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去见老同学了,沈林则有些无精打采…当然他爹死了。但是他跟沈梦溪不熟,压根儿没没见过几次面…只明白他是个挺有本事的人,否者也会成了时代的搏浪!沈林但是很敬佩这类人的。有魄力再加好的机缘,很了不得!走出来房门,叫了辆出租车,他准备好好的好看几眼这个虽然他跟沈梦溪不熟,压根没见过几次面…。...

二叔去见老同学了,沈林则有些无精打采…

毕竟他爹死了。

虽然他跟沈梦溪不熟,压根没见过几次面…

只知道他是个挺有本事的人,否则也不会成为时代的弄潮!

沈林还是很佩服这类人的。

有魄力加上好的机缘,很了不起!

走出房门,叫了辆出租车,他准备好好看一眼这个时代的DT市。

原时空,大金毛看过一部《中国SZ》的纪录片,讲述的就是大同…

现在的大同还没有大搞造城工程,到处都很破败…

对了,沈林是重生的…

上辈子是写网文的,小众类型,华娱文,你可能知道他,绰号大水毛…

写了好几百万字,只为了黑一个女明星。

真·死忠粉!

某天跟书迷面基,喝的醉醺醺的,醒来就成了沈林…

按理说,他这样的,应该对重生、穿越很熟悉,毕竟他书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是穿越重生,然后肾虚,顺便走上人生巅峰。

但就像叶公好龙,他只能畅想,真的让他穿越二十年,重生在别人身上,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真的挺恐怖的。

连说话口音都不一样!

好在,保留了大部分记忆。

经过大半年的熟悉,差不多了解了情况,然后得知了父亲的死讯…

……

大同有云冈石窟,可惜,这个年代,只开放了少数几个洞窟,有的洞窟风化很严重,佛像有种煤灰渗入石头里的黑。

天都是灰蒙蒙的,整个城市飘洒着煤灰…

法华寺周围都是棚区,只剩下一座白塔。

远远看了一眼,里面尿味、鸟屎混杂,砖块都被偷走不少。

啧啧,古建筑啊!

糟心!

当然啦,这一切跟沈林没啥关系,他只是中央戏剧学院的一名学生。

他的未来在北京!

按照他的规划,毕业之后先去考话剧院,拿个编制。

尝试一下做演员是什么样的体验。

原时空各种臆想,瞎几把写,好不容易有机会真的做了,当然要把握机遇。

没错,他要亲身尝试一下做演员!

不一定非得大红特工,但一定要坚守初心——就不信了,混娱乐圈,就能把良心给弄丢了?

他一定恪守本心,做一个让人尊敬的表演艺术家!

可以写进书本里的那种…

这些只是他的预想而已。

事实上,他并没有觉得演员有什么了不起的,更没有觉得低贱到哪。

都是打工人,凭手艺吃饭而已。

逛了半圈,他准备回去收拾一下,然后回北京…

对了,他爹还有两套房子,这个就不准备卖了,囤着——就算卖,现在也值不了几个钱!

……

接到了二叔的电话,沈林有点莫名其妙…

二叔说要介绍自己的同学给他认识。

他的同学…

一起研究微积分?

沈林虽然是重生的,但技能树点的跟上辈子差不多,别说微积分了,他连一元二次方程解起来都有点费劲!

资深学渣!

这种就属于学术造假都困难的品种…

这么想着,沈林到了二叔说的饭店。

沈星移拉过来沈林:“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大侄子,沈林!”

“这位是李阳导演!我之前在德国留学时候,跟他很熟。”

“…我大侄子在央…中戏学表演,我想着让你认识他一下,有合适的机会可以考虑他!”

沈星移一点没客气…

李阳苦笑一下:“有机会的…”

“李导演…”

沈林很有礼貌打招呼,然后坐下…

刚刚看了一下李导演导演,确定了,他不认识这位。

但李导演的名字…这名字好熟啊…

家暴狂魔,疯狂英语李阳?

不对,这是神经病…

哦…

他想起来了,这位李导演导演是在微博上怼休斯顿影后的那位,然后还被粉丝围攻过…

好像是转载了一篇自媒体稿件:‘休斯顿电影节影后,YX拿这种奖丢了谁的脸?’,

被一堆营销号蹭热度——著名导演痛批YX演技!拿个野鸡奖还晒!

嗯,他记得偶像的一切东西…

沈星移示意沈林倒酒,后者很懂规矩地起身,倒酒,然后沈星移问李导演:“咱俩多久没见了?”

李导演也有点小感慨:“快十年了吧?”

“你现在回国了?”

“嗯,准备筹备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那很好啊…”

“好个屁!拍不下去了!”李导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制片人跑路了!”

“啊?”

“还把女主角带走了,顺便带走了剧组三分之一的幕后人员!”

“钱呢?我听说制片人是管钱的?”

李导演叹了口气:“他拿走了劳务费,没敢多拿…”

这倒是真的,拿走劳务费跑路,那叫民事纠纷,要是把剧组所有钱一扫而空,就叫刑事案件了!

有胆子做法外狂徒的毕竟是少数…

“那…”

“我让剧组先解散了,等我筹到资金,再接着拍!”

沈林忍不住插了一句:“…制片人跑路?”

“我们拍摄时候遇到了矿难…”

事情是这样的,李导演他们到底还是找到了一座私营的小煤矿…

拍摄条件非常的艰苦,为了拍摄的更加真实,演员们必须在井下进行拍摄,而且一拍就是十几个小时,有时候刚刚拍摄完,煤洞就塌了,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一次矿难,死了俩群演,制片人胡晓晔心态崩了…

顺便把女主角拐走了…

可能他愿意给李导演做制片人,除了觉得《盲井》是一部好作品,未尝没有借机捧一下自己女朋友的想法…

没错,女主角是他女朋友。

但他没有把命搭里面的想法,寻了个机会,直接溜了…

两杯酒下肚,李导演开始滔滔不绝讲起了自己的经历还有电影拍摄…

“我在德国生活了14年。学习,打工,跑龙套,有一个电影梦。很多届的柏林电影节,我都在现场当义工…”

“这个电影,我在筹备的时候,采访过一个矿工,他为了省钱和省时间多赚钱他一年从井下上来大概不会超过4次。因为你从底下爬上来花一两个小时,再走下去一两个小时。他对我说,我们就是两片石头夹的一块肉,他们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生命,而是一片肉。”

沈星移打断他:“什么电影?”

“我叫它《盲井》,根据刘老师的《神木》改编…”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