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父慈子孝(求推荐,求收藏)

外面的催债声是不绝于耳,虽然在南宫的簃台之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灯火通明,琴音余音绕梁,莺歌燕舞,宛若那太平盛世,只但是在王城那被压抑氛围的承托下,就仿若那回光返照!此情此景,可恰恰应了那一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但即便现在送上这首诗给姬扁,相信在姬扁心中也不会激起半点涟漪,甚至都不会去怪罪任何人,因为他已经是彻底崩溃了,此战过后,他心中仅存的那一点心气,也已经是荡然无存。。...

周天子

推荐指数:10分

《周天子》在线阅读

外面的催债声是不绝于耳,但是在南宫的簃台之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灯火通明,琴音绕梁,莺歌燕舞,宛如那太平盛世,只不过在王城那压抑氛围的承托下,就好似那回光返照!

此情此景,可正是应了那一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但即便现在送上这首诗给姬扁,相信在姬扁心中也不会激起半点涟漪,甚至都不会去怪罪任何人,因为他已经是彻底崩溃了,此战过后,他心中仅存的那一点心气,也已经是荡然无存。

高情商说法,那就是英雄气短。

此时姬扁正搂着两位爱妾,喝着美酒,唱着小曲,好不快活!

但是在别人看来,又是那么的悲哀。

他就如同一个垂死之人,争取在这最后的时光,好好享受人生。

......

“你们来此作甚?”

“吾等是奉大王之命前来接替尔等。”

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嘈杂之声,令屋内琴音、笑声是戈然而止,不管是琴师,还是歌女,皆是恐慌地看着窗外,可见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

“出什么事了?”此时姬扁已经喝得是双眼迷离,伸着大舌头问了一遍,见外面没有人答,于是又吩咐侍从道:“你去外面看看。”

可那侍从出去之后,过得好半响,也没有再回来,姬扁不禁稍稍有些疑惑,待他又准备派人前去看看时,大门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上着白色睡袍,下着红色大短裤的少年入得门内,来人正是世子姬定。

“定儿拜见父王。”

姬定不理会父亲那迷离的眼神,径自上前,跪拜在地,行以大礼。

“定儿?”

姬扁赶紧揉了揉眼,这才看清楚姬定,又很是惊讶道:“你怎么来了,是谁放你进来的?”说到这里,他神色不悦地喊道:“来人啊!来人啊!”

叫得几声,可外面是寂静无声。

姬定突然抬头看了父亲一眼,然后站起身来,缓缓走向姬扁。

姬扁懵了。

未等他反应过来,姬定已经来到桌前,突然目光一转,看向旁边的一位妾侍,伸出自己那白嫩的小手,将那妾侍的衣襟拉了拉,遮住里面的春光,神情严肃地说道:“今后在我面前,脖子以下都不准露。”

心中却是暗自一叹,就这宽松的大短裤,以及我的天赋,你们还穿成这样,

“啊!”

后知后觉的妾侍惊叫一声,双手捂住衣襟。坐在另一边的妾侍也赶紧捂住,可是她们的眼神却透过那姬定那敞开的睡袍,打量着那白白嫩嫩的胸膛,以及那极其显眼的红色大短裤。

而姬扁已经是目瞪口呆,哪还有心思关注这些。

是我疯了?

还是我的儿子疯了?

他竟然......!

“这才对!”

姬定满意地点点头,又是语气温和地说道:“我现在想跟我父王谈谈心,二位可否去外面等候,就当是中场休息。”

“奴婢遵命!”

二女已经被姬定给吓傻了,立刻抛下姬扁,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姬定又抬头环目扫去,顷刻间,屋内的琴师、侍从、阉人纷纷跑了出去。

姬定的小脸露出郁闷之色,小声嘀咕道:“我都已经这么彬彬有礼,他们为何还这么害怕?”

“定儿,你在干什么...你是疯了吗?”

待人都跑了,姬扁才回过神来,一拍桌子冲着姬定咆哮道。

姬定却是不语,站起身来,一边拿出手帕抹去脸上的唾沫,一边往窗前走去。

姬扁整个人都是懵的,呆呆地望着姬定,只见他走到窗前,提起放在窗下的大木桶,弱不禁风的身子差点还被那木桶给拉到,咬着牙,鼓着青筋,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待行至姬扁面前时,姬定突然一手托着木桶底部,姬扁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的大叫,“你...!”

哗啦!

姬定直接将半桶水泼在姬扁脸上。

死罪!

如果说方才那拉衣襟的小动作,还能够原谅,毕竟也只是两个妾侍,是没有名分的,赏给儿子又如何,但是此时此刻,姬定绝对是死罪,不管是从律法来说,还是从道德伦理来说。

士可杀尚不可辱。

更何况是子辱父。

大逆不道,也不过如此。

姬扁整个人完全清醒过来,诸侯欺我也就罢了,你也来欺我,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他噌的一下,蹦跶起来,冲着姬定咆哮道:“逆子,胆敢如此对余,余今儿非得杀了你。来人啊!来人啊!”

可任凭他如何嚎叫,外面兀自是鸦雀无声。

姬定则是悄然退到一旁,静静地看着他。

叫了半天的姬扁突然意识到什么,又是惊恐地看着姬定,颤声道:“你...你想篡位?”

“有想过。”

姬定点了下头。

姬扁一怔,呆呆地看着姬定。

姬定皱了下眉头,用那稚嫩的声音说道:“在父王你抛下一切责任,抛下孩儿,躲在这里享乐的时候,孩儿确有想过直接过来继承你的王位,但是孩儿又想到,若是将来孩儿重铸我大周盛世时,少了父王您这位看客,那无疑是一大遗憾啊!”

“重铸大周盛世?”

姬扁听到前半句话,不禁心生内疚,脸上怒容稍稍褪去,可当听到后半句时,他就如同着了魔一般,嘴里喃喃自语,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可笑着笑着,眼泪又哗啦哗啦地流了下来,整个人也瘫倒下去,趴着桌上失声痛哭起来,哀嚎道:“完了!完了!已经全完了!”

“谁说的。”

姬定缓缓言道,但语气却是十分坚定。

姬扁抬起头来,满脸泪珠地看着姬定。

姬定道:“大周不是父王你一个人的大周,同样也是孩儿的大周,也许父王已经认输了,但是孩儿是决不允许大周就此灭亡,同样也不允许任何人再继续伤害大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父王。”

姬扁看着儿子脸上那与年纪不符的神态,听着那老气横秋的语气,只觉好笑但又好奇,指着姬定道:“就凭你这口尚乳臭的小儿?”

姬定从旁抄起边上一床毛毯,上前两步,弯下身来,将毛毯披在姬扁的身上,顺便还将姬扁鬓前散乱的发虚往后拨了拨,微笑道:“父王乃天子也,可不能把自己弄得这么邋遢,父王先打理好自己,孩儿去将眼前的困难解决了。”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了。

姬扁呆呆地看着儿子背影,真是满脑子的脏话,你穿成这德行,也好意思说我邋遢,真不要脸。

.....

来到外面,正巧见到吴亨走了过来,他抱拳一礼,“启禀世子,我们已经控制住了王城。”

姬定略带一丝自嘲的意味笑道:“恁地简单的活,我就不奖赏你了,关键我还欠着你钱。”

吴亨听罢,是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怎一个尴尬了得。

确实,这真是太简单了。

毕竟这王城连弹丸之地都谈不上,军队也就那么一点点人,而且近八成都在吴亨的控制中,因为姬扁战败回来,就直接颓了,也无心管这些事,导致军队就一直控制在吴亨手中,至于姬扁的臣子们,嗨...早就跑光了,他们都认为这局面是没得救了,都在自谋出路,谁还有功夫关心天子啊!

反正这年头流行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谋臣是到处混,从不谈什么忠心,而利益和地位才是他们所追求的。

姬定又道:“父王已经答应变卖王宫的一些财物,充当军饷发放给士兵们,而今日发生的一切,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故此此事一定要严格保密,决不能透出半点风声。”

吴亨忙道:“世子放心,臣保证此事绝不会泄露出去的。”

“我当然相信将军。”姬定笑着点点头。

PS:本来想把这时期的地图发到文章里面,但是好像发不了,只能发到评论去里面,大家可以去看一下,毕竟这书名有些吓人,你们看过地图之后,就知道其实主角这个世子是随时都要自挂东南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周天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