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的节奏微乱,阮孑眉梢漫上排斥与忐忑不安,牢牢地地抓紧时间他不放,手中力道渐渐地进一步加大!他略一垂首,温沉目光落在那只手上,一大一小,一紧一松,刻画出得格外非常清晰。门外有脚步声渐近,十八立在主子身后,唤了声先生:“吕家兄嫂登门来了。”“有什么事?”略微侧目,他朝对门外有脚步声渐近,十二立在主子身后,唤了声先生:“吕家兄嫂上门来了。”。...

呼吸微乱,阮孑眉梢漫上抵触与忐忑,牢牢地抓紧他不放,手中力道渐渐加大!

他略一垂首,温沉目光落在那只手上,一大一小,一紧一松,刻画得分外清晰。

门外有脚步声渐近,十二立在主子身后,唤了声先生:“吕家兄嫂上门来了。”

“有什么事?”稍稍侧目,他朝对方看了眼。

“为了那孩子的眼睛。”十二补充:“我已经传达了您的意思,但对方不愿意离开。”

片刻后,方听得一声询问:“他们在哪里?”

“就在院子外呢。”

将毛巾搭在水盆边缘,轻轻握住她的手腕,他欲抽出自己的左手。

但意识混沌的女孩一察觉到外力拉扯,顿时就收紧五指。

十二等待着主子下指令,屋子里十分安静,院外的夫妻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片刻后,才听到他改口:“请他们进来吧。”

闻声,十二转身走出房间,将等候在外的一男一女请到主子跟前。

颓丧绝望的二人见了十方,眼里终于有了些希望。

来前,丈夫已组织了诸多语言,如今急不可耐地悉数倒出:“先生,我弟的眼角膜被取走了,医生说手术操作不当,而且术后的治疗手段极其不到位,现在被感染得很严重,就算是找到新的眼角膜,移植的成功率也是微乎其微。”

十方坐着,半只掌心被昏迷的女孩抓得紧紧,目光则是落在夫妇二人身上,有礼招呼:“两位坐下说吧。”

二人不动弹:“先生,我弟弟失踪这么久,您能救他出虎口,就一定可以让他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吕先生,当日我收取的酬金只担保将您弟弟活着奉还,烦请两位不要为难我。”

“您救救他吧,需要多少钱,我一家子砸锅卖铁都在所不惜。”

妻子在一旁含泪点头如捣蒜,一双眼里尽是殷切。

“我实在无能为力。”

“可我弟要真变成这样,我妈可怎么活下去啊,我弟以后又要怎么办?他要是瞎了,一辈子就毁了啊!”

“先生,您一定可以的,求求您,求求您…….”他拉着妻子就要跪下,十二忙上前,一手搀一位,中止了夫妇的跪求。

“你弟没了一双眼,往后便可本分做人。”

十方这劝说出于真心,态度亦诚挚,可到了吕家兄长耳里,统统变了质。

“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那是我弟,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我大了他整整一轮,说是我儿子也不为过!”

“你不是救苦救难吗,为什么到了我们家就这么绝情?他还是个孩子,千错万错都是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没教育好,你把我的眼睛换给他,这样行了吗,行了吗?”他突然就像是疯魔了一般,对着十方痛声控诉,理智全无。

妻子在一边立马慌了手脚,拉着丈夫不停安抚,可没一点用处。

十二脸色冷了下来,而十方神色却是未改,只对前者道:“好好把人送回医院去。”

“是。”

“你不救是吗?”丈夫猛地挣开妻子:“你不救,我就把你这搅得天翻地覆。”

“你不是让我们对有关你的一切都保密吗?那我就告诉全世界,你半人不人……..”

眉头微锁,这时的十方已然有些不悦,空闲的右手当即掐了一个诀,口中念咒,斜放在手边的手杖飞射出数道铁线虫一般的黑线,直直朝那撒泼的男人涌去,眨眼便犹如蜈蚣一般攀附住其双唇,顿时就叫声音倏然断掉。

妻子顿时惊骇得瞪大眼,尖叫声卡在喉咙下不去出不来。

男人霎时间浑身僵硬,犹如被施了定身术,眼珠子往下翻,震恐地瞪着嘴巴的不明物。

那黑线并未就此止步,渐渐地朝他的嘴周没入,使他面色愈发痛苦,手里捏着的物件扔也扔不掉,就像生生粘在了手上,

眼看丈夫嘴周竟有血珠子开始渗出,妻子一下子跌坐在地,醒过神来后,手足无措地向十方讨饶:“您饶了他吧,是我们口不择言,是我们得罪了您,求您发发慈悲,放过他,放过他……..”

吕家兄长浑身颤栗,分不出是疼痛或是惊惧使然,瞳孔几乎要从眼眶跳出来,动也动不得,声也发不出,以为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时,嘴周的铁线却倏地一声消失。

他脚软得险些栽倒,这么一会儿工夫,脊背已惊出一身冷汗!

十二上前,抽出对方手里的烟灰缸安置回原位,之后将其妻搀扶起来,口吻虽维持着礼仪,但已少了几分温度:“我送两位出去。”

两个人战战兢兢地走出房间,头也不敢再回。

翌日,晨光大亮,将客栈全貌照清,院中花草蒙上雾珠,一只白猫儿跃上秋千,娴熟卧下。

偶有三两房客拖着行李从露天庭院穿过,滚轮在青石板上轧过,发出哐哐响声。

阮孑朦胧醒来,看清身处的环境,脑海中是一片疑窦。

匆忙掀被下床,她走出房间,环顾四方,除了陌生便是陌生。

跌跌撞撞地沿着唯一的青石板道穿过庭院,她来到这房子的正前方,透过布置装潢,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一间客栈。

刚为客人办好退房手续的老板娘瞧见了她,从收银后绕出来:“小丫头,你醒了?”

皱紧了眉,她脸上疑虑浓重:“老板,我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老板娘立即一副了然的神情:“我就说,你们看着不像是一起的。”

“你是凌晨被两个男的带过来的,不过人家没对你做什么坏事,你身上的衣服也是我换的。”说到这,她才忽然想起:“噢,等一下,我把洗干净的衣服还给你,应该干了,我去收一下。”

她一连串地说完,留下阮孑艰难地吸收数条信息。

低头看向自己,才发现身上穿的是客栈浴袍,后知后觉地察觉手上有压迫感,她将手心翻过,才发现被碎片割伤的指头莫名地贴上了几个创可贴。

老板娘折而复返,将衣服物归原主。

她茫茫然地抱住,问:“你能把凌晨发生的原委跟我说一下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