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慷他人之慨

这一声怒声厉喝,登时令大殿中变的鸦雀无声。众人寻声望去,但见一个国字脸,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男人正怒目圆睁瞪着他们。大家又是面面相觑,皆是一头雾水,完全在状况之外。那人见罢,又是怒其事实地厉声:“你们么忘了那秦人立刻就得打了回来吗?纵然此物再十分宝贵众人寻声望去,但见一个国字脸,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正怒目瞪着他们。。...

周天子

推荐指数:10分

《周天子》在线阅读

这一声厉声怒喝,顿时令大殿中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寻声望去,但见一个国字脸,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正怒目瞪着他们。

大家又是面面相觑,皆是一头雾水,完全在状况之外。

那人见罢,又是怒其不争地喝道:“你们难道忘记那秦人马上就要打了过来吗?纵使此物再宝贵,再赚钱,最终也会落入秦人之手,你们如今不思如何保命,竟还想着这蝇头小利,可真是岂有此理。”

此言如醍醐灌顶一般,使得众人惊醒过来。

可是。

那又怎么办?

这无解啊!

他们只能期待秦军别打过来。

故此大家皆是相觑不语。

那人见大伙兀自不语,气急不过,又直接向姬定道:“世子,关于欠债一事,都只是其次,这命都快没了,还要钱作甚,此事皆因大王而起,难道大王不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吗?”

纵使他这么说,大家也还是无动于衷,确实,这事得怪周王,但事已至此,怪也没啥卵用,周王若是挡得住,那咱们还敢这么嚣张吗?

还不如得过且过啊!

姬定直视此人半响,突然朝外面喊道:“坤才!坤才!”

“小人在。”

坤才麻溜地跑了进来。

“上前说话。”姬定又招招手。

“是。”

坤才来到姬定身旁。

姬定小声问道:“此人可是你安排的?”

坤才愣了了下,忙道:“当然不是,此人叫作黑象,从事布匹买卖,但其实他也可以算是西周国君的家臣,哦,今日东西二周并没有派人来。”

当时东西二周的国君也都借了一些钱给姬扁,但他们从未提过要账的事,他们甚至都害怕姬扁再问他们要钱,哪有自己送上门的道理。

“原来如此。”

姬定点点头,笑道:“我还以为是你安排得,帮助我承上启下。”

承上启下?

坤才疑惑地看着姬定。

姬定自然也没有理会他的困惑,又问道:“你怎么站在外面?”

坤才讪讪道:“小人怕忍不住笑出来。”

“滚出去。”

“小人遵命。”

这对主仆的互动,令大家看得是莫名其妙,不过看看姬定的穿着,也就能够理解。

待坤才出去之后,姬定双手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突然从屁股后面抽出一块布来。

大家看得是目瞪口呆。

拉了?

哇!这么大还得用布包着,是个弱智吗?

姬定也不理会他们,将布平摊在面前矮桌上,瞅了瞅,嘴里念道:“秦人,秦人,哦,在这里。”突然,他抬起头来,小手一指成之望,“你...!不对!”

他又指向黑象道:“你此言差矣,关于此事,父王当然有一定的责任,但是也不全都是我父王的错,我...我代父王问各位一句,倘若打赢了呢?”

原来是照本宣读啊。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也能理解,他这么小,哪会处理这么复杂的事,做做笔记,实属应当,反倒是放心不少。因为这足以证明事还是天子在处理,这个小世子只是一个代言人。

可黑象顾不得这么多,立刻反驳道:“怎么打得赢?”

姬定笑问道:“打之前你可有断言会输?”

“我...!”

黑象一时语塞,他哪有断言的资格啊。

既然是照本宣读,姬定自然也不可能刁难他,又看了看那块布,然后说道:“但是你有句话说得不错,就是这事总要解决,而我父王也没有说不担这责任,父王让我转告各位,请各位放心,父王自有对策让秦人不出兵攻伐我成周。”

“当真?”

众人闻之一怔。

这可真是意外惊喜啊!

姬定傲娇道:“各位何不想想,若无对策,我父王又何必让我坐在这里跟你们废话,这都已经死到临头,为何还要还你们的钱,不还你们又能怎样?”

如此理直气壮的老赖,在这年代倒是很少见啊。

不过这话说得也对,如果没有退敌之策,姬定完全没有必要坐在这里跟他们谈,不还又怎样,来打我呀,反正你不打,秦人也会来打,比起残暴的秦人而言,就还不如被你们打。

众人是连连点头,都静待着姬定的退敌之策。

哪知姬定话锋一转:“不过我父王从未打算赖账,不但如此,父王他近日还痛定思痛,认为自己险些让洛邑遭受灭顶之灾,如今这天下大乱,纷争不断,任何一个举动都会招来杀身之祸,在这种时候,万事皆要小心谨慎,决不能再由一人说了算。”

大家听得纷纷点头,觉得这很有道理。

这场祸事可就是发生在周王一念之间。

姬定又道:“故此我父王决定,从洛邑挑出一批富人,组成一个议会,来掌管洛邑的兵马和税赋,也就是将来出兵与否,必须得通过议会,各位都是洛邑的大富商,自然也都在其列。”

什么?

将军队和税赋都交给我们?世上竟有这么好的事?

大家都不太敢相信。

姬定又瞧了眼布上的笔迹,然后道:“不可否认,我父王也是有私心的,虽然父王这回有对策可退秦人,但是谁能保证,今后就没有人来攻打我们,而以王城现在的财力,是难以再保护洛邑。

但话说回来,保护洛邑,只是保护我们王室吗?当然不是,是保护我们所有的人,故此我们所有人都有义务担当起这份责任,组建议会是为了让大家团结一致,保护好自己。”

此话说得非常现实,也不难明白。

要保护洛邑,必须得有钱,王室现在没这么多钱。

这可以说是一种交换,王室将部分权力和地位让渡出来,换取钱财来招募兵马来保护自己。

说到交换,在坐的可都是商人,这脑子转的可是飞快。

这绝对值得他们思考。

因为即便不组建议会,要真有人打来,这钱他们还是得出,以前就出过很多回。

如今打仗,百姓只是上去送死的,不会说去抢百姓的钱打仗,他们哪有钱,他们都只是工具人而已,这钱主要都是富人在出,不像以后的封建王朝,百姓都拥有土地,可以去抢他们的钱。

如今出点钱,还可以将钱和兵马握在自己手里。

这买卖当然做得。

成之望有些不敢相信,道:“世子此言当真?”

姬定笑道:“别说我坐在这里,纵使我父王坐在这里,他说‘真’,你们又会信吗?”

成之望有些无语。

话都让你说了,那我还说什么。

姬定又道:“不过我父王也知道你们不会相信,父王觉得商人的契,可以弥补你们口中的‘当真’,若是大家都同意组建议会,那么必须立法来规定,上至君王,下至马夫,都得遵从议会的法令。

而议会又凭什么立法,很简单,相信大家已经听说了,在前些时候,士兵们闹军饷一事,但如果税赋钱财都控制在议会手中,那么军队也必然会听从议会得。”

你这么一说,我们就都明白了呀!

这还真是可行啊!

大家对于这个抱团取暖的建议,都显得非常动心。

如今这时候,还不抱团的话,那死都不知道怎么写,关键他们都是有钱人,他们才是最需要保护的人。

可是黑象听着听着,就越发觉得不对劲。

如今这权力是你们的吗?

你们王室都是住在我们国君的土地上,你们现在是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你凭什么决定组建议会?

你拿我们家的东西,去跟别人交换,你TM当然不心疼,你这买卖做得可也真是没谁了。

“我反对。”

黑象立刻跳出来。

姬定一脸呆萌道:“你为何反对?”说着,他仔细瞧了瞧布上的笔记,嘀咕道:“我父王没有说会有人反对呀!这...这可如何是好?”

“我...!”黑象张着嘴,却不知怎说是好,毕竟天子的身份在这里,他一个家臣,哪敢说出来,只能心里大骂姬定,卑鄙无耻。

姬定又道:“我父王只是提出这个建议,至于成与不成,就还得看各位,你们回去认真考虑考虑吧。”

大家看着这位世子只觉好笑,上面没写应对之语,就赶紧让我们走。

智商堪忧啊!

“是是是,我们回去一定会认真考虑。”成之望连连点头,但随后又露出一脸贪婪之色,问道:“关于那黄纸?”

毕竟是商人,即便是大难临头,这钱还是得赚。

姬定用一种不可商量的语气道:“你们一半,我一半...啊...。”

说着说着,姬定突然张开嘴,鼻子一个劲地耸动。

“阿嚏!”

一个喷嚏打出,姬定随手从桌上拿起几张黄纸,擦了擦鼻子,然后又随手揉成一大团扔在一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周天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