住,节衣缩食,攒了十五万带回来了。我大哥和我大嫂在茶叶市场有个小店面,我用他们的经营执照,办个企业店铺,先试试看高圳那一套在荣东管用不。”

左小磊吃了一惊:“你不准备去交个首付,先弄个房子,稳稳当当上个班,还个房贷,寻个对象,抓紧结婚?”

阿毛说:“我哥哥家俩儿子了,又不全指望我给毛家传宗接代,这十五万拼没了就没了,顶多就跟我刚辞职去高圳时一个样儿;万一顺利的话,这十五万能给我挣回来更多个十五万。”

左小磊和吕彬面面相觑,觉得这么一笔巨款,拿去试水,实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徐薇薇在那边说:“小磊,去哪里了?孩子们呢?”

左小磊说:“阿毛回来了,约了彬哥一起吃饭的,俩孩子都带出来了。”

徐薇薇倒也没多说,只是嘱咐说:“少喝点酒,别回来太晚了。”

电话挂断,吕彬笑着说:“哎呦,查岗的来了。”

阿毛也说:“也吃的差不多了,我们撤吧。”

左小磊说:“那好,招待不周,担待点儿。奥,对了,阿毛今晚去哪里住?”

吕彬说:“他一个月前就托我找地方租房子,东江站附近太偏僻,我在大湾路附近给他找了一个。”

左小磊笑了笑:“大湾路找房子,干嘛不找我啊。彬哥保密工作做的也算可以。”

吕彬说:“阿毛的行李都在我车上,我开车把他送过去再回家。你快回去吧,两个孩子明天还得上学。”

左小磊一手牵着一个孩子,送阿毛和吕彬离开,热情招呼说:“阿毛,既然在大湾路住下,有空去站上找我玩儿啊。”

阿毛说:“行,阿左,我明天就去找你。”

吕彬的车一溜烟儿的走了,左小磊去结了账,骑着电动车回家了。

徐薇薇脸色不大好,左小磊喝了酒,也就没多问,溜进书房去做兼职去了。徐薇薇给两个孩子洗澡,哄他们睡觉,然后轻轻推开书房门,坐在一边。

左小磊回过头来,问道:“怎么,公司里又遇见不开心的事儿了?”

徐薇薇说:“今天高新区分公司的经理定下来了,是任慧娜。她才来三个月,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教的,为什么就让她去了?要是让别人去,我心里也好受点儿。”

左小磊说:“人家姑父不是高新区的副区长嘛,你们公司在那里开展业务,搭上这条线,以后打开高新区市场就容易多了。都怪我,没什么社会关系,也没什么人脉,眼睁睁的看你受委屈,却又没有办法。”

徐薇薇说:“你别这么说了,我们白手起家,一路拼过来,现在不也是很好了吗?”

左小磊心头涌上一股愧疚,自己父母在老家种地,不可能帮上什么。虽然两人拼了八年,才买上了一套四居室,搬出了墙皮渗水、地板砖松动的还建房,但银行里还有六十万的贷款,加上两个孩子上学,压力也是非常沉重。

徐薇薇察言观色,转移话题说:“阿毛回来了,混的怎么样啊?”

左小磊说:“他一个学机械的,跑高圳去学了些理论回来,要拿出全部家当去试水,我想他应该是想挣快钱想的走火入魔了。”

徐薇薇白了他一眼:“你才是在家照顾孩子照顾傻了呢!互联网金融是未来的趋势,网上那些社区、论坛的UP主,哪个不是靠粉丝养着的?我觉得你哪,不应该一直这样,跟人家阿毛学学,好好闯一闯,不能在加气站干一辈子吧。”

左小磊点上一颗烟,说:“他输得起,我输不起啊。”

徐薇薇说:“你输了,还有我呢。现在两个孩子,你每天都忙的焦头烂额,以后三个孩子了,更忙不过来了。你提前想一想,也好过到时候手忙脚乱。”

左小磊翻了翻眼皮:“你决定要生下来了?”

徐薇薇说:“对啊,反正升职加薪也没指望了,就在主任的位置上混呗,又何必为了升职加薪装什么加班加点了。以后呢,我准点上下班,谁爱表现谁表现去,等什么时候混到要生了,就请个病假在家坐月子。”

左小磊说:“你要是这样消极怠工,夏琮开了你怎么办?”

徐薇薇说:“我跟了她那么久,她若是这点情面都不给,我就带着我在外联部时找来的客户跳槽去。再说公司从代记账工作室做到集团公司,怎么可能没点账面上的小把戏,能瞒过公家,却又搬不上台面,更瞒不过自己人。这么多年财务上面的事儿我可都了如指掌呢,她能拿我怎么着?”

左小磊舒了口气,说:“我手头还有三千字没码完,你先睡吧,怀孕了要注意休息。”

徐薇薇就站起来,说:“你知道我怀孕了,以后在我跟前就别抽烟了。”然后就回卧室去了。

左小磊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又点上一支烟,继续码字。

徐薇薇终于没有告诉他,因为三胎的事情,夏琮找她谈过话,或许夏琮有意提拔她,大不了把任慧娜扶成财务部主任,副区长那边也会好说话。

又或许,夏琮本来就想提拔任慧娜,三胎只是个借口。领导的心思,谁能猜透呢?既然想多了太累,干脆就不要去想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添丁即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