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林是被敲敲门声从梦中惊醒的…迷迷糊糊站起身打开门:“妈,你怎么来了?”是母亲刘菲,身后还跟随陈阿姨,是她的闺蜜。“还也不是你要投资电影的事…”刘菲进屋,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沈梦溪的照片,迅速抽回视线,接着问:“房子,你准备好怎么处理方式?”“留着呗…你等我先脸后“还不是你要投资电影的事…”。...

沈林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迷迷糊糊起身开门:“妈,你怎么来了?”

是母亲刘菲,身后还跟着陈阿姨,是她的闺蜜。

“还不是你要投资电影的事…”

刘菲进门,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沈梦溪的照片,很快收回视线,然后问:“房子,你准备怎么处理?”

“留着呗…你等我先洗脸、刷牙…”

沈林已经走进洗漱间,依稀听到刘菲跟闺蜜聊到了沈梦溪…

他知道父母分开的原因,按照沈林的记忆,父母分开,并不是沈梦溪拈花惹草之类的,应该是性格不合…

都很强势,都有自己的坚持…

挺好的,否则这本书前面就得变成争夺家业了或者《年轻的后妈》…

沈林回到客厅:“幸亏我昨晚烧了两壶水…”

一边说着,一边给陈阿姨泡了杯茶,然后问自己母亲:“有我二叔在呢,您何必跑这一趟?”

“你二叔这辈子都待在大学,懂电影吗?懂投资嘛?”

“你懂?”

“我不懂,但你陈阿姨门清!她之前跟过剧组,知道怎么核算成本,知道剧组怎么运转的,待会让她跟李扬导演谈谈!”

沈林肃然起敬:“…阿姨是制片人?”

“做过几年…”陈阿姨很谦虚:“之前电影厂效益不错的时候,我跟过《银蛇谋杀案》、《血色清晨》…”

“李邵红导演的两部作品?”

“对…”

沈林很想问一句‘那你怎么没加入荣信达?’

太唐突了,没好意思问…

能有什么原因?

无非是觉得贸贸然下海,没有铁饭碗端的稳健!

陈阿姨忽然问了一句:“你说的那个《盲井》有拍摄许可证吗?”

“…这部戏的主题是人性之恶,符合欧洲那边的调性…”

沈林没有直接回答,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盲井》根据《神木》改编,我大概说一下剧情,讲述了煤矿工唐朝阳和宋金明想出了一个发家致富的“好办法”。他们在偏远地区的车站、集市附近闲逛,盯上那些懵懵懂懂、想找工作的年轻人,骗他们将其认作亲人,然后带到矿井下工作,几天后趁其不备,下手刺杀,这时就能以亲人的身份诈得矿主的赔偿金,溜之大吉。”

“…您觉得这样的电影能拿到拍摄许可证嘛?”

“那就是地下电影了…”

陈阿姨不是很在意这些,点了点头,看了眼刘菲,示意自己知道了。

刘菲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沈林:“儿子,你是出于什么考虑想着投资这个电影?”

“赚钱啊…”

“不是因为被打动了?”

“打动?”

“揭露现实、批判社会…”

沈林摆了摆手:“您想多了,我就觉得《盲井》在柏林应该能拿个奖,然后我也能赚一笔…我对这帮人的理想没有兴趣,其实,即便让他们的电影公映,也拿不了几个票房…”

“那就好…”

……

上辈子,沈林是写华娱的…

出道比较晚,应该是16年才写了第一部作品。

从一开始,他对第六代就是批判多过赞扬——没办法,那几年,

他们的电影,从来不是沈林的菜!

当然,人家不在乎,人家的电影是给电影节评委老爷们看的,观众怎么看,愿不愿意看,管他们屁事!

电影,大众艺术…

大众却看不懂,也不愿意看!

导演们却说是大众不懂?

这样的创作态度,沈林当然不喜欢…

再后来,混得好的第六代们从地下转入地上,在国外的盛名被平移回国内,和好几位第五代大师挂了同样的官职,

水平暴露无遗,同样是任务片,看看《山海情》…

哦,沈林已经坐上回北京的火车了,投资《盲井》的事情定好了。

李扬算了一笔账,拍完大概需要四十万,参加电影节的一系列开支需要差不多十万块,刘菲直接注资五十万,占了一半的投资额,顺便让沈林挂名了制片人,可以一起参加柏林电影节的那种…

钱当然是沈梦溪的遗产。

而且妈妈还有陈阿姨会跟组拍摄…

沈林…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倒是那位刘大佬对刘菲很殷勤,估计是她年轻时候的舔狗之一…

长得好看的人,谁还没有几个备胎?

就好像沈林,才走出火车站,迎面就走过来他的女性朋友,张婧初…

真的是女性朋友。

但没有确定关系啊!

只是好朋友…

……

很自然挽起沈林的胳膊,两人打车回家。

“听说你续了一周假?”

“嗯,遇到一些事情…必须要多留几天,没想到事情很顺利就解决了…”

沈林言简意赅说了一下…

“那你这周的功课?”

“…待会你帮我补习一下…我们下周要汇报《曹操与杨修》…”

没错,两人其实是师生关系。

常丽老师要求很严格,甚至称得上苛刻,课下的作业,必须严肃认真对待。

这么说吧,汇报作业不及格,开除;学风不佳,停课,回去反思;不出早功,处分。

刚穿越的时候,沈林还挺用功,后来觉得他是天选之子,位面皇帝,各种浪荡,然后被处分了好几次…

大一汇考,实在没招了,找了学姐、学长支招,然后请了张婧初专门担任他的课余老师…

一来二去,就混熟了。

沈林长相俊美,中戏压根没有管他的为文化课成绩,面试一轮,免试录取——长得帅的人,就是有上天眷顾,颜值即正义,相信读者们都有体会…

“我过两天要去试镜《爱情宝典》,没什么时间啊…”

“…那我找汤惟学姐帮我补习?”

张婧初翻了翻白眼:“…你找她帮你补习什么?她是导演系的!”

沈林无语:“您也是导演系毕业的!”

“我是老师,她是老师吗?”

好吧,张婧初确实老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