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云汉跟随赵大鹏离开了岳阳城不久,就意外发现赵大鹏每走一段路,都要逗留下去仔细地搜索什么东西,接着再确认接下去的方向。有时候候,他会盯着几块杂乱无章的石头多看一会儿,有时候候他会仔细地的抚摩大树根部。方云汉虽然看不出那些地方哪里有做过暗号的痕迹,虽然也能猜到有时候,他会盯着几块杂乱无章的石头多看一会儿,有时候他会仔细的抚摸大树根部。。...

方云汉跟着赵大鹏离开岳阳城不久,就发现赵大鹏每走一段路,都会停留下来搜寻什么东西,然后再确定接下来的方向。

有时候,他会盯着几块杂乱无章的石头多看一会儿,有时候他会仔细的抚摸大树根部。

方云汉虽然看不出那些地方哪里有做过暗号的痕迹,但是也能猜到,他这个举动应该是在寻找、辨认丐帮弟子留下的暗号。

传功长老风马牛,因为经常待在丐帮总舵,在丐帮弟子,尤其是岳阳分舵的丐帮弟子这边还算是脸熟,今天早晨有丐帮弟子发现他行为异常,像在躲避什么,便想过与他搭话,可惜那长老走的匆忙,不予理会。

米副舵主知道消息之后,就派了几个弟子换上干净整洁的百姓装束,远远的跟着,赵大鹏之所以选择步行的方式出城,一来是心情急切,二来,也是为了方便寻找那几个弟子留下的暗号。

一开始的时候还算顺利,找找走走,大概出城过了二十多里地之后,深入树林,偏离了官道之后,赵大鹏寻找和辨认暗记的时间也逐渐延长,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一直到日落西山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走出丛林,但是就在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辉被地平线吞没之际,一些杂乱的痕迹出现在他们两个面前。

断折不久的树枝上挂着的破布条,直接被大力击断的树干,洒在岩石上的血迹,深入地下足足一两寸的足迹,全都昭示着这里不久前发生过一场战斗。

赵大鹏寻着战斗的痕迹前进,走了没几步,就闻到了血腥的气味。

三个死不瞑目的青年人倒在前方的空地上。

他们身上都穿着浆洗得发白的粗布衣服,滚满了尘土,帽子下面是久不打理生了油垢板结的头发。

一个七窍流血,靠坐在一棵大树下。一个脸色发黑,仰面朝天。还有一个,姿势最为诡异,手脚不正常的扭曲,后背和臀部几乎挤压在一起,像是一条死蛇。

赵大鹏上前检查了一下,脸色又更红了几分,道:“是那三个跟踪过去的兄弟,两个被重手法震杀,还有一个中了极其阴毒的掌力,全身都没一块好骨头了。”

方云汉凑过去,碰了一下那具姿势诡异的尸体,感觉不像是碰到人体,更像是戳在一个装着棉花的马带上,那尸体被手指碰到的地方迅速起了一块暗红的瘀斑,让他暗自吸了口凉气,连忙缩手。

虽然前世在各种小说、影视作品里面,经常看到这一类骨骼尽碎的死亡方式,但是亲身见到这样的尸体,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方云汉又没碰过尸体的那只手按着眉角,掩饰性的抹了一下有些跳的眼皮子,强自镇定,思考,道:“既然是派出多人跟踪,肯定不会聚在一起,尤其是在林子里这样的地方,三个人凑在一块儿暴露的几率太大。”

“看这一路上的痕迹,也不像是打死之后拖到这里来的,也就是说是在跟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迫使这三个人主动聚集在一起。”

方云汉看着那些杂乱的脚印,道:“你能不能判断出这三个丐帮弟子武功如何?”

赵大鹏也看了看地上的痕迹,道:“杀他们的是高手,差距很大,不可能留下这么多痕迹。”

两人对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只会是那个传功长老遇到了强敌,三个弟子才会主动出来帮忙。而今只有三个丐帮弟子尸体在此,那长老应当还活着。

赵大鹏搓了一下手指:“尸身尚有余温,绝对离得不远。”

他提气张嘴,猛然被方云汉捂了一下。

“你想喊?万一先听到的是那帮凶手怎么办?”

“那正好。”

“啧。”方云汉回手拍了一下额头,劝道,“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找回传功长老,问清楚君山命案的过程。那个长老成功逃脱过一次,万一这次又已经逃脱出去躲藏起来,你这么一喊不是白白暴露了?”

赵大鹏脸上还有些犹豫,忽然脸色一变,一掌拍出。

方云汉还以为赵大鹏这就翻脸,错愕之间已经提起拳头打出去,却发现赵大鹏的手掌不是对准了他,好险才把拳头在命中胸口之前收了回来。

紧接着就听到左后方一声闷响。

方云汉连忙往右闪出几步,回头看去,只见赵大鹏已经跟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打了起来。

他们两个的打斗当然不是寻常街头混混的扭打,也不是那种金光灿灿,特效乱飞的样子,更像是影视剧里面那些功夫高手的动作。

但是,无论是手脚挥舞隐约出现的残影,还是隔着好几米仍然刮面生疼的劲风,都显示出他们的力量和速度,远不是寻常功夫电影可以比拟的。

方云汉看着这一幕,有些踌躇。他虽然有了内力,却不会什么招式,之前跟赵大鹏硬碰硬一招,看起来没受什么伤,但那是拼死之际,误打误撞。

可现在看着那两个人顺畅奇特的动作和完全意想不到的步伐,方云汉可不觉得那是靠自己的王八拳就能抵挡的。

好在他还没踌躇几秒,那边头发花白的老头忽然就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头颅低垂,一动不动了。

赵大鹏扑上前去,方云汉以为他要下杀手的时候,却听他喊道。

“长老,风长老,你怎么样了?”

什么?这就是那个传功长老?

方云汉连忙上前,看到老头两颊异常潮红,眉心之间却好像有些发黑,满头大汗,当即道:“别在这儿喊,我们先赶紧带着他离开。”

赵大鹏背上老者便走,方云汉留下,扳了一根粗树枝,在周边跑动,把几个完全没人踏足过的方位上,都制造出一些枝叶断折,地面凌乱有人跑过的痕迹,然后赶紧扔了树枝,跟上赵大鹏。

他们之前已经深入森林,天黑下来之后,林子里几乎连一点月光都见不到,又没有现成的道路,走起来很容易遇到危险。

在赵大鹏第三次险些滚下陡坡之后,方云汉仔细回忆了一下,引着赵大鹏来到他们路上见过的一个陡坡洞穴里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万界武侠扮演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