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凤非池随后一愣,闻言惊疑的望着非梧。意识到自己了露陷了,非梧尬尴一笑,“嘿嘿,师兄。”像是没想起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凤非池虽惊诧,却迅速反应时回来,师妹在林中苏醒过来回来后就放佛完全恢复了常人的神智,说没准也完全恢复了修练的能力,自己适才那一掌的意识到自己已经露馅了,非梧尴尬一笑,“嘿嘿,师兄。”。...

闻言,凤非池先是一愣,旋即狐疑的看着非梧。

意识到自己已经露馅了,非梧尴尬一笑,“嘿嘿,师兄。”

像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凤非池虽诧异,却很快反应过来,师妹在林中苏醒过来之后就仿佛恢复了常人的神智,说不定也恢复了修炼的能力,自己方才那一掌的力量并不大,她会提前醒来也是情理之中的。

“既然师妹醒了,刚才的话不知听到了多少。”凤非池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

非梧腹诽,她全听到了。

“师兄,刚才是谁在借用我的身体说话?”她避而不谈,反而对身体里的那一缕残魂的主人更感兴趣。

凤非池沉吟,他对老者的身份也不了解。

三年前的某天,非梧失踪,凤非池前去寻找,等找到她时,她正躺在宗门后山的溪水边昏迷不醒。老者也是这时候第一次借用她的身体跟自己交流。

他只知道老者是一位上古大能,在一次历练中遭遇天罚,只剩一缕残魂被镇压在一枚古玉之中,颠沛数十载,古玉流落到梧桐宗的后山,恰好被在后山玩耍的非梧捡到,并意外触发了古玉的禁制,老者的残魂就这样寄居到了非梧的体内。

看穿了凤非池的窘迫,老者自表身份,“老夫乃两千年前的一名圣者,距离封神只有一步之遥,奈何气运已尽,殒命神殿废墟之中。”

与凤非池满脸的虔诚相比,非梧的反应就平淡得多了,她脱口而出,“圣者?很牛逼吗?”

“……”

“……”

两人都沉默了,对这个直来直去的姑娘很是无语,虽不知道她说的“牛逼”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不难理解她是在问一个圣者是不是很厉害。

这不是废话吗?那可是离站在云玄大陆的顶峰只差一步之遥的圣级强者啊,是能够搬山填海翻天覆地的绝世大能啊,这样的人物可不仅仅是干瘪的“牛逼”两个字就能概括的。

从凤非池僵硬的表情中,非梧得到了问题的答案,她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啊老人家,我醒来之后好像什么都忘记了,你们说的圣者,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装傻,有用。

老者大度的笑了笑,梧桐宗不过是云玄大陆芝麻绿豆大的一个二品小宗门,实力最强的宗主才堪堪达到旋照期。非梧虽是宗主之女,但并没有修武天分,又是个自小痴傻的,对修炼等级没有概念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们可称老夫一声林老。如今你们师兄妹二人的宗门被灭,老夫与你们师兄妹二人也算有缘,老夫门下尚无门徒,毕生武技传承若是就此失传倒也可惜,你们二人若是有意,老夫愿倾囊相授。”

一位圣级强者主动说要将自己的本领传授给他们,这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天上掉大大大大馅饼的事。

非梧虽然对圣级强者的概念模糊,但也知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当即就伏跪在地,“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凤非池想不到她的动作如此之快,还来不及制止,她就已经“五体投地”了。

宗门才覆灭,他们就转投其他人门下,这样真的不会被天打雷劈吗?

师妹为何对宗主殒命一事如此凉薄,那毕竟也是她的亲生父亲。

凤非池不知道的是,现在的非梧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了另一个人,原来那个非梧的记忆她也并未继承到半分,自然也不知道不久前惨死在敌人刀剑之下的梧桐宗宗主其实是她的父亲。

凤非池的脸上虽未表现出什么,心中却是恨铁不成钢。

林老此时却十分清楚凤非池的顾虑,有非梧作为对比衬托,他对凤非池的品行更为赞赏有加,不愧是他看中的弟子。

非梧伸手拉了拉师兄长袍的衣角,意思十分明确,快跪下拜师啊,这可是圣者,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生平第一次,一向对小师妹疼爱有加的凤非池对她生出了不喜。

林老笑呵呵的说着,“你若暂时不愿拜老夫为师,老夫也能够理解,老夫今日一言既出,你何时想好了,再呼唤老夫也不迟。”

“练气与筑基皆重在对玄气的巩固,两者之间的差别在于,练气期就像是往瓶中装入石头,根基牢固之人则宛如往瓶中装入细沙,你显然是后者。步入筑基期,则要彻底将瓶中灌满,将玄气凝练到如水般无孔不入,此乃筑基要诀。”

话音一落,非梧就再也感知不到脑海中另一个灵魂的存在,仿佛他从未出现过。

这倒是让她对这个林老的实力有了初步的肯定,能够将自己的灵魂隐藏得如此隐秘,她自问是做不到的,更何况对方还只是一缕残魂。

拜师拜到一半,师父不见了,非梧讪讪的从地上起身,却见师兄的脸色阴沉如水。

非梧不解,这哥们这是咋了,自己也没哪里惹他吧。

非梧也是个厚脸皮的,眼见着师兄的脸色不好看,还是几步凑上前,“师兄,如今天色已晚,我们也不能老是待在山洞里吧。”

白衫美男叹了一口气,只当她还是以前那个痴痴傻傻的废柴小师妹。

修长的手指在乾坤戒上又是一抹,一套崭新的月白色长衫出现在他的手中,只是这件衣服上却没有代表着梧桐宗的梧桐叶刺绣了。

如今在世人眼中,梧桐宗已经不复存在了,他如果再穿着梧桐宗的服饰,只会给自己和师妹招来祸端。

“师妹,你先去外面等我。”凤非池已经恢复了往常的耐心温柔。

又让她回避?

刚才他想要打晕自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怎么现在又让自己回避,难不成除了林老还有什么王老赵老?

凤非池见她一脸的不情愿,无语的扬了扬自己手中的衣物,“师妹莫不是要在这里看我换衣服?”

“呵呵,师兄,您请便……请便。”

非梧尬笑着逃也似的溜出了山洞,她倒是不介意啊,看看美男更衣陶冶陶冶情操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对方的眼神实在不像是愿意被她围观的样子,为了不让自己以后被当成变态对待,她还是先回避一下比较好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师兄,我们两个真厉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