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铁架并不算锋利无比,但是呈三角形状,她光着脚,铁架压得脚心泛出连绵痛楚,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在二楼也没意外发现,看门男下到一楼,用手电照了一圈背墙下的泥潭草丛,并无所获,愈发心悸急切,怕她逃远了,驾上摩托,又沿着上次的路飞速去找。摩托声渐渐远在二楼没有发现,守门男下到一楼,用手电照了一圈背墙下的泥潭草丛,并无所获,越发心慌焦急,怕她逃远了,驾上摩托,又沿着刚才的路飞速去找。。...

这铁架并不算锋利,可是呈三角形状,她光着脚,铁架压得脚心泛出连绵痛楚,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在二楼没有发现,守门男下到一楼,用手电照了一圈背墙下的泥潭草丛,并无所获,越发心慌焦急,怕她逃远了,驾上摩托,又沿着刚才的路飞速去找。

摩托声逐渐远去,阮孑艰难地抓住旁边一个破洞,一手抓住铁架,在昏暗的夜色下垂下脚,小心翼翼地用脚尖摸索到底下的洞,寻了寄托,一点一点从二楼爬下,降低高度,最后狠狠心,纵身跃下泥潭。

水草被她压塌,下半身陷入污泥里,所幸痛楚不深,挣扎着站起来,她沿着泥潭蹚过。

出了泥潭,又进入荒地,沿着一片荒芜一直跑一直跑,不敢停歇!

这方圆十里不见一户人家,她求救无门,黯淡月光下,只有那遥远蜿蜒如巨蟒的路灯是她的方向。

污泥沾了她半身,脸上诸多淤痕,头发又脏又乱,这是阮孑二十四载生涯中,最为狼狈的一天!

她又饥又渴,脚心遍布沙砾,使她每走一步都是折磨。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她气喘吁吁,几乎用光仅剩的力气,恍惚间,自身后射来一盏朦胧光线,不到数秒便强烈了几分。

她骤然一惊,边跑边回头,身后一辆车遥遥地朝自己驶来——这一刻,阮孑浑身血液逆流。

她不敢停留,拼尽全力往前奔跑,窜进半人高的荒草中,无休无止地跑去………

一双腿哪里抵得过四个轮,灯光越发强烈,犹如厉鬼索命紧追不舍,阮孑跑到了尽头,却陡然刹车。

她脚下便是山坡,山坡下是一条两米宽的小路,十数米外,还有一辆车缓缓驶来,照清了这一条道路!

前面是崖,后方是恶鬼——阮孑痛苦地闭上眼!

是决绝地往下跳,求得一线生机,抑或被他们抓回去,要不被卖去器官,要不缺手断脚被扔在人流密集的场所匍匐乞讨,最好的结果,是成为传销中的一员,换取一条贱命!

身后车子飞快驶来,似乎存了把她毁灭的心。

可哪一条,阮孑都不甘愿——睁开眼,她骤然纵身一跃,单薄身体犹如枯枝断叶,失去意识,绝望地往下飘零!

两道紧急刹车声,一辆来自坡下,一辆来自坡上,坡上车辆三分之一车头悬空,暴露在坡下的视野中。

山坡下的黑色SUV稳稳矗立,数道半透明网丝从洞开的后车窗破空而出,电光火石间缠绕上坠落中陷入昏迷的阮孑四肢,使其停止下坠,飘浮半空。

主驾下来一个瘦小男人,绕道后座,拉开车门。

黑色皮靴踏至地面,车上下来一名男士,暮云灰西装,左胸一方芡食白口袋巾,五官立体,短黑发、昂藏身形,阔肩窄腰撑出西装挺括版型!

至地面紧随而来一记手杖,通体棕褐,杖身在夜色中闪烁流光,放眼一望,知其实非凡品!

他朝着阮孑的方向信步而来,携一股儒雅之气,手杖抵在沥青路面,发出‘笃、笃、笃’,既沉闷,又有序平稳的响声。

站立于阮孑之下,他启唇唤一声:“十二。”

瘦小男人立即上前,网丝像是得到指令,拉拽着阮孑下沉,被唤十二的男人伸手稳稳扶住,缠绕住她四肢的网丝眨眼焚烧殆尽,未伤及她一寸肌肤。

官仰仰带着其他手下下车,站在山坡往下观望。

更深露重,她的车灯照出一地迷雾,荡于这山林荒野之间,照理必定能看清底下所有人脸,却怪异得只瞧见个轮廓身形。

“两位,奉劝不要多管闲事惹祸上身。”

持手杖的男人微微抬首,目光穿过重重薄雾,精准落在那张年轻面容上,开口的声音不轻不重:“省得我再找了。”

每一个字官仰仰都听得懂,但现下经这人的嘴组合一起,倒是一点都理解不了。

但有一个意思,她是明白了——这闲事,他们怕是管定了。

既然如此,就当多收两件货吧。

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人会意点头,旋身去寻下坡路,而官仰仰则从裙下掏出一柄轻巧手枪,对着底下睥睨藐视:“不知天高地厚!”

她也不啰嗦,举枪对准男子的身体,嘴里砰的一声,配了个音,同时扣动扳机…….

濛濛迷雾中,男子摊开掌心,手杖翻飞脱离,在空中转了一个方向,自杖尾绽出铁丝虫一般的黑色细线,转瞬将子弹攀咬住,通体裹得严严实实犹如蚕蛹,下一刻飞向山体牢牢嵌进,只留了一个洞痕。

官仰仰根本看不清什么情况,她的枪消音,但扳机绝对是扣下了,出了膛的子弹却凭空消失,那人站在底下,身形不动分毫。

望了眼两名手下离去的方向,男子缓声说道:“当是免去你们的麻烦。”话音落,手杖腾飞归来,立于他额前二十公分遥,他左手掐诀,口中念咒:“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

“下!”诀咒一出,矗立于山坡之上的车辆轮子急速打转,黄泥漫天飞溅。

官仰仰惊疑地转头看去,无人驾驶的座驾见鬼似地一个大漂移,车尾狠狠撞上她的后背,震恐叫声中,人车一道冲下山坡。

男子与十二无声看着空中的抛物线坠至地面,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彻荒野,车头坠毁,刺鼻烟雾弥漫而出,官仰仰腿骨粉碎,当即昏迷不醒。

‘笃、笃、笃’的有序声响再起,男子走向她,弯下腰来,取走她尚算完好的靴子,又缓步走到阮孑跟前,将鞋子整齐摆下。

“替这位穿上。”

“先生…..”十二却是抬目看着前方的沥青路。

男子回身看去,见那两名手下匆匆赶来,见着残骸一般的人车,一脸震惊。

他头也不回地稳声吩咐:“带她上车吧。”

闻声,十二给阮孑穿上长靴,扶起她往座驾走去。

两个手下回过神,心惊胆战地拔枪一人对准一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入殓师小姐,你家先生不是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