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姐豪无形象地抹了一把泪,和小佳面面相觑后地说:“不可能会啊,我都托熟人打探过了,这下一次出手的但是九重天集团公关部!除了公事和贺家人,谁能请得动他们啊?”乔玉摸了摸下巴,“总不能够是哪个糟老头子看中我美貌如花,意图被包养我吧?”梁姐撇了撇撇嘴地说:“你想深夜月色如水,乔玉静静躺在那盘点起楼阁的宝贝,暗道幸好不用付那么多违约金,剩下的加把劲就能还清,她上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的金砖总算保住了!。...

梁姐毫无形象地抹了一把泪,和小佳面面相觑后说道:“不可能啊,我都托人打听过了,这回出手的可是九天集团公关部!除了公事和贺家人,谁能请得动他们啊?”

乔玉摸了摸下巴,“总不能是哪个糟老头子看上我貌美如花,意图包养我吧?”

梁姐撇了撇嘴说道:“你想多了,贺总可是大名鼎鼎的金龟婿!长得帅又洁身自好,要是能看上我,我立马把自个儿打包送上门!”

小佳汗颜地说道:“梁姐,你都结婚生子了还有这心思呢?”

三人说说笑笑的心情颇佳,等梁姐回去后,小佳为了方便照顾乔玉就直接住在这边。

深夜月色如水,乔玉静静躺在那盘点起楼阁的宝贝,暗道幸好不用付那么多违约金,剩下的加把劲就能还清,她上辈子辛辛苦苦攒下的金砖总算保住了!

她阖上双眼准备入睡,意识却停留在那一箱箱金银珠宝上面,跟小老鼠守着粮仓似的乐不可支。鹅黄色的床头灯亮了一宿,黑夜中平添几分暖意。

接下代言后,没几天就到了拍广告的日子。晨雾茫茫,雨后朝露,嫩柳枝头映着初升的曙光。

小佳睡懒觉的时候,乔玉就在后颈处裹了块毛巾下楼小跑,迎向朝阳的微醺惬意又自在。

她顺着无人的岸边跑道一路慢跑,阳光映照在脸颊上显得光彩照人,体态轻盈面色红润。

煞风景的预警灯却突然亮了起来,乔玉停下脚步朝那指示方向跑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在不远处响起,其中还夹杂着男童挣扎的呜咽声。

“你们干什么!”乔玉奔跑时便从楼阁快速取出一支防身电棍,冲着那俩个中年男人厉喝道。

其中较为年长的见状打量了下四周,见没发现其他人影便急忙说道:“快点抱上车,这小娘们我来对付。”

乔玉朝那男人挥出电棍,一股电流令男人抽搐着躲闪开来,另一个人却早已将男童抱进车里,手脚麻利地准备开车跑路。

可惜一个措手不及,乔玉再次击中他,就在她准备将车门打开抱出孩子时,身后一把利刃朝她刺了过来!

人是没事,偏偏那电棍掉在地上,这下赤手空拳的她难敌两个成年男子,乔玉咬咬牙躲开攻击,从楼阁里快速支付一点功德值。

买下初级武艺后,她只觉得手脚瞬间轻快许多,那拳头挥出后更是如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直打得那俩人连连后退。

俩人对视一眼便欲钻进车里,乔玉眼疾手快地捡起电棍拦住他们,此时身俱武艺的她将那俩人彻底打晕过去,这才将孩子抱出车外,放松后更吓得她冒出一身冷汗。

男童哇哇大哭起来,等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察到了现场,对她身手可谓是赞叹有加。

“你这身手不错啊,有兴趣考警校吗?”

乔玉听见这话只能哭笑不得地说了声谢谢,孩子的奶奶来得很快,更是自责地垂足顿胸,“奶奶的乖宝啊,快谢谢这位姐姐…”

等老人家讲起孩子被骗走的经过时,乔玉便趁旁人不注意悄悄离开了,留下男童家人想道谢却到处没寻到踪影。

乔玉回到家后,小佳已经准备好早餐,见她大汗淋漓的模样,佩服说道:“乔姐,难怪你身材这么好,我都坚持不了跑步。”

乔玉笑着摇摇头,洗了通热气腾腾的澡,用过早餐后便跟着小佳坐上梁姐的车,一道开向九天集团大厦。

小车停在外面的广场后,梁姐站在门口看向这栋高耸威严的大厦,羡慕得无以复加。

“要是咱们哪天也能有这本事就好了。”

乔玉勾唇笑了笑,“梦想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小佳笑嘻嘻地挽着她的臂弯,“乔姐,那我可等着你们带我发家致富哦。”

乔玉视线扫向外边时,一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正准备横穿马路,密密麻麻的车流无人注意到这个幼小身影。

她脚步飞快地往那边冲去,完全想不起来诸如功德与警示的事,只一心想将小女孩救下,就在车子即将撞到之际,乔玉将小女孩抱起闪身到路边!

身后的梁姐和小佳张了张嘴,震惊地说道:“这速度…能参加奥运了吧?”

此时一辆轿车从附近经过,直直开进地下车库。

贺临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目光柔和地说道:“倒是个心善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影后她今天又打脸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