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男子并没有给对方开枪射击的机会,流光手杖自手中摆脱,尾身绽开锋利无比爪牙,但是是瞬息之间,已从数米之遥交闪到二人跟前,杖身砸击肩骨,爪牙没入皮肉,向下一折,肩骨出现断裂,手枪落地实施,哀号声顿起,一起一伏连绵不绝,不亚于二重奏。“非法行为所持枪支,五年起步好。”““非法持有枪支,三年起步。”。...

而男子并未给对方开枪的机会,流光手杖自手中脱离,尾身绽出锋利爪牙,不过是瞬息之间,已从数米之遥闪现到二人跟前,杖身击打腕骨,爪牙没入皮肉,向下一折,腕骨断裂,手枪落地,哀嚎声顿起,一起一伏连绵不绝,堪比二重奏。

“非法持有枪支,三年起步。”

“然而几位就算是死在牢里,也抵消不了身上所背业障!”

清理完拦路虎,男子回到车上,十二驾车,发动引擎。

稍稍转头,望向被安置在后座的狼狈女孩,沉吟半晌的男子鼻间逸出一声低低叹息,褪下外套,覆盖在对方身上。

SUV约莫十分钟停在厂房前,留守的手下闻声出来,见两个生面孔,又来势不善,纷纷抄起家伙。

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痛呼声四起,三人相继落败,东倒西歪。

十二在身后为主子照明,手杖落在灰尘铺就的地面,转瞬沾了一圈的尘埃。

那些被束缚住的‘货物’早就没了睡意,个个如惊弓之鸟般望着突然出现的二人。

手电照在众人身上,一个个狼狈得如同被困身于猪圈,浑身脏污,通体伤痕。

男子交代一声:“十二,给他们解了吧。”

听得吩咐,十二逐一给众人剪开束紧带,那些人又惊又疑,在对方靠近时身体都不自觉瑟缩打颤。

逐一剪开带子,十二回到男子身边。

后者道一声:“警察待会就来。”

众人起初全懵,好半天,那名帮助阮孑的女人最先反应过来——他们这是,获救了?

“谢谢,谢谢……”有人领了头,众人皆都犹如被解穴,涕泪俱下,感恩道谢。

“你们可见过一个少年,十五岁模样。”

闻言,女人朝楼上一指:“在….在上面。”

“多谢。”

二人提步上楼,在简陋的手术房发现了昏迷在台上无人理会的少年。

他被纱布蒙住眼睛,血早已浸了个透,唇色如纸,鼻间只剩一缕气,徘徊在人界与鬼门关。

男子施法念咒,手杖升空,立于少年的眉心上方,暗红色如丝火焰注入他的眉心,透过四肢百骸,遍布全身。

咒语绝,手杖回到其手中,少年胸间回归正常起伏。

十二看着对方被粗糙纱布包裹的眼睛,问:“这孩子的眼睛,还能恢复吗?”

男子声线稍沉:“辱母欺兄嫂、构陷老师骚扰,妄图发财,一脚踏进这鬼窟,桩桩件件都是给自身与他人带来的灾祸,总要为任性行为付出一些代价。”

“那我们怎么向他的兄嫂交代?”

“我只保证替他们把人活着带回。”

十二有些不忍:“可这孩子到底还是十五岁,书都没读完。”

回过身,十方望向他:“人们将因种下,自然要承它的果。”

洗去一干人等关于二人的记忆,隐没在夜里的车辆朝医院疾驰而去。

一对年轻夫妇驻守在医院门外,丈夫来回踱步,妻子频频张望,均是神色焦虑。

夜色中遥遥望见略显熟悉的SUV,二人大喜:“来了来了。”

车子停下,两人局促不安地上前。

十二从主驾下来,将后座昏迷不醒的少年搀扶出,交给其家人,重新回到车上。

回头看一眼后座的阮孑,他向副驾的主子请示:“这位要怎么处理?”

“先带回客栈吧。”

车辆重新发动,去往下榻的客栈。

将阮孑搀回房间,因着对方浑身泥污,十二只好暂且把人安置在藤椅之上。

手杖在地面发出井然有序的声响,十方跟在身后,一同进了房。

“去请一下老板娘,麻烦她帮忙更换一身干净衣物。”

“好的,先生。”

客栈老板在数分钟后被十二领来,乍见房内这副光景,下意识就刹住脚,疑窦的目光在这二人和昏厥不醒又一身狼狈的阮孑身上来回游走。

持手杖站立一旁的人瞧出对方心中顾虑,和气解释:“我们要是坏人,不至于傻到请您来帮忙,您只管放宽心。”

闻声,老板娘这才将信将疑地上前,一边把干净浴袍放到阮孑身边,一边念叨:“幸亏你们没把这丫头放到床上去,不然清洗费是逃不掉的了。”

她一边动手:“呐,我就给她换个衣服而已,她手上脸上这些乌漆嘛黑的泥垢我可不管的。”

“那就麻烦您了。”在非礼勿视的画面出现之前,十方已转过身举步走出房间。

十二乖顺地跟在后面,随手带上门。

片刻后,房门覆又拉开,老板娘捏着换下的脏衣服出来:“换好了。”

两个男人转身,十方给身边人示意了一个眼神,后者领会上前,从钱包中掏出三张百元钞:“这换下的衣服能否麻烦老板娘一并清洗下。”

这钱可算不上小数目,顿时喜上眉梢的老板娘深怕对方反悔似儿地快快接过:“不麻烦不麻烦,也就一扔洗衣机的功夫。”

十方侧目,交代十二:“你跟着老板娘再去开一间房。”

“明白先生。”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区,宽阔的院落,唯十二这间屋子亮着灯,十方提步而进,目光投在藤椅的阮孑脸上,驻足注视须臾,无声地拐去洗漱间,再出来时,一只手上端了盆温水。

将水搁在桌子上,他提来张小圆凳,在她对面落座,将毛巾浸过温水半拧干,探手揩拭去对方脸上的污秽。

往复诸多次,盆里的清水渐渐转为泥灰,小姑娘的的脸也恢复如常,露出细嫩平滑的肌肤,姣好的面容上几乎不见多少血色。

他起身,去换了一盆水。

半卧藤椅的阮孑在昏迷中无声地皱紧了眉头,额头与脖颈缓缓渗出细汗来。

绵密的睫毛发出极细微的颤动,指头又紧跟着,似乎有辗转醒来的迹象。

待了片刻,紧闭的眼却始终没有睁开。

折而复返的十方重新坐下,虚虚握住她细小的腕骨,将手臂连同指间的泥垢一并擦拭。

轻微的肌肤相触,察觉她体温升高,遂而抬首,见她眉头紧蹙神色不安,大抵是被梦魇绊住。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猜测,被擦拭的那只小手陡然间五指一收将他抓住,掌心与他的虎口处相贴,严丝合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