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彬放下自己一次性纸杯,说:“阿毛到哪里了?”左小磊说:“在火车站。”吕彬说:“走,我跟你去接他,武站长一起?”武军说:“我回站上去吧,新顶上去的班组长不不顶事,要是有点儿毛病也处理方式不了。”吕彬就再发动车子,载着左小磊去接阿毛。那阿毛,是一名辞职后的员吕彬说:“走,我跟你去接他,武站长一起?”。...

添丁即事

推荐指数:10分

《添丁即事》在线阅读

吕彬放下一次性纸杯,说:“阿毛到哪里了?”

左小磊说:“在火车站。”

吕彬说:“走,我跟你去接他,武站长一起?”

武军说:“我回站上去吧,新顶上来的班组长不顶事,万一有点毛病也处理不了。”

吕彬就发动车子,载着左小磊去接阿毛。

那阿毛,是一名辞职的员工,那时候吕彬在东江路当站长,左小磊在他手底下干班组长,阿毛是荣东公司招聘的员工,被分配到东江路一线岗位实习培训。

吕彬把他安排到了左小磊的班组,左小磊负责培训,教他规章制度、巡检、加气、简单维修,阿毛本身大学时就学的机械,懂点机械原理,所以一学就会,左小磊干脆把换拖车的活儿也教会了,阿毛没有过实习期,就已经可以熟练的进行管束车不间断供气更换作业。

再后来,荣东公司竞岗,阿毛凭借技术,竞聘了班组长,左小磊干了三年班组长,成功竞聘了站长,调到了大湾路,而阿毛顶的就是左小磊的班组长位置,跟着吕彬干。

干了快两年,阿毛来找左小磊:“阿左,当站长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啊。”

左小磊换了岗位,涨了工资,面带得意的说:“六七千吧,只要别出事故,年底有一笔安全考核奖金,算起来一年十万左右。”

阿毛说:“一年挣十万就很多了吗?”

左小磊愣了下,说:“当班组长一年只能挣五六万好不。能挣十万,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吗?”

阿毛说:“我来公司后,你待我很好,我一直记着呢。所以我要跟你说,一年十万,根本不算什么事儿,我如果学你,在班组长的岗位上再熬上三年,就算运气好熬上个站长,又有什么意思。”

左小磊不明白阿毛为什么这么说,问了一句:“吕彬对你不好啊?我刚来公司的时候,是他接的我,他这人很地道,又没有什么架子。”

阿毛说:“他是个好站长,我知道,可他跟我们不一样,我们虽然年龄相仿,但听说他刚进荣东公司就是后备站长,你不是熬了好几年才跟他平级?”

左小磊说:“加气工、班组长、安全员、押运员、核算员、操作工我全做过,虽然没做出什么成绩,也没搞出什么大差错,老老实实混日子,慢慢熬过来就好了。”

阿毛说:“听说你媳妇跟你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她现在一个月挣多少?”

左小磊的表情凝固了,这事儿提起来可真是伤自尊。

阿毛依然自顾自的说:“我要辞职了,去高圳。我敢确定,将来是流量的天下,那里有全国最著名的互联网头部公司鹅厂,我要去那里试试运气,即便挣不到钱,也要学些流量运营的理念回来。”

左小磊倒吃了一惊,说:“真的要走?”

阿毛说:“明天就辞职。”

左小磊说:“你既然决定了,那么中午我请你吃顿饭,当做送行吧。”

吃饭的时候,阿毛说:“阿左,你跟我一起去吧,做加气站没什么前途,你再干三年,到了运营部跟着阎部长混,又能挣多少钱?”

左小磊想了想说:“我倒是想,可家里有两个孩子,我妈帮我带着一个小的,大的上幼儿园,我媳妇整天加班加点家常便饭,我走了我妈怎么可能照顾的过来?”

阿毛说:“看来当单身狗娶不上媳妇也是件好事。阿左,我去高圳,学到了东西就回来,到时候回来找你。”

也许,在左小磊当时看来,阿毛只是说了些客套话,没成想阿毛回来的时候,真给他打电话了。

吕彬与阿毛昔日的相处应该是不错,要不然吕彬也不会急着去接站。

进昊集团会议室内,各部门经理依次正襟危坐,等待开会。

夏琮先让刘秘书把徐薇薇叫到办公室开了个小会。

议题很简单,夏琮开门见山的问:“跟家里商量好了吗?”

徐薇薇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刚要开口说话,夏琮先开口了,她说:“既然犹豫,就别急着下决定了,免得将来会后悔。刘秘书,带徐主任去会议室,我随后就到。”

刘秘书抱着文件,软声说:“徐主任,请。”

徐薇薇就略带木然的跟着刘秘书来到了会议室。

随着一声门响,夏琮来了。

她熟练的甩了下短发,显得更加精明干练,说道:“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高新区业务部主管的人选。外省MR公司已经开始收购邦银公司,应该是要利用它的壳子作为进军高新区的桥头堡。我们既然已经筹备完毕,就应该及早入驻,抢先占领市场。”

众人交头接耳,筹备了好久,高新区分公司终于要开业了,这对刚刚改组的进昊集团来说,不算个小事情。

夏琮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推荐一下,大家一起讨论下。”

众人都知道这么重要的位子,夏琮肯定有了定见,先不说徐薇薇跟着她一路披荆斩棘那么多年,就说刚才开会之前,刘秘书带她去开小会,肯定已经安排妥当。但又一想,万一夏琮定下的不是徐薇薇,叫她去是为了安抚,自己又何必多嘴呢?

突然,一名带着眼镜的女人开口了,原来是财务部的副主任任慧娜,是公司新招的金融管理硕士生,给徐薇薇当副手。她说:“我推荐徐薇薇,她进入公司时间长,业务经验丰富,早已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我自从进入进昊集团,也是她一手把我带起来的,以她的能力和才华,我觉得是这个职务的最佳人选。”

人事部的柳倩楠,小声嘀咕着:“该不会是想让主任走了,自己好扶正吧。”声音很轻,却又像是故意让人听见似的,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这种场合下,大家心照不宣,装作没听见,尤其是任慧娜,面不改色,让人怀疑她真的是没有听见。

财务总监王总开口了:“小徐呢,这个人一直用功踏实,早先在外联部工作的时候,也是数得着的人才啊。我觉得小任说的没错,徐薇薇负责这个职务,再合适不过了。”

几名高管和大小经理和附和着,毕竟无论从资历还是能力来说,这个职务非徐薇薇莫属。

或许,几名总监级别的比徐薇薇能力更强,但夏琮要是把人家调去分公司当经理,那是降职,所以人家也没兴趣抢。

财务总监说话分量重,附和的人又多,夏琮望向徐薇薇:“薇薇,你是怎么想的?”

徐薇薇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说:“我听从公司安排。”

夏琮面露一丝复杂的神情,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关于高新区业务部的主管,稍后将会以文件形式下发,大家都去忙吧。”

转身出了会议室,刘秘书赶紧踩着高跟鞋“蹬蹬”的跟上。

下午,各部门就收到了人事部下发的红头文件,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高新区业务部门主管的位置,竟然是任慧娜。

公司内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夏总不厚道,进昊发展到今天,徐薇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干嘛要过河拆桥,连这么个位置也不舍得给人家?”

有人说:“任慧娜是本硕连读的高材生,徐薇薇只不过是个本科生,夏总一直留着她,已经对她不薄了。”

有人说:“连着三年了,我们公司就没有招过本科生,徐薇薇几乎是公司管理层里学历最低的了,估计董事会对她有意见了。”

还有人说:“夏总不近人情,进昊还值得我们这么拼命的加班吗?”

徐薇薇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五味杂陈,不敢露面,那些流言蜚语传入耳中,一句句的扎心。但也只能假装没事的样子,竭力保持住自己那薄薄的面子。

下班了,柳倩楠推开财务部的门,说道:“薇薇,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逛商场吗?我们走。”

徐薇薇下意识的说:“我还得加会儿班。”

柳倩楠提高声音说:“加班有用吗?初来乍到的升职加薪,任劳任怨的任人宰割,你就不加班,他们谁敢扣你工资,去劳保局告他们去!”

任慧娜脸上红白不定,解释说:“薇薇姐,我真的不是跟你抢,我是真心觉得应该是你的,但是我并不知道夏总会让我去。”

柳倩楠哼了一声:“你的档案在我那里呢,我难道不知道你姑父是高新区的副区长?”

门突然被敲响,刘秘书拉开门,说:“高新区分公司开业在即,夏总让我来找任慧娜,一起考察下当地市场和经商环境。”

任慧娜顾不上多做解释,赶紧抓起挎包,逃也似的跟着刘秘书出去了。

旁边办公桌上,一个略显俊朗的年轻男人,悄声对柳倩楠说:“倩楠,要是被刘秘书听见了,恐怕会传到夏总耳朵里,不好收场。”

柳倩楠抬高声音,对着远去的背影扬声说:“听见了又咋地?去哪里挣不出口吃的来?有本事把我开除了啊!”

徐薇薇赶紧拉了她一把,说:“倩楠,别这样,我们不管他们了。走,姐请你去吃火锅,小王一起啊。”

年轻人赶紧应了一声:“哎,哎,既然徐姐请客,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个人潇洒的去考勤机打了下班卡,去了火锅店。徐薇薇点了餐,对柳倩楠说:“妹子,以后别这么冲动了,闹也改变不了什么,现在找份好工作也不容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添丁即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