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禹霄意外发现,自从给了这女人一片金叶子,她对自己的态度真是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壮士,你会觉得我该怎么称谓你呢?秦公子?秦大哥?秦少爷……但是秦帅哥?”“……”“没事儿你慢慢的想,我去给你拾掇一间卧房!”“……”“那个……四件套你不喜欢灰色但是湖蓝“壮士,你觉得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秦公子?秦大哥?秦少爷……还是秦帅哥?”。...

秦禹霄发现,自从给了这女人一片金叶子,她对自己的态度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壮士,你觉得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秦公子?秦大哥?秦少爷……还是秦帅哥?”

“……”

“没事你慢慢想,我去给你收拾一间卧房!”

“……”

“那个……四件套你喜欢灰色还是湖蓝色?”

“……”

顾舟一溜烟的功夫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手也不疼,腰也不酸了,干起活来都带风。

好家伙,还好自己没有一时冲动把这棵摇钱树送给警察叔叔,有这样的羊毛怎么能不狠狠薅一把。

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祖宗住得开心,住得满意才行!

秦禹霄一言不发,站起来绕着这个不大的房子走了一圈,这些不知名的东西姑且不去理会,单说这镜子,的确比禾城的铜镜要清晰不少。

他悄悄用灵力探了探,屋子里不少东西是金属的,只是功能尚不明确,还是先不要乱动比较好。

顾舟用最快的时间把一个次卧收拾了出来,这房子原本就有两个房间,只是另一间平时都被她拿来当杂物间用,塞满了不要的纸箱子。

虽说住了好几年,还是担心搬家的时候不方便,所以东西买回来之后,她总是下意识把箱子都留着。

一屋子的纸箱被她搬到了大门外面的通道里,就这么扔了怪可惜的,周末找个收废品的过来,还能卖点钱,果然是勤俭持家的典范。

……

刚把枕头套好,门铃响了,秦禹霄下意识往门后一闪。

“哎呀……外卖外卖,别一惊一乍的!”顾舟大步走过去开了门,一手提着粥一手提着炒面,对外卖小哥说了声谢谢。

“呼……”收拾得差不多了,顾舟对着摇钱树挤出一脸的笑:“壮士!请用餐!”

秦禹霄似乎对这个称呼不太满意,收起手里的短刀缓缓走到桌边:“那个,我知道你们这里都习惯直呼姓名,你叫我秦禹霄就好!”

“好嘞秦大公子,这里有清粥小菜,还有炒面炒粉,您看看可还合胃口?”

“……”

转变太大,秦禹霄略带鄙夷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不过,这傻子长得……尚可!

一顿饭下来,顾舟这才发现眼前这货食量是真的小,一点都不像有超能力的。瘦肉粥喝了小半碗,炒面也只是吃了几口,就学着她的摸样扯了纸巾擦嘴了。

“怎么?不好吃?”

秦禹霄摇了摇头:“还行!”他才刚刚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逃亡,哪里有胃口坐下来安稳进食?

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没自己吃的多,顾舟不禁对自己的饭量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喝完最后一口粥舒舒服服打了个饱嗝。

已经快12点了,顾舟满头大汗地把最后一个纸箱子扔了出去,秦禹霄像个雕像一样端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半点想要过来帮忙的意思。

得!你是大爷!

……

“大爷……哦不,秦公子,我先洗个澡,你自己玩一会儿啊!”顾舟从阳台上扯下毛巾,抓了睡衣一头扎进了浴室里。

在镜子前思索了一阵,又弱弱地退了出来,拿了件内衣藏进衣服里带进了浴室。

家里忽然住了个男人,还挺麻烦!

洗脸、洗头、洗澡、然后把头发吹干,背后又出了一身汗,太难了,还是自己住着舒服,想穿什么穿什么,想不穿就不穿!

不过,谁会跟金子过不去呢?

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氤氲的雾气夹带着沐浴露的芬芳缓缓飘了出来,顾舟特意挑了件相当保守的睡裙,裙摆都过膝盖的那种。

但沙发上正襟危坐的秦禹霄,眉心还是不自觉地动了一下,他看到洗去一脸倦怠的顾舟,脸颊微红,带着些若有似无的水气,眉眼忽然精致了起来,粉嫩的笑唇轻轻勾起。

“秦禹霄,来,我教你怎么洗澡!”

“……”

顾舟大大方方地抓起秦禹霄的手臂就往浴室里拖去,家庭的变故逼得她从小就出去做兼职赚钱,性格难免外向些,加上天生的销售嘴,仿佛跟谁都能自来熟。

她十分认真地讲解道:“这个是洗头发的,这个是洗身子的,这个开关往上一提就会出水,这边是热水,这边是冷水,温度你可以自己调节……”

劈里啪啦讲解了一堆,秦禹霄默默记下。眼睛却不自觉地瞟了几眼这女人的穿着,松松垮垮的是什么玩意儿?袍子不像袍子,竟然还有些透明!

这个世界的女人,穿得都这么……放肆吗?

“明白了吗?”

秦禹霄点了点头。

“嗯,别洗太久,浪费水资源是很可耻的行为,还有这些瓶瓶罐罐也别拼命挤,一两泵就足够了!”

“好!”

“哦!对了……”顾舟忽然想起了什么。跑进房间一顿翻箱倒柜,在角落里搜出了几件弟弟留下的衣服,虽然有些幼稚,但勉强凑合。

“这都是我弟的,今天太晚了,你先穿着,过几天周末了带你去买新的。”

“拿着,这是衣服,这是裤子……”

“额……内裤就……拉倒吧,不穿也没事!”

“来,毛巾!”

“嗯,我走了!祝你洗得开心!”

哐当一声,门关了,秦禹霄站在镜子前瞥了一眼自己错愕不已的脸,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哦对了!”哐当一声,门又被瞬间打开!

衣服脱了一半的秦禹霄赶忙用外袍挡在了胸前,眼神十分复杂。

“这是装脏衣服的桶,你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来!”顾舟头也不抬地塞进来一个大红色的塑料桶,跟秦禹霄的头发交相呼应,再一次把门重重地关了起来。

整整过了十分钟,浴室里才传来稀稀拉拉的水声,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顾舟终于能专心加班了。

……

事实证明,秦禹霄这个人吧虽然脾气古怪了点,但的确也没什么坏心思。而且适应能力是真的强,很多东西一点就通,必如洗衣机,必如冰箱,必如厨房的锅碗瓢盆。

第三天下班回家的顾舟,看见他已经在研究着怎么自己煮面条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一个穿着海贼王T恤的男人背对着她在刷锅,而且还顶着一头红毛,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外卖不香吗?”她明明在公司远程安排好了他的一日三餐。

“没有!”秦禹霄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每次都有陌生人过来,我觉得不放心!”

顾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就是被迫害妄想症,外卖小哥能有什么坏心思,他们不过就是赚点辛苦钱。”

今天下班特意早了些,按照她以往的作风肯定是不到10点不回家的,也不是她不想回,只是看着灯火通明的办公楼,谁也不敢先走。

“喂,秦公子!”顾舟神秘兮兮地给秦禹霄使了个眼色。

秦禹霄放下手中的锅,看见顾舟略带狡黠的眼神,不知为何忽然腾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过来啊!”顾舟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在他眼前晃了晃,笑容越发放肆。

“这什么?”秦禹霄凑过来看了看。

“染发膏!”

“……”

“你慌个锤子,就你这一头红毛,要是真有追兵,那不得一眼就认出来了!”顾舟说得十分淡然,谁让自己想得深远呢,基操勿六……

帮人帮到底嘛,她也不希望这棵摇钱树这么快就被追回去。

“……”

“来嘛,我选的是亚麻棕,可好看了!平时我自己都舍不得买呢!”

“开什么玩笑!红发可是我们术士的骄傲!”秦禹霄满脸都是大写的拒绝。

达咩!

“术士……呵,我还法师伊利丹呢!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少啰嗦,过来……”顾舟现在越发蹬鼻子上眼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捡到一棵摇钱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