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晓鸾摇摇头地说:“不行啊不行啊。这么如此一来随便都是一二十人的饭菜,真的太幸苦了。”陈大娘笑着地说:“不幸苦,不幸苦。反正了,我了和你黄婶说了,她也闲在家里里,到时候去帮我的忙呢。”秦晓銮需要考虑了一阵后地说:“那行吧。但是话先说起前面,的话到时候觉陈大娘笑着说道:“不辛苦,不辛苦。再说了,我已经和你黄婶说了,她也闲在家里,到时候去帮我的忙呢。”。...

秦晓鸾摇头说道:“不行不行。这么一来随便都是一二十人的饭菜,实在太辛苦了。”

陈大娘笑着说道:“不辛苦,不辛苦。再说了,我已经和你黄婶说了,她也闲在家里,到时候去帮我的忙呢。”

秦晓銮考虑了一阵之后说道:“那行吧。不过话先说到前面,如果到时候觉得累,咱就不干了好吗?”

陈大娘笑道:“放心吧闺女,这事你娘肯定能做好。”

秦晓銮又说了:“要不这样吧,干脆就叫黄婶和您一起做。也不直接收工人钱,到时候算一下多少成本,加上您二位的工钱,平摊到每人头上,在工钱里面扣。”

陈大娘摆摆手:“娘就不要什么工钱了嘛。”

秦晓銮摇摇头:“这个不行的,咱们给工人开食堂本身已经是一种福利了。您想想啊,咱要是在外面请厨师还不是要给工钱的。再说了,这点工钱摊到每个人头上根本没多少钱。”

陈大娘这才说道:“好吧,我这就去和你黄婶说去。”

说完就喜滋滋地朝外走去。

刚刚走到院子门口,秦晓銮记起来了一件事情,又叫住了陈大娘:“对了,娘。您能不能帮我做一套衣服啊?”

陈大娘眉开眼笑:“对哦,咱家姑娘现在是当都料的人了,是得有两套拿的出手的衣服,娘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我现在就去找你黄婶,等下就给你扯布做啊。”

秦晓銮拉住母亲:“不是。娘你听我说完嘛,我要的是工作服。”

“工作服?”陈大娘一脸疑惑地看着女儿。

秦晓銮解释起来:“就是便于在工地上做事用的。要灰色粗布的,耐脏、好洗、耐磨的。还有,不能要长袍。得是那种上身和裤子分开的。对了,还要有便于装图纸和软尺之类小工具的口袋。具体样式嘛……”

陈大娘苦着脸说:“孩子,你说了这么多,娘越听越糊涂,一时也记不住啊。”

秦晓銮想了想,找了纸和笔,画出了一套工作服的样子。

陈大娘接过看了一阵之后说道:“嗯,和他们练武的劲装差不多。”

“对对对,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反正就是怎么方便做事怎么来。”秦晓銮答道。

陈大娘点了点头,就去忙去了。

。。。。。。。。。

几天后,按照秦晓銮的吩咐,施工现场全部用围挡拦了起来。

因为之前卫生间的大获成功,所以尽管这次大伙心里觉得没什么必要做围挡这种费工费时的活,但还是认真地做好了。

围挡面向外侧的一面,写着“安全第一”等标语,还有就是什么“于氏府邸建设项目”“秦家班营造承建”等介绍。

供人和材料出入的大门口,还专门设立了一个保安室,已经调到新建立的保安队的黄石头穿着工作服,带着写有“保安”字样的红袖章,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

这天早上,苏逍吹着口哨前来上班,被黄石头一把拦住了:“工牌呢?”

苏逍嘿嘿一笑:“石头啊,叔今儿急着赶来做事,工牌放在家里忘带了。”

石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工牌不能进去。”

苏逍也懒得理他,继续往里面走去。

刚迈开步,就被黄石头一把揪住后衣领扯了个趔趄。

差点摔到地下的苏逍勃然大怒:“石头你个混小子,跟你逍叔都敢犯浑啊?”

黄石头从腰间抽出一条棒子:“念你还是初次,我就再把咱们这里的出入制度和你说一下。”

“一、所有工作人员,必须凭工牌出入。”

“二、寻亲访友的寻在保安室登记,由保安通知里面的人出来。”

“三、来访人员须进行登记并凭临时出入证,在规定时间内出入。”

“四、所有材料出入,都需要有放行条。”

……

“得了得了,少拿鸡毛当令箭了。闪开点,老子还急着去做事呢。”苏逍不耐地推开黄石头就往里走。

“趴!”

苏逍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下。一骨碌爬起来之后怒骂道:“石头你个鳖孙来真的啊?”

黄石头冷笑一声:“说话不算话的人,才是鳖孙呢!”

苏逍怒道:“你说谁说话不算话了?”

黄石头理直气壮地说:“开会的时候是谁拍着胸脯说什么‘一定坚决支持安保部分工作’、‘石头你放心的干‘、’谁要不守规矩就抽他’?”

苏逍感觉自己嘴唇发干。

没错,这些话是自己说的。可那不就是顺口说说吗?

结果现在被这混小子拿来对付自己了。

你说这事上哪说理去?

苏逍看着黄石头从小长到大,也深知这混小子就和他名字一样。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这家伙啊,只要是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扯不回来。

现在在这里和他论理就是白费口舌。

无奈之下算了吧,还是回家去拿工牌算了。

很快,就又有一个人尝到了这种滋味。

谁?他们的少东家,于家的大少爷于奇正。

那天去找过秦晓銮之后,于奇正就跑到县城里去和一帮狐朋狗友玩了好几天。昨天晚上回到落凤镇,今天一大清早就来他家的新房子这边看看。

接过到门口就被黄石头给拦了下来。

这下可把于奇正气坏了。指着自己已经气歪了的鼻子问道:“黄石头你这个臭小子,你不知道我是谁?”

石头点点头:“知道啊。你是少东家。”

于奇正气得眼直翻白:“知道我是少东家还拦着我?”

石头翻了个不屑的白眼:“那也得有出入证才能进。”

于奇正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我特码的到自个儿家里,还得要什么破出入证?”

恰好这时早上来上班的秦晓銮走了过来,听说这事后,笑着把登记薄递给于奇正:“少东家,麻烦你还是签个字的好。”

于奇正勃然大怒:“姓秦的娘们,你这什么意思?简直是欺人太甚!”

秦晓銮也不生气,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少东家,请借一步说话。”

于奇正气哼哼地跟着秦晓銮走到一边。

离开大门十几步之后,秦晓銮神秘兮兮地说:“少东家,其实咱们是想您能配合咱们演一场戏。”

“演戏?演什么戏?”于奇正大惑不解。

秦晓銮认真地说:“是这样的。因为咱们给您家用的都是好材料,所以最近就有些小偷小摸啊顺手牵羊之类的事儿发生。也不是说值多少钱,主要是临时要用东西没有,特别耽误事。”

“再说了,您家这建的可是豪宅。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咱们一切都得按照高标准来做。”

“于是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就建了这个临时的围挡。一方面可以控制小偷小摸的事,另外一方面也是提升贵府的形象。”

“虽说费了工时和材料,但我们觉得这样值。您放心,这个临时围挡包括现在建起来和将来拆除,咱们都不找您要半分钱。”

“可是现在这些东西搞好了,总有些人不守规矩。这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

“咱们正在为这事犯愁呢,正好您来了。所以恳请您能配合咱们演这出戏。让所有人看看,连东家来了都按照规矩办,看你们谁还敢不守规矩?”

听完这段话后,于奇正立即转怒为喜,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行!这个是为咱家好的事,我一定配合!还有,这个围什么挡的费用必须算!只要事儿做得好,咱于家不差这点小钱。”

说完之后径直走到大门口,对着石头行了个礼:“黄石……哦不,黄保安,适才是于某唐突了,这里给您赔礼了。请问是在这里登记吗?”

在场的人全都看呆了。

本来都在担心少东家发飙,没想到就这么被秦晓銮三言两语就收拾得服服帖帖。难不成晓鸾她会迷魂术?

黄石头也一直没反应过来,直到于奇正和秦晓銮两人分别签好字,才如梦方醒。

立即换上了要多热情就有多热情的态度,迅速拉起栏杆,不断点头哈腰躬身说:“少东家请。”

现在这个时间,正好是早上上工的时候,这一幕被门口众多工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之前本来对严格的出入管理很有抵触,现在心里那还有半分的怨气?

进到工地后,秦晓銮笑着问道:“少东家,我给您介绍一下啊。目前的建设情况呢……”

于奇正急急地打断了她的话:“你先告诉我你们那个卫什么间在哪里?本少爷要先去出恭。”

等秦晓銮值了一下卫生间的方向,于奇正变三步并作两步朝那边飞奔而去。

跟在后面的苏逍等人哭笑不得,你们家难道没有吗?还是这特殊嗜好是家传的?

被说,于奇正他们家还真没有卫生间。

而且这个年代的所有家庭都没有这玩意,大家有的那个叫——茅房。

就在这时,陈大娘和黄大婶两人拎着抱着几个大包裹跑了过来:“晓鸾,做好了。”

秦晓銮不可置信地说:“不是吧?怎么可能这么快?”

黄大婶抢着答道:“那件样板石头那小子穿上之后,那群家伙天天围着我和你娘,像是催命一样。咱两没办法,就让镇上几个婶子姑娘一起帮忙,这几天就赶出来了。”

陈大娘补充道:“不过现在也只能每人一套。好了,让大伙换上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幸福谷,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幸福谷”