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云山顶。一座竹篱草屋临潭而建,四周繁花坏绕,放佛世外桃源。屋内,一位银发银须的老者盘腿而坐而坐,气息保持平稳,神态和善,颇具几分仙流道骨。这时,一名青衣少女从远处急速而来,欢快的跃到屋前,‘吱呀’一声房门了门。“大师傅,据说你找我?”少女大大咧咧一座竹篱草屋临潭而建,四周繁花环绕,仿佛世外桃源。。...

清云山顶。

一座竹篱草屋临潭而建,四周繁花环绕,仿佛世外桃源。

屋内,一位银发银须的老者盘腿而坐,气息平稳,神态随和,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这时,一名青衣少女从远处急速而来,轻快的跃到屋前,‘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大师傅,听说你找我?”

少女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完全没有女子该有的温柔和端庄。

看着老者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忍不住嘴角一抽。

“我说大师傅,这山上除了我和你之外,又没有其他人,你这般模样是做给谁看的?”

“阿漓,今天晚上把东西收拾好,明天一早你就下山去。”

老头完全没有要接她话的意思,悠闲地开口。

少女听了撇撇嘴道:“大师傅每天都是我给你洗衣做饭,我要是走了你这生活能自理吗?”

说完这话像是想起了什么瞪大眼睛道:“你是不是收了别的漂亮师妹专门来伺候你!”

“去!去!去!说什么鬼话!你师傅我是那种人吗!”

老头恼羞成怒,狠狠的敲了少女脑门一下。

“这次让你下山,是有要紧的事情需要你去办。”

“十五年前,你师父我给你定下了一门亲事,如今你的年纪也到了,明天你就下山完婚去吧。”

少女一听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果断拒绝:“我不去!谁知道你是不是给我安排了什么丑八怪!”

老头听了却不着急,从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一卷画像,故作惋惜的叹息:“哎呀,既然你都这么想了,那我就安排去把这婚事给退了,就是可怜这么个神仙般的人物哦。”

“其实为师觉得你们现在挺般配的,估计除了他就没人能够配的上你了。”

神仙般的人物?

少女面露怀疑之色,一把抢过画卷,只看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

只见画卷中一名白衣男子,身材高挑,面容俊朗,气质出尘,是她喜欢的类型。

老头看出了她眼中的惊艳,故意缓缓道:“既然你不愿意,那我……”

“谁说我不愿意,我愿意的很!”

“不过……大师傅,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怎么那么像纯阳宫的……小掌门!”

可不就是吗?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咳咳,确实就是他,怎么?你不愿意,反正你们小时候也见过,这不刚好。”

老头不自然的撇过脸。

少女一脸黑线:“大师傅,纯阳宫的道长还能娶亲!而且他还是小掌门,你这不是框我吗!”

啪!

将画卷往桌子上一甩,气恼的看着老头。

“呸呸呸,什么道长!他早就还俗了,如今是云国国师!再者谁说纯阳宫的弟子就不能成亲了,你这是迂腐!”

老头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徒弟,真是越来越笨。

少女转头:“真的?”

老头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我骗你作甚,你爱去不去!”

说着准备拿走画像,哪知少女快他一步。

“哎呀大师傅,我去我去。”

“咱师徒都在这清云山待了多少年了,你这张老脸我早就看腻,我夫君这么好看,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出发!”

老头被她气的直叨叨,衣袍一挥,一道银色的光飞射而出,随后远处传来一声惊呼声。

“哎呦!”

老头这才满意的点头。

他堂堂药天宗掌门人,早就超脱凡人,修为深不可测,医术逆天,在这山中隐居多年,这个臭徒弟一点也不懂得珍惜。

少女名为樊九漓,是个孤儿,十五年前被他捡回来,所以从小就跟着他修行。

虽然年级还小,但是几乎已经掌握了他毕生所有。

医术更是远在他之上,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脑袋是怎么长得。不少新奇的医术,即便是身为药天宗掌门的他,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武道上也是当世无双。

“雏鹰入世,这九州大陆,怕是会越发精彩~!”

……

半个月之后,云国云城。

樊九漓站在路边,挠挠头,一脸无奈。

虽然医术逆天,武功高强,但……但是她是个路痴啊!

而且从小在清云山长大,十五年来从未没下过山。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这么繁华的大城市。

人生地不熟,钱也没几个。

走的时候,老头抠抠搜搜的只给了一点点碎银子,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物价如何。

没办法,只能向旁边的人问路了。

就在这时,一位衣着朴实的大娘迎面而来。

樊九漓面带微笑走上去:“这位大娘,请问国师府怎么走?”

那人看到她一身穷酸样,不由得皱眉,下意识避开她。

好像樊九漓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不过在她听见国师府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停下脚步。

国师府可是云国除了皇宫之外,第二尊贵的地方。

就算是国师府随便的一个婢女,都比一般的贵家小姐金贵。

难道,这个土里土气的少女和国师府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大娘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给她指了路之后,好奇的问道:“这位姑娘,你是去国师府找人吗?”

樊九漓点头:“对呀。”

那人听了有些高兴又道:“你找谁?”

樊九漓认真道:“我去找我未婚夫!”

听了这话,中年大妈立刻变了脸色,马上换上一副谄媚的样子,言语中还夹杂着一丝羡慕嫉妒恨。

心中忍不住嘀咕,这种乡下来的叫花子,还能有在国师府任职的未婚夫,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极力忍耐着心中的妒忌:“不知道妹夫叫什么?在国师府是什么职位,说出来没准我还知道了。”

一边说,一边亲切的拉着樊九漓,态度好的不得了。

樊九漓虽然不喜外人接触,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忍着。

“我未婚夫叫祁湛……”

樊九漓话刚说完,中年大妈脸上的和颜悦色瞬间消失,甩开她的手,同时在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随后破口大骂:“呸!你个臭乞丐,居然敢忽悠老娘!”

想起刚才自己那殷勤的样子,中年大娘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被狗啃了。

樊九漓有些懵,解释道:“祁湛真的是我未婚夫,我们从小定了亲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人打断:“你个臭乞丐,闭嘴吧你!”

中年大娘一脸鄙夷加不屑,讽刺道:“你口中的祁湛可是国师大人的名讳,你看看你,一个臭乞丐还想当国师大人的未婚妻!”

“我看你真是疯了,我劝你还是,哪来的滚哪去,云城可不收乞丐!”

云国国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年级轻轻就当上了国师,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就连皇帝陛下都要看他的脸色。

容貌更是金贵之极,是多少贵家小姐的梦中情人,就连云国第一公主云紫菀都对他心生爱慕。

就是这么一个神仙般的人,怎么可能和面前这个臭乞丐,扯上关系!

这不是扯淡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国师难训之邪医九漓”,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