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两个男人把你带回去了,你后来脏得更可怕咯,身上、脸上泥垢是一片一片的,都干瘪瘪了。”“他们给了我五百块,客客套气地请我帮你换衣服、洗衣服,接着把房间分给你此外开了一间,接着就没了。”“他们人呢?”“走了,半个多钟头前就走了,但是他们交待了“他们给了我三百块,客客气气地请我帮你换衣服、洗衣服,然后把房间让给你另外开了一间,然后就没了。”。...

“就是两个男人把你带回来了,你当时脏得要命咯,身上、脸上泥垢是一片一片的,都干巴了。”

“他们给了我三百块,客客气气地请我帮你换衣服、洗衣服,然后把房间让给你另外开了一间,然后就没了。”

“他们人呢?”

“走了,半个多钟头前就走了,不过他们交代了,让我给你准备一份早饭。”

“那联系方式呢?你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有啊,身份证号什么的都有留。”

面上一喜:“能让我看一眼吗?”

转身进了收银台,老板娘找出电脑记录,鼠标来来回回滚了几次,嘴里断断续续哎了几声,脸上困惑越来越重:“怎么没有呢,我明明记录了,没保存吗?”

闻声,阮孑不免有些紧张。

“呀,我可能没保存。”

她一阵失望:“那监控画面能让我看看吗?”

“可以。”爽快答应后,她又调取监控:“你要看他们的样子是吧?我从他们昨天开房时放给你…….哎……”她又忽地怪异地拉高尾音。

“这咋回事?”

阮孑忙问:“怎么了?”

“监控黑屏了,一点没拍到。”她握着鼠标不信邪地滚来滚去,最后发现画面在二十分钟前莫名其妙地又恢复正常。

心中顿时落了空,她勉力思虑昨晚发生的一切,彼时,墙上挂着的电视播报出最新新闻:“暮城镇昨日破获一宗大型刑事案,案件之恶劣,涉及绑架、非法提取、贩卖人体器官、传销………”

声音闯入她鼓膜,使她猛地转身。

“团伙头目为38岁蒙某瑞、24岁官某仰,官某仰已被逮捕归案,而警方追查至蒙某瑞住宅时,该男子已经逃匿,日前警方已发布通缉令………..”

两年后.

阮孑提着工具箱进入‘婚礼’现场时,宾客还未到场。

中国式的‘婚礼’,在私人别墅区举办,现场布置得喜庆而恢弘,目之所及,却只有一片死气沉沉。

着唐装、穿旗袍的新人父母客气地将阮孑领进新房,新人们肩并肩,安静地躺在大红喜床之上。

将沉重的工具箱放下,她旋身对长辈们道:“四位请出去稍等会儿。”

双方父母往床上看了一眼,一同退出房间带上门。

偌大的屋子被红绸剪纸装点得一如整栋别墅的喜庆,喜服挂在衣架上,红得分外耀眼。

家属已为她准备好事先提醒的清水与吹风机,正安放于屋内。

阮孑展开工具箱,形形色色的化妆品与护肤品中,多了一些不和谐的物件,酒精、止血钳、推子,又比如大型的缝针,等等等等。

穿戴好口罩与手套,阮孑靠近喜床,在新人的脖后垫上高高的枕头,地上放着空盆接水,逐一为二位清洗头发,再用吹风机吹干。

她将摩丝挤在梳子上,为新郎梳理造型,再为新娘卷了一个自然波浪,将摩丝挤出一个橙子大小在手心,顺着左边均匀涂抹,固定在左侧。

发型处理妥当,她条理有序地进行下一步,为两位新人以酒精与水清清洗面部,再在新娘干燥皮肤上涂上凡士林,以便稍后涂底色。

做好这一切,她从工具箱中抽取几样化妆品调和,而后将调和好的油彩轻轻涂抹于新娘的脸、颈、耳至发际线内侧,盖住尸斑与原有的肤色,使其与生人无异,再上以腮红、口红。

新郎左脸颊有一块刮掉了皮,半个巴掌大皮肉尚还连在上头,松松垮垮地将掉未掉,所以相比新娘,他的化妆用时要长些。

取出缝针,穿好线,她半跪于宽敞的喜床上,专业沉静地缝上伤口,再一步一步上底妆,将痕迹盖住,再以浅色口红轻轻在双唇抹匀,用线笔沾上口红,画出微微上挑的微笑线。

最后一步,将新人身上的衣服褪去,仔细而认真地消毒、换上喜服、鞋袜。

两位的身体已然僵硬,身上所有关节都无法弯曲,以至于每一步都熟练于心的阮孑更换得依然颇是费力,需得将裤子套在自己的前臂,再握住新人的脚套上,上衣要两侧来回地转移,方能完整地穿上。

待喜服穿好,阮孑将其在床上铺展平整,站在床边以肉眼检查一番,确认无问题,双手置于身前,虔诚地鞠了一躬。

收拾好自己的物品,通知四位新人父母检认,待满意后,收了红包,她告辞离去。

出了大门,阮孑在院子与准点到达的神婆擦肩而过,彼此客气颔首。

“小姐。”

她已走出一小段距离,身后传来挽留的声音,疑惑回身,阮孑看向对方。

神婆向她折回:“未来的一段时间,小姐估计过得不会太顺心。”

她拧眉:“你在咒我?”

“我说不说这段话,事情都会发生。”

“发生什么?”

“血光之灾!”

“........................”

“几百年过去了,你们这一行的话术都不升级一下吗?”

“小姐,你不信,是要吃大亏的。”

神婆说着,想从上衣口袋掏出些什么东西,但手上又拎又抱着几个袋与盒,左右施展不开,最后看向阮孑,眼里求帮忙的意味十分明显。

莫名其妙的阮孑莫名其妙地伸手帮了忙。

对方这才顺利从里口袋取出一张名片:“如果事情超出小姐的可控范围,可以试着去找一找这位。”

她垂眸,长长的眼睫覆下,眼神落在那张磨砂质感的黑色名片上,正不情不愿地伸手去接,又听到对方接下来一句:“500。”

才探出去的指尖刹住车,不带半分犹豫的阮孑将东西悉数塞还给对方,旋身当即干脆利落地抬步朝前走。

神婆略带遗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警醒:“小姐,可别因小失大。”

当事人头也没回过一下。

她的车引擎出了点问题送去了维修,所以别墅到地铁站这段五六百米的脚程,她要走着去。

这一块是富人区,步行的人极少,昨天下过暴雨,路上积了许多水洼,她提着工具箱往前走,眼角却忽地瞧见右边的水面倒映出一道影子,一闪而过。

脚步未停,阮孑刻意往左边走,余光往后打量,试探对方是路人还是别有居心者。

那人似有所察她的试探,竟跟着她一道靠左,几乎是纵队而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