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意树下苦相思意。百锻秋垂头丧气的靠着相思意树,历尽千辛万苦冲进烈阳星系,推倒重建银河文明,收俘十八星域,才明白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心爱之人你的陪伴自己走了八世,恰恰这相思意树所化。这相思意树竟小师妹?在这片仙道衰落的星海,有着十八片星域,都被这相思意百锻秋垂头丧气的靠着相思树,历经千辛万苦冲出烈阳星系,重建银河文明,收俘十二星域,才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心爱之人陪伴自己走了八世,正是这相思树所化。。...

相思树下苦相思。

百锻秋垂头丧气的靠着相思树,历经千辛万苦冲出烈阳星系,重建银河文明,收俘十二星域,才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心爱之人陪伴自己走了八世,正是这相思树所化。

这相思树竟是小师妹?在这片仙道没落的星海,有着十二片星域,都被这相思树震慑。

“想什么呢?战争狂魔百锻秋咯咯咯!”师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百锻秋站起身,将夜思梦想小师妹搂入怀中,“太久了,我好想你”

“师尊不是让你掌管黑骑,难道没事情做?”秀秀趴在他怀中,轻声问道。

“我更改了规则,黑骑只管这世间正义,超过天道规则的就带到另一个世界,能走到这里的我在收拾”百锻秋显摆起来。

“哈哈哈,我又回来了,吴铁锤你要兑现诺言,助我双子神域…”

正想亲热的两人,被这粗矿的声音打断,“哪来的傻B,报上名来,想见我师尊,先问问我手中这杆枪…”百锻秋当着秦秀秀的面,肯定要显摆一番。

“单手屠魔万厉年”万厉年双手叉腰仰首挺胸,自己的名号,在这仙道没落的六道轮回中,那可是响当当的存在。

“战争狂魔百锻秋,听过没有?”百锻秋不等他再次开口,已经全力前冲抬枪挑出。

万厉年看到这柔弱的一枪,向一侧跳开,“你耍诈…”

百锻秋一盾,就将万厉年拍在地上,还不忘鄙夷的开口,“战五渣,第一世界都没混明白吧,哈哈哈”

万厉年含恨步入轮回。

百锻秋收起盾,长枪挽了一个枪花,背在背上,“怎么样?有长进嘛?”

“还凑合…”秦秀秀话说一半,指着他身后。

“哈哈哈,我万厉年又回来了…狗屁第一世界…妖魔鬼怪能奈我何…”正在得意的万厉年。

百锻秋得到秦秀秀的提醒,再次将万历年拍在地上,“妖有兽印,魔有魔纹,鬼有冥咒,好好的不当人,在送你一程。”

“我…”万厉年再次含恨坠入六道。

“我时间到了,要回去了”秦秀秀出言提醒。

“不能多留一会嘛?”百锻秋有些不舍。

“我要陪我妈打游戏…要不你也跟我去?”秦秀秀拉起他的手。

百锻秋像是受了刺激,大叫起来,“不不不,我不要去…我不要去打游戏…师尊救我!我不要去打游戏…”

正在摇椅上,打瞌睡的吴铁锤,猛的坐直了身子,“哪个混蛋喊我打游戏?”愤怒的攥紧拳头。

又想到一件事,再次开口,“来人啊!吴一手回来了没有?”

一袭白袍跪倒在地,“神匠大人,二公子未归。”

吴铁锤摆摆手,叹了口气,“一手,你还不肯见我嘛?”

“神匠大人,不好了,二公子带人打上来了!”白袍去而复返。

“孽缘…”吴铁锤站起身。

一杆枪架在他脖子上,用眼角余光扫视枪管,上面布满精美的纹路,下意识的浑身一个激灵。

耳边响起优美又熟悉的声音,“小树不修不直溜…”话落枪响。

“一手…一手你醒醒…”身边的妙人苓心,眼看着倒下去的吴一手,渐渐消失,步入轮回。

妙人苓心咬牙化作流星,追寻而去。

小船恢复平静。

百段秋缩缩脖子,这枪他挨过好几次,记忆犹新,不敢再争吵,苦着脸跟随秦秀秀离去。

“悠然…”吴铁锤扭头,身后连个人影都没有,“幽冥百花香…忘忧解百草…何人能相思…唉!”堂堂的神匠大人,掌管这本源海域,现在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神匠的识海中,被划为若干小世界。

百锻秋的手笔,将初始生灵按种族分为六大类,划分到若干小世界中,万年轮换一次,超越小世界规则的进入第二世界,特殊天才优先会被黑骑执法,带入船内外围,这一层设为开智,需突破本体极限。

第二世界只有光暗两种,再次突破极限,进入第三世界,从第二世界能进入船内,就到第二圈这一层设为筑基,需点燃血脉。

能进入第三世界的生灵,都有着漫长的寿命,这才真正的进入修仙一途,方能引气入体锤炼心脉,能进入小船第三圈这一层设为轮回,需结丹聚婴。

凝聚神格可走出船底,也可留在小船核心区域外,或是加入黑骑,管理小世界。

小船就悬停在识海的核心位置,将整个识海守护起来。

小船船头的摇椅上,躺着满头白发的老人,悠闲的转动着手中魔方,再次陷入回忆中。

船底已化作他的一界,被他装进识海,“有意思…有意思…”

“师傅…这六界你为何不收入识海?天天拿在手中,当魔方转动,有什么意思?”身边拿着蒲扇,正在扇风的徒儿开口询问。

“小树不修不直溜!”老人用手捋了一下自己的白胡小辫。

“啊?两位师兄又要倒霉了嘛?”蒲扇下意识的停下来。

“百锻秋,万物生灵分几等?”老人看着夹板上的两人,开口问道。

“师尊,万物生灵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百锻秋提着水桶,被突然问道,连忙回答。

“错错错!大错特错…错的离谱…同等实力的生灵,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要是将一只蝼蚁放在皓月面前,如何平等?”

“这…”

“师傅的一界,已划好基础,你前去历练吧,记住师傅今天对你说的话,将来修为有成,这剩下的六界之中,你可任选一域自行打理”老人晃动着手中的魔方。

“谢师尊,弟子必将不负所托”

老人抬手将百锻秋抓进手中,在眉心上一点,将徒弟送入自己的识海。

“师傅,秀秀也要去”蒲扇被扔到地上,女弟子也撒起娇来,“好好好…让你也去…但是说好了…不许跟你大师兄捣乱…”老人呦不过她。

“师傅放心,徒儿最乖了”

“再有一条,师傅的识海里的小船船底,核心范围内不许去…”

“师傅这是为何?”

“师傅的传承在打理…”老人显然留了一手,没敢全说出去。

“师傅放心,秀秀只去陪着大师兄。”

老人见她答应下来,这才将秀秀也送进自己的眉心。

“呼…爹…你做了这辈子最正确的事…将小魔女送走了…”仅剩的人提着水桶,在地上深呼一口气,夸赞老爷子。

果不其然,没过一时半刻,老人眉心一闪,百锻秋连滚带爬的冲出来,“师傅…师傅…你怎么把小师妹,也放进你的识海里?”百锻秋颤抖着说到。

“大师兄,你跑什么啊!娶我你就这么不乐意嘛?”秀秀也从老人眉心出来。

“师傅救我…”眼见小师妹怒气冲冲的上前,百锻秋扒着船舷就要往下跳。

“不可…”老人抬手一把将他抓住,塞进手中魔方里。

“秀秀?到底怎么回事?”两名徒弟一前一后,进入自己的本域,还没来得及查探,莫非打起来了?不可能啊,平常师兄对师妹宠爱有加。

“没事啊!我就说了一句要大师兄娶我…”秀秀无辜的眨着双眼。

老人一脸不信,用神识探查自己的本域,万物生灵安好,管理本域的小船还在,自己传承还在打理着一切。

小船外围,百锻秋明显按着自己的意思,又划分了九层世界,每层实力相差不大,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真是奇了怪了!难道就是因为百锻秋,不愿娶他这个小师妹?可这跳进本源星海,可是形神俱灭,神格消融的下场,刚刚百锻秋的动作,也不像是在做戏,原因肯定出在这个小徒弟身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想修仙?门都没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